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評論】無雙直傳:「洗頭列車」民主黨迷失初衷的開始?

【評論】無雙直傳:「洗頭列車」民主黨迷失初衷的開始?

000

在非建制派當中,民主黨的社區工作做得最好,是一個實幹理性的政黨。

多年前,我認識一位民主黨朋友,在立法會選舉期間,他除了幫民主黨掛橫額外,亦會幫同區另一非建制政黨掛橫額。即使都是非建制派,但在同一區始終是有競爭的,當時我覺得民主黨很大方,加上民主黨較溫和理性,所以一直以來都十分尊重民主黨。

可是,日前有一部以電影《屍殺列車》二次創作的反一地兩檢的宣傳片《洗頭列車》,片尾竟然打出了民主黨的Logo,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全片以誇張、失實、煸動性的手法來講述一地兩檢,把解放軍形容為喪屍,因為香港人上Facbook、上google、要求普選、平反六四等訴求,而在西九龍高鐵總站內追著香港人來噬咬。

起初我以為這是激進派,甚至港獨派的製作,但宣傳片最終卻打出了民主黨旗號。這不禁使我產生了疑問?這套短片究竟是否民主黨官方授權的宣傳片?

如果是的話,非建制派中理性的中流砥柱的民主黨,究竟是為貪一時的吸引眼球?博取一時年青人的掌聲?是想藉著一地兩檢,團結非建制,重奪非建制龍頭之位?還是其實連民主黨都已變得激進化?

這種玩民粹的手法,在西方某些政客就很熱衷,特朗普甚至活用民粹手法成為美國總統。但是這種製造敵人的文化,妖魔化對方的民粹手法,固能得一時的選舉成績,但長遠卻對社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我們從歷史中已看過很多這樣的例子。

法國文化學者克黑朋(Marc Crepon)的著作《製造敵人的文化》一書,對這種這種把事情簡化二分、人為製造「非我族類」的危險性,有著深刻的批判:

構成我們這個時代的威脅,並非對立文明之間的衝突,而是橫在我們眼前,兩種世界未來圖像的對立:其一,是制定這個衝突乃是歷史生成變化不可抗逆的法則 ;其二,是在文化的翻譯,以及在所有歸屬裡異質的混雜性質中,在對起源、純粹和均質單一等妄想的解構中,看到我們的未來──所有人之未來的意義。

對香港而言,如果連非建制的中流砥柱民主黨,都變得激進,凡事二分,非我即敵,玩妖魔化,有遺民主黨追求民主的初衷,有遺民主的精神和價值,這樣對香港爭取民主,甚至社會不單全無裨益,還非常有害。香港需要非建制派,但是需要理性的非建制派,不是民粹的非建制派。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無雙直傳
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說月。

Check Also

【博評】陳景祥:領展的啟示

薑,都是老的辣。新民黨主席葉劉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