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李永峰:沙特變局 誘發海灣新動盪

【博評】李永峰:沙特變局 誘發海灣新動盪

沙特國王萨勒曼

在擁有龐大歷史文本記錄的中國,面對任何最新局勢變化,似乎都可以找到對應的歷史事例。所以,深受這種文化熏陶的中國人,對於當下在津巴布韋以及沙特阿拉伯所發生的政治巨變,都表現出了見怪不怪的態度。

互聯網上,有中國網民把打算終結「兄終弟及」王位傳承制度的沙特國王萨勒曼(King Salman)比作宋太宗趙匡義。作為北宋開國皇帝趙匡胤的弟弟,趙匡義謀害和打壓他的侄子們,讓自己的子孫變成了皇位繼承人。也有人把野心勃勃準備迅速接掌王位的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萨勒曼(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比作「和紳跌倒,嘉慶吃飽」的嘉慶皇帝。嘉慶上位以後整肅前朝老臣,但自己終究也是一個不得民心的皇帝,在他手上清朝也很快便開始衰落。而現在以反腐大旗,抓捕多位王子的本·萨勒曼,是否也會像嘉慶一樣呢?

無論是正面評價,還是負面評價,中國歷史都可以提供類似事例。但「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歷史知識固然會有所啟發,可是固執於歷史教訓,有時候也會讓人變得僵化而保守。今天沙特的局勢變化,其實與中國歷史,相距甚遠。

在西方社會早已踏進現代化大門之際,阿拉伯半島,依然是手持彎刀的沙漠武士主宰。現代的沙特阿拉伯王國,作為一個國家,源於「伊本·沙特」(Ibn Saud)所帶領的貝都因武士對半島的征服。作為沙特國父的「伊本·沙特」,一方面,與宗教上新興的「瓦哈比」派形成利益共同體;另一方面,借助通婚,與沙特阿拉伯半島上各個部落的上層家族結盟。如此,才奠定了今天沙特阿拉伯的基本政治格局。

在「伊本·沙特」去世之際,傳位最年長的兒子紹德·沙特(Saud bin Abdul Aziz),然後定下了從紹德開始「兄終弟及」的王位傳承制度。這與中國傳統中原王朝「嫡長子」繼承制不一樣。而具有貝都因遊牧民族的特色。根據穆斯林傳統,男人最多只可以同時擁有四位妻子,但他可以通過不斷休妻再娶的方式,在生命不同的階段,與很多個女人成婚。「伊本·沙特」有過二十二名妻子。這些妻子分別來自不同的豪門,妻子們又誕下了九十個兒女,其中男孩四十五名。不同的男孩,根據母家背景,分別代表半島不同的部族勢力。

沙特無法化解的政治危機

沙特之所以選擇「兄終弟及」的傳承,是讓不同部族勢力的代表,在「伊本·沙特」之後,都有機會榮登沙特國王之位。從第二代國王紹德開始,歷代沙特國王,也許都曾想過,廢黷這一傳統,將王位傳給自己子孫。但是龐大的部族勢力,並不能容許任何一個支系獨佔沙特「王位」。到現在,六十多年過去了,第七任國王薩勒曼(Salman),依然是「伊本·沙特」的子系。原定計劃接任薩勒曼,擔任第八任國王的穆克林(Muqrin bin Abdulaziz),現在已經七十二歲高齡。老邁的「子系」,在生命無力承擔「國王」之位之際,孫子輩又該如何確立傳承制度呢?這成了近年來沙特無法化解的政治危機。

現在,薩勒曼決心終結「兄終弟及」,先後廢掉弟弟穆克林和侄子本·纳伊夫(bin Nayef)的王儲之位。在今年六月份,推自己三十二歲的兒子本·萨勒曼接任王儲。本·萨勒曼也通過《沙特阿拉伯2030年願景》,向外界傳遞了他的改革圖景與治國方略。

11月4日開始,本·萨勒曼以反腐名義,拘捕十幾名王子、四名現任政府部長和幾十名前部長,並且在軍事、國内安全部門和國家警衛等關鍵部門安插自己親信接掌。在反腐拘捕過程中,還有兩位沙特家族的王子喪生。沙特首富,同時也是開國國王「伊本·沙特」孫子輩的利德·本·塔拉勒(Alwaleed bin Talal),也在拘捕之列。

薩勒曼的這一行動震驚世界。作為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核心,沙特的石油生產對世界影響甚大。薩勒曼父子的行動,對世界會產生什麼影響?現在恐怕很少有人能說得清。但從薩勒曼父子開始,沙特的舊秩序終結了,新秩序正在建立,這是可以確定的。

半個世紀以前,除了「伊本·沙特」家族之外,來自世俗的貝都因各部落,和來自宗教的「瓦哈比」派,都深刻地影響著沙特王國的走向。現在薩勒曼父子,重新確立沙特王國的上層秩序。各部族將會俯首稱臣,向薩勒曼父子認輸嗎?多年來,因為石油財富的積累,整個沙特上層,驕奢淫逸,毫無鬥志。也許本·萨勒曼會順利接掌沙特國王之位。

王子們「奪嫡」之爭背後

但是,一個巨大的風險,埋藏在了王子們「奪嫡」之爭的背後。作為伊斯蘭遜尼派的激進支系,半個多世紀以來,瓦哈比「憑經立派」的學說傳遍了世界,深刻影響了伊斯蘭世界的激進化。作為「瓦哈比」思想影響下的「基地」組織領袖本·拉登,就曾深深地不滿沙特上層的腐化與西化。現在,在「伊斯蘭國」嘗試恢復哈里發體制之後,伊斯蘭世界在向更保守的方向傾斜。對於深受西方生活方式影響、高度世俗化的本·薩勒曼王儲,《沙特阿拉伯2030年願景》對宗教著墨也不多。沙特「瓦哈比」勢力,是否能夠接受他成為新共主,恐怕值得懷疑。而本·薩勒曼在打擊各王子之際,也高調下令逮捕知識分子和神職人員,讓學術和宗教機構的其他人也同意遵從他的意願。

很有可能,在世俗部族結盟破裂之際,沙特政教之間的結盟關係,也將瓦解。這對於未來的海灣國家,以及未來的伊斯蘭世界,都會誘發巨大風險。因為宗教、部族、以及外部勢力錯綜複雜,打破舊秩序,在中東比其他地方更複雜。本·萨勒曼就算暫時榮登國王之位,他的新秩序,恐怕也是不穩的。

原刊於《超訊》,作者授權轉載。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李永峰

Check Also

金泫松﹕「跨境經濟特區」將成朝鮮經濟出路?

全面發展經濟的前奏 前不久,韓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