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溫仕文:沙特阿拉伯的中東「野望」?

【博評】溫仕文:沙特阿拉伯的中東「野望」?

整件事看起來有點兒戲:加拿大的外交大臣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twitter)發文抨擊沙特阿拉伯拘捕至少15名維權人士,引起沙特阿拉伯強烈反擊,指控加拿大干涉他國內政。

沙特阿拉伯不但言語上回敬加拿大,也採取一系列措施還擊:驅逐外交官、凍結雙邊貿易和投資、要求加國內的沙特阿拉伯學生離開,甚至打算將留待在加拿大醫院的病人遷離。

沙特的舉動聽起來或者很荒誕,尤其是沙特自己近來展開一系列的外交、軍事與經濟攻勢,四處「干涉他國內政」,似乎有點自相矛盾。讓我們看看,沙特阿拉伯近來如何擴張。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是沙特王朝 (Al Saud Dynasty )成立以來第二年輕的皇儲,一反過往38年超過70歲才承襲皇儲的”慣例”。(網絡圖片)

領導人物

現任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2015年才登基,但已經達79歲高齡。上任後不久,國王委任侄子穆罕默德·本·納伊夫(Muhammad bin Nayef)為王儲。2017年6月,國王罷免納伊夫所有職務後,指定他與第三任妻子的兒子,33歲的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為王儲。

現時尚為王儲的薩勒曼手握大權,可說是實質的國家領導。他展開一系列的改革,一度贏得西方國家的掌聲(但西方認為薩勒曼需要更多、更大幅度的改革)。不久,薩勒曼靜悄悄地發動外交攻勢,似乎打算將沙特阿拉伯打造為中東霸主。

沙特近年大幅擴軍,美國絕對是大贏家。圖為沙特訂購的LCS外銷版護衛艦的模型。由於LCS在美國”臭名遠播”,其外銷版也只有沙特購買,其他國家欠奉。(網絡圖片)

美國:軍火供應商

擴張之前,必先有足夠的軍備。2017年5月,特朗普與沙特阿拉伯國王簽訂價值1100億的軍備交易,包括坦克、戰船、導彈等等。作為美國在中東的堅定盟友,沙特阿拉伯當然能夠向美國購入軍備,從而建立軍事力量。除了防衛之外,在必要時,沙特阿拉伯可以派軍平定其他國家的戰亂,維持周邊地區的秩序。

對美國而言,區內穩定,當然表示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供應不受影響。對沙特阿拉伯而言,美國當然是高科技軍備的來源地。因此,如無意外,兩國互相依賴的關係將會維持一段長時間––即使將來的美國總統可能會批評沙特阿拉伯的人權狀況。

部分消息指出出於對抗伊朗核計劃,以沙兩國已展開小規模的核合作。(網絡圖片)

以色列:情報交流員
正所謂知彼知己,百戰百勝;除了軍備之外,情報也十分重要。以色列忌諱伊朗,尤其是敘利亞內戰,令伊朗有藉口派出軍事人員和裝備援助政府軍。沙特阿拉伯以遜尼派為主,而伊朗則屬於什葉派,自然互相敵視。不過,宗教派系和意識形態不同,不代表雙方必然敵對。伊朗有意在黎巴嫩、伊拉克和敘利亞等國擴大影響力,甚至鼓勵群眾以伊朗式革命推翻王室(當然,其實伊朗政府的只是政治宣傳,不必當真,但就是怕有人當真!)。可見,伊朗威脅到沙特阿拉伯的安全,所以沙特阿拉伯決定與敵人的敵人––以色列––聯手合作。沙特阿拉伯與以色列的宗教不同?不是問題!以色列欺壓沙特阿拉伯的同胞巴勒斯坦人?也不是問題!

以色列復國以來,一直致力改善軍事力量和情報機關。多年的發展以及歐美的支援,令以色列成為今時今日中東強國。沙特阿拉伯從美國獲得軍備,但也需要由以色列取得寶貴的情報。

前也門首都薩那的薩那國際機場附近城區,2015年6月受阿拉伯聯軍轟炸,平民死傷慘重。(網絡圖片)

也門:烽火不息

位於沙特阿拉伯南部的也門,正值內戰。早在2015年,沙特阿拉伯已經動員15萬人,並聯同周邊盟友干涉內戰,但至今遲遲未能獲勝,短期內也可能看不見勝利曙光。

阿里·阿卜杜拉·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是也門的前總統,治國33年。期間,群眾對國家貪腐深感不滿,於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爆發時推翻了薩利赫。次年獲得沙特阿拉伯支持的Hadi當選也門總統,但薩利赫不甘心,伙同屬於什葉派的胡塞(Houthis)武裝組織企圖奪回政權。2014年9月,胡塞攻入首都薩那(Sana’a)。沙特阿拉伯不滿也門成為什葉派國家,決定組織盟軍,出兵也門。

沙特雖然有除以色列外中東最強軍力,而且是全美式的,然而其軍隊質素一直備受質疑。
年初一架沙特F-15在也門執行任務時,被也門胡塞武裝的簡易防空武器擊落
這架F-15的機師在迴避動作上完全違反守則,一直開後燃器加速,一路丟熱焰彈,熱焰彈的
效果會被大幅削弱的。

 

直至2017年,盟軍進展有限,但由於薩利赫與胡塞關係轉差,於是沙特阿拉伯拉攏薩利赫加盟,希望他的名望可以為戰爭劃上句號。不料,2017年12月4日,薩利赫被胡塞成員殺死,令薩勒曼非常尷尬。現時薩利赫的兒子打算繼承父親的江山,但鞏固權力需時,亦無人知道他能否成事。

除了盟軍和胡塞之外,阿蓋達組織及南方獨立勢力亦牽涉當中……戰爭何時完結,是最令薩勒曼頭痛的問題。

卡塔爾半島電視台的報道經常不利其他阿拉伯國家,也是兩國關係惡化的次要原因。沙特提出取消制裁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關閉半島電視台。(網絡圖片)

卡塔爾:

石油輸出國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以下簡稱OPEC)以沙特阿拉伯為實質領導。作為「大哥」,沙特阿拉伯不時與OPEC成員國開會商討策略,能夠因應情況調整全球原油價格。

卡塔爾是鄰近沙特阿拉伯的小國,與阿拉伯聯合猶長國一樣,以廉航著名。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指控卡塔爾資助恐怖組織及親近伊朗,違反了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協定,於是率領其盟友與卡塔爾斷交,並對對方實施全面封鎖。事件持續至今,但依然未有緩和跡象…或多或少,這次事件反映薩勒曼不會輕易妥協,更不論放棄或投降。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同床異夢

沙特阿拉伯對付卡塔爾時,同是OPEC成員的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十分配合「大哥」的政策,甚至一度計劃共同向卡塔爾發動進攻(結果因為美國反對而取消)。是次的舌戰中,阿聯酋也明言支持沙特阿拉伯對抗加拿大。

然而,沙特阿拉伯特別仇視伊朗,千方百計要透過經濟來扼殺對手,但是伊朗的石油出口需要通過阿聯酋––因此,阿聯酋的反伊情緒不如沙特阿拉伯強烈;封鎖伊朗,更加會造成經濟問題。

同時,在也門內戰中,阿聯酋支持南方勢力––目前,胡塞仍然是大家的共同敵人,但是沒有人知道,也門內戰未來將會會否發展至沙特阿拉伯與阿聯酋之間的代理戰爭…

一般認為黎巴嫩緦理被”軟禁”,是和他較傾向伊朗的立場,同時觸怒以色列及遜尼派國家(如沙特)所致。(網絡圖片)

黎巴嫩:人質在逃

要制衡伊朗,除了干擾伊朗與伊拉克商貿往來之外,還需要應付敘利亞。敵人的敵人以色列負責以武力威嚇敵人,而沙特阿拉伯則向以色列北部的黎巴嫩動手。

沙特阿拉伯認為黎巴嫩總理薩德·哈里里(Saad Hariri)向接受伊朗支授的真主黨(Hizbollah)讓步過多,於是邀請他前往利雅得(Riyadh;沙特阿拉伯首都),大約是商討共同戰略。不久,哈里里在電視台宣佈以健康為由辭退總統一職,然後待在利雅得接受治療 – 很明顯是軟禁。法國介入,終於說服沙特阿拉伯釋放哈里里,而他本人也馬上宣佈會留任總理。

兩國現時關係如何,可想而知。

經過長達12年動亂,伊拉克局勢基本穩定下來,工農業生產也漸恢復。過重建工作也成為中東地區列強的爭奪目標,阿拉伯國家國都借此加強對伊影響力,並籍以抗衡伊朗。(網絡圖片)

伊拉克:經濟戰爭

伊朗乘伊拉克弱勢(經歷了美國入侵及伊斯蘭國的攻擊後,伊拉克的處境恐怕不比敘利亞好),積極在伊拉克尋求合作機會,發展商貿和基建等等。對於剛剛擺脫制裁的伊朗而言,經濟發展是首要任務––但當然,為何不順手培植伊拉克內的什葉派的勢力呢?以遜尼派為主的沙特阿拉伯當然不能接受鄰國受到什葉派控制,於是決定奉陪到底––反而沙特阿拉伯比較有錢!

首先,沙特阿拉伯承諾向伊拉克貸款10億美元,支援伊拉克的戰後重建;兩國也恢復了航班往來,每月達140班次;沙特阿拉伯的國營企業如SABIC(石油化工企業),也正在巴格達物色辦公室…不過,薩勒曼最在意的獵物是伊拉克的窗戶––巴士拉省(Basra)。巴士拉省擁有伊拉克所有的六個港口,是唯一能夠將石油運送至海路的省份。因此,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正努力競投當地的建築項目

特朗普下的美國,與沙特的政、經、軍事關係達到近年少有的緊密地步。不過,沙特的坐大是否會令其國內的阿哈比派極端勢力進一步擴散至整個中東?(網絡圖片)

中東霸主?

由於沙特阿拉伯的這一系軍事與經濟攻勢,與加拿大又有什麼關係?筆者認為,沙特阿拉伯與加拿大舌戰,真正目的在於測試水溫,觀察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的反應。對沙特阿拉伯而言,加拿大的貿易地位不算高,但長久以來都是西方眼中的人權衛士,正好用來做做測試。

普遍的西方國家也許深感不滿,但是反應很冷淡。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聲援加拿大,反映他(至少現階段)依然視沙特阿拉伯為更加重要的盟友。如是者,薩勒曼也能夠利用特朗普餘下的任期,繼續執行其國內國外的擴張政策。

同時,這一次沙特阿拉伯用上了強硬的外交辭藻以及經濟反擊,比起以往更加嚴厲(2015年對付瑞典;2017年對付德國)。也許,薩勒曼希望這一次可以作為警告,威嚇其他國家將來不要「干涉」沙特阿拉伯的「內政」。

沙特阿拉伯未來又會否成為中東強國呢?有評論認為,沙特阿拉伯傾向以武力壓制異見,只能帶來短暫的平和;長遠而言,民怨將會滋生恐怖主義,逐漸侵蝕王國的根基。當然,薩勒曼也明白社會安穩,才可以支撐他的王國事業。下文再講講薩勒曼的內政。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溫仕文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韓為何全面修訂《警察法》?

今年二月十五日,韓國總統文在寅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