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少女無敵? 我們想要的究竟是事實還是公關

【博評】邱世卿:少女無敵? 我們想要的究竟是事實還是公關

聯合國大會上桑伯格巧遇特朗普,桑伯格怒目而視。這種偶遇的確很吸引全球的注目。特朗普敵視氣候協議是事實,但他亦為美國研究新世代模組化小型裂變反應堆掃除最後障礙。其原型堆明年將開始試行運轉。(網絡圖片)

 

最近有一名年齡近似的女孩(編註:即16歲瑞典環保少女桑伯格(Greta Thunberg))也在聯合國演講,高聲指責人類及各國領袖對於氣候變遷的漠視,甚至指他們「出賣」年青人,這讓我想到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故事。

Nayirah al-Ṣabaḥ在美國眾議院人權事務委員會中發言,指證伊拉克軍大量屠殺科威特兒童及嬰兒。

 

影片中這名叫做Nayirah al-Ṣabaḥ 的15歲科威特女孩,當時她應邀在美國國會中作證。在她的證詞中,她說她親眼見到伊拉克士兵謀殺科威特嬰兒與小孩,也描述了科威特街頭發生的各種慘況。她的證詞得到了美國國會議員的信任,她所描述的景象,也在媒體的幫助下,迅速在美國與全世界散佈開來,而她的證詞最終導致了美國國會同意,授權布希總統發動1991年的海灣戰爭。

人權觀察對於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中伊拉克政府戰爭罪行有較詳細的調查報告。針對入侵科威特的報告中,最主要是撤走時對科威特基建的大破壞與搶掠,以及拘捕、虐待與處決反抗組織成員,並拘留數千名可疑人士。該組織似乎沒有接受所謂大規模屠殺科威特嬰兒與小孩一說。圖為伊拉克軍退出科威特期間於死亡公路上被猛烈轟炸的車隊,有消息指當中至少有部分是被伊軍拘捕並被逮解住伊拉克境內集中營的科威特平民。(網絡圖片)

 

然而事後的調查發現,這一切都是由一家名為 Hill & Knowlton 的公關公司所主導,而這家公司則是收取科威特政府的資金來策畫這一切。當戰爭結束後,人們想要了解這位Nayirah ,最後知道了她的父親名為Sheikh al-Sabah,是一名科威特的前外交官,而Nayirah 所指控的伊拉克士兵在科威特殺害嬰兒與小孩,也在聯軍奪回科威特後,因查無任何實據而草草結案。

根據統計,這場戰爭導致了2萬名到2萬6000名伊拉克軍人死亡,7萬5000名受傷,聯軍則有569名軍人喪生;Beth Osborne Daponte博士的調查則顯示,伊拉克平民直接或間接死於這場戰爭中的人數,則介於14萬2,500 到 20萬6,000人之間(編註:她的數據是包括海灣戰爭後北部庫爾德人及南部巴士拉地區什葉派伊斯蘭教徒發動武裝叛變,但在美國拒絕介入的情況下被伊拉克政府猛烈鎮壓,以及戰後經濟制裁而導致物資及葯物匱乏,令大量平民死亡)。

編按:少女以謠言指控伊拉克在整場戰爭中算小事一宗,無論如何也很難左右聯軍收復科威特的決心,但戰爭謊言在下一場和伊拉克有關的戰爭就有莫大關係了:喬治布殊以不足的證據指控伊拉克政府製造大殺傷力武器,並借此繞過聯合國推翻伊拉克薩達姆政權,結果就演變成漫長的伊拉克戰爭……但更重要的是,直至現時為此也沒有找到薩達姆政權當時製造大殺傷力武器的任何證據。圖為時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拿著一小瓶所謂由伊拉克那處得到的化學物質,在安理會上發言指控伊拉克,但事後發現這東西只是一小枝洗衣粉。(網絡圖片)

 

戰爭有戰爭的理由,但是發動戰爭的手段,如果是靠欺騙,那麼結果很可能就是另一場戰爭。

有時候,人們想要的並不是真相,而是戲劇性。只要你給他們足夠的張力,正義感會在他們的腦部自動形成,然後驅使他們去做出你想要的反應……為什麼兩件事件的主角都是年紀相仿的女孩?因為年紀太小沒有說服力,而少女純真無邪的形象,讓她們的說詞,極容易在先入為主的概念下被外界接受,就算明顯有邏輯上的問題,人們通常也不忍苛責,或深究。

數以萬計支持桑伯格的青年與學生。不過有人指出桑伯格的論述好像只顧埋怨”大人們”,而且開始有”新勞德主義(Neo-Luddism)“的傾向,即反對資本主義長期經濟增長,這一代應做到減少享受、減少物質生活甚至減少電腦化。這幾乎是地球上所有國家都做不到的,因為這可能代表經濟衰退及今天人類各種生活鏈的瓦解;另一方面,他們對於全球科學家對減少氣候暖化的科技研發似乎也不太理會。事實上要維持現時的能量消耗而同時又能減碳的方法,似乎就只有靠新世代核能作為主力了。圖片顯示荷蘭9月中重新展開溶鹽堆實驗堆的研究試驗工作。這是歐洲自30年來第一次重新開啟次世代高安全性裂變反應堆的研究。(網絡圖片)

 

有問題的不是這些少女,而是躲在幕後,以人性中良善的部分,來獲取利益的人。即使我們事後知道真相後,我們也可以因Nayirah 的證詞是為了科威特要復國,從伊拉克手上解放出來,我們也自然能接受因溫室氣體而造成氣候變遷危機(而不是以嚴謹的科學探究去證實、接受這件事實,或者透過科學探究去了解其機制,以及研究真正改變的方法),那麼繼續下去,我們還能接受多少類似的公關或媒體操作呢?

Ingmar Rentzhog與他所建立和氣候暖化有關的公司”We don’t have time”。桑伯格發動擺課早期,他已經出現在支持的隊伍中,而且有證據顯示他們二人早有聯繫。(網絡圖片)

 

 

(編按:作者執筆前兩日,澳洲網絡報刊news.com.au報道,指出桑伯格並非沒有人協助她,而且背後協助她對外宣傳與公關事務的人可是大有來頭:瑞典著名公共關係及咨詢公司CEO Ingmar Rentzhog似乎就是長期協助她的專家。而且他被指控利用桑伯格的大名建立一個與環保有關的網絡平台以牟利。)

 

文章原刊載於邱老師FACEBOOK,輕新聞獲授權轉載。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柿子揀軟的捏?韓日對美國駐軍費用的異議

美韓關係和美日關係近期出現一些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