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從委內瑞拉觀察到大國關係平衡

【博評】邱世卿:從委內瑞拉觀察到大國關係平衡

「我學過一點點歷史,人類社會的思想潮流可以分成二種。一說世上有比生命更有價值的東西;一說沒有。在戰爭開始之前,前者是對的,在戰爭停火之後,後者是正確的,幾百年來,幾千年來,都一直都是如此的……」楊威利,《銀河英雄傳說 . 黎明篇》第九章

 

這是德國之聲在今年二月份一篇報導的標題 – 馬杜洛還能堅持多久?

而上一次類似的預測則是在美國總統歐巴馬任內,評估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將會在不久之後垮台。然而最後我們看到的是,歐巴馬卸任了,敘利亞反叛軍大多投降或被殲滅,而且阿薩德依然在位……我所觀察的是近20年來,美國不喜歡的政權必然會被顛覆的規則似乎悄悄的在改變。

民主與獨裁、自由與專制、富有與貧窮、先進與落後……一旦迷霧被揭開,這類我們從小被灌輸的必然善與惡的二元對立,就顯得曖昧不明,模糊不清。

阿拉伯之春運動中,年青一代支持的反對派多輕易擊倒/壓制前獨裁者,但隨後國內傳統種族、宗派敵對勢力重新崛起,他們對這些更強大更原始的力量無能為力,結果迎來的多是國家秩序總崩潰與內戰,利比亞及也門莫不如是。諷刺的是,這些國家的獨裁者原本也是國內傳統極端宗教力量及部落勢力的壓制者。圖為利比亞國內某城市內戰後的慘況。筆者執筆之時,利比亞第二輪內戰又再次展開。(網絡圖片)

 

一個專制獨裁,但是社會秩序有基本的框架;一個為了爭取自由民主,最後卻令國家與社會分崩離析,百姓流離失所,那麼究竟哪一個會比較好? 我不是鼓吹專制獨裁,我也不會反對對於自由民主的追求,我只是希望在這些表面上的文章中,更深一層的去細思人民的幸福究竟是什麼?

最近臉書上有許多文章在帶風向,預測今年8-9月可能會有太陽花2.0,或許他們有他們的依據與期待,但我想先問的是,太陽花1.0究竟改變了什麼?

委內瑞拉執政與反對陣營的鬥爭,最後受苦的還是委內瑞拉的人民,不論因為甚麼理由而引起戰爭,子彈在擊中你之前,是不會先問你是支持馬杜洛或是瓜伊多的。

當媒體鋪天蓋地報道委國首都加拉加斯的慘狀時,他們卻鮮有報道委國其他地區的情況,頂多在之前斷電時講講第二及三大城市,即馬拉開波與瓦倫西亞,彷彿其他2/3人口好像在媒體前消失了般。問題來了,好像除加拉加斯吵吵嚷嚷外(事實上停電時其餘兩大城市也發生搶掠,但情況似乎還受控),沒有人知小城市與鄉郊怎樣。然而更令人省思的是,如果他們的情況和加拉加斯一樣差,那為何沒見到全國性的大暴動或反抗政府管治?要知道政府現時應該集中力量於首都,其他地方的控制力應當更薄弱才是。究竟是鄉郊地區較支持現政府?他們的處境沒有首都那般不堪(照一些立場和西方媒體不同的報道指出,委國鄉郊基層地區有和政府有一定關係、近似合作社的組織在維持食物生產及基本社會福利)?還是他們選擇繼續忍耐?如果佔大多數的人選擇忍耐,那是否出於對秩序崩潰、大國進佔、自己變成下一個利比亞或也門的恐懼?(網絡圖片)

 

同樣的,在台灣不斷裂解與互相對抗的現狀下,每個族群,每個群體甚至是每個個人,對於彼此所相信的價值越來越堅信,所以對抗也會越來越激烈,但是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找到更多堅信的理由,而更多是源自於不能承受自己所相信的可能會幻滅的事實。

他們害怕了。

很多政黨一直擅於利用新科技或潛在敵人製造恐懼及對立,以爭取支持、打擊對手。以台灣為例,「反核」與「中國第五縱隊」就一直是他們的題材。當中和反核有關的論述不少更涉及歪曲核科技(甚至物理知識),個別團體甚至將核電和獨裁政治等同起來。這樣的論述就算在外國反核團體來看,都非常荒謬且經不起推敲。這種恐懼操作有機會有助選舉,但對日後的施政則十分不利。(網絡圖片)

 

 

政治人物很好的操弄了這樣的情緒-危機與恐懼是選舉的武器。我想,如果有太陽花2.0 ,我不用猜也知道會用什麼方式來引燃,風向還是會帶到危機與恐懼的氛圍裡。政治新貴往往比老人更加不捨手上的權力。只是,如果太陽花2.0不幸地將不同族群、群體之間外弛內張的平衡狀態引向不明的方向呢?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美國為了制裁馬杜洛而沒收了委內瑞拉國庫在美國銀行中的存款,然而無法付款採購民生需要的藥物,國內需要的糧食,還有國際商務貿易的貨款,那麼其實美國制裁的對象是誰?馬杜洛嗎?還是委內瑞拉的人民?

或許以我們的標準來看,委內瑞拉政府無能、貪汙腐敗、經濟落後(註1)……各種指標都稱不上是一個成功管理的國家,但是最起碼貧窮的還有秩序,如果連最後的秩序都崩解了呢? 看看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阿富汗….這些國家呢?

1977年7月13-14日歷時超過25小時的紐約大停電本來是由強烈雷暴引發,但隨後即引發暴民搶掠,超過1500及1000間店鋪/單位被搶掠級縱火,並造成3億美元(1977年價格)的損失。事件共造成兩死、500多人受傷及3000多人被補。(網絡圖片)

 

這周已經是委內瑞拉一個月內第二次因為受到網路攻擊而大規模停電,對比1977年美國紐約因為大停電的暴動,你就會發現委內瑞拉人民的善良與可愛。

我在開頭所提的,規則似乎悄悄的在改變,其實改變的不是世界局勢,而是有更多人發現,在這些動人理想的口號之下,有更危險的意圖存在,而這個意圖則來自於人類更古老的邪惡。

這是很深沉的事實,但台灣……亦然。

 

 

註1:大部分分析家都指查韋斯的社會主義化經濟政策是今日危機的主因。然而他們通常不提及單一石油經濟政策早在70年代就已養成(為將所有石油用於出口賺外匯,委內瑞拉破天荒的以水力作為國內2/3電力供應來源)。80年代至2000年,基於石油價格不穩定,委國經濟其實已經歷了二十年的動蕩不安,而查韋斯前兩任民主政府早已將石油視為基建與福利開支的主要來源。這根本是延續了四十年的荷蘭病,禍根已一早種下,而大家都是無力回天……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博評】山客:小學「教畜」五宗罪

前文【非《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