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普京眼中的列寧究竟是怎樣的?

【博評】邱世卿:普京眼中的列寧究竟是怎樣的?

編按:這是一位記者問起普京對於列寧遷葬問題的看法,普京連帶說出對於列寧改造原有沙俄國體及之後引發的連串問題。普京的說話某程度上可能反映他對俄國今天與鄰國周邊紛爭的一些個人看法。有趣的是,普京似乎透過列寧遷葬問題,暗示即使列寧間接促成俄國現時周邊問題,俄羅斯也沒必要糾纏過去的錯誤甚至妄圖”撥亂反正”,走好當前的路才最重要……

 

這是一段很有趣的對話,發生在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年終記者會的公開提問階段。我覺得這段對話對於理解俄羅斯對於自身歷史的看法很有幫助,因此我花了一些時間翻譯如下:

一位中年男子站起來提問說到: 「總統先生,關於您最近在『文明社會與人權』會議上的言論,我有兩個問題想要請教您:您提到有關佛拉迪米爾·伊里奇·烏里揚諾夫(Vladimir Ulyanov 即列寧),此前您從未公開以這樣的方式談論他,您甚至用了如”老人”、”列寧”這樣的暱稱……」

普京立即糾正:這是他的筆名。雖然提問者堅持,普丁說的是暱稱,不過普京直接回答,我說的是筆名,不過這二者的意思是一樣的。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人民委員會開會期間,列寧一邊逗貓,一邊聽取匯報。(網絡圖片)

 

「您指控列寧拆解了我們有一千年歷史的國家。當您這樣說的時候,臉部表情似乎是還有意思沒有說完,當然這是我自己的感受,不知道總統先生對此有沒有評論? 在您說出這樣的結論之後,是不是隨之會有相關的行動?例如將他的遺體移出紀念館之類?」

普丁的回答:

「我一貫傾向不公開討論這類的話題,不過Sokurov 先生既然問了,我就必須要回應,而這件事看起來也應該要解釋得更清楚一些。如果考慮列寧自己以及他在我們歷史上的角色定位,我相信他更適合的稱謂是一個革命家而非國父。」

「當我談及我們國家1000年的歷史時,如我們所知的,這裡指的是一個統一並且中心化的國家。但是當時列寧所提倡的國家概念是什麼?」

烏克蘭歷史上的天然界線其實是以第聶伯何為界(以1775年第一次瓜分波蘭前為准),以西是俄羅斯帝國的領土,且主要是烏克蘭哥薩克和俄羅斯人混居,東邊則是波立聯邦,居住的主要是波蘭人與長年以農業維生的西烏克蘭人(且有不少是波立聯邦貴族的農奴),雖然多是東正教徒,但較偏向波蘭的文化。(網絡圖片)

 

 

「他所要的是比聯邦制還激進的政體,他描述的是一個聯盟的體系,也是他決定將族群與土地緊緊綁在一起,於是當時的共產黨就獲得權力,從內部割裂了整個蘇聯。其結果就是將一個中心化的國家轉變成一個以許多民族及其附加領土所組成的鬆散聯盟。」

「他們分割這些不同民族間領土的方式,並沒有依照各民族的傳統生活領地,而其結果就是打斷了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彼此之間在歷史上的線性連結,即便到了現在俄羅斯聯邦時代,也無法修復。」

「當時產生了二千個這類民族與歷史的斷點,而人們毫無所知,這也為未來埋下了嚴重的後果。以上是我的第一個觀點。但同時,史達林對這樣的重組是持反對的態度。他甚至寫了一篇文章公開反對這樣的想法,但最終蘇聯還是以列寧的方式成立了,而結果呢?」

「就在此刻,我們來自烏克蘭的同志還在與我討論我們彼此雙方的關係呢。」

右為1922至1939年的俄波邊界與今日各國邊界的對比圖。沙俄時代,原烏克蘭領土是依第聶伯河左右岸及克里米亞地區而分成三個行政區的。蘇聯成立後,列寧及赫魯曉夫為討好烏克蘭,先後將東烏克蘭與克里米亞半島撥入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普京認為這種不顧當地民族構成的胡亂領土合併,是今日俄國周邊亂局的重要起因。(網絡圖片)

 

「回到蘇聯草創之初,當時的烏克蘭跟原本俄羅斯的領土並沒有任何關係,然後整個俄羅斯黑海地區以及西部平原就轉手給了烏克蘭,以一種為了增加烏克蘭人口比例這樣奇怪的理由。」

「只是因為原本烏克蘭的領土大都是農村的小資產階級,這樣的分割提議,遍及當時蘇聯全境。儘管如此,當時的人們還是做了如此詭異的決定。」

「如今,當我們在面對列寧建立了我們的國家這樣的傳說時,他們在當時實際上做了甚麼?他們將國家的未來與他們自己的黨緊緊綁在一起,從一個加盟共和國憲法到另一個加盟共和國憲法,他們是主流的政治力量。造成的結果就是當黨開始傾覆時,國家也隨著傾倒。」

普京初進入KGB時的領導-日後成為蘇共總書記的安德羅波夫。與當年沉醉在七十年代”石油繁榮”的蘇聯領導層相比,他更清楚蘇聯自身問題及和西方的差距,這促使他上台後實施改革並提拔大批年青幹部官員。只可惜他掌權不到年半就因病過世。(網絡圖片)

 

「這就是我在今天想要表達的意思,就像你們知道的,我在情報部門工作了很長的時間。一個國家的情報機構,就是一個不同政治立場結合的組織,不論是KGB 還是我,對於我們的領導人都會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我知道甚麼對國家是好還是壞,我知道地緣政治考慮與理想主義之間的差別,而這一切在蘇聯草創之初都被忽略無視,所有的決定都是基於政治考量。」

編按:史大林雖反對列寧的胡搞,但他任職蘇聯民族事務人民委員部部長,並指導高加索局處理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的布爾什維克與蘇維埃加入蘇聯的問題時,為討好土耳其,將納戈爾諾.卡拉巴克地區拆散分給兩國管治(以避免過於強大的阿美尼亞基督徒日後為報復一戰大屠殺之事找土耳其麻煩),這同樣亦種下了蘇聯末期及1990年代初期當地種族嚴重衝突的遠因。(圖片來自網絡)

 

「我必須再重申,當黨開始破碎時,就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最後結束 – 我們的國家也是……這是必須要去避免的,這是一種錯誤的設計,而用這樣的想法去建立一個國家,更是絕對的錯誤。」

「現在,當您提到考慮列寧遺體處理的問題,我想這已經不在我的觀點之內,而且我也相信這樣的主題不應該碰觸,至少在大多數的人們,他們能對對我們自己在蘇聯時期的過去有充分的認知、理解以及諒解之前,都不應該去驟然決定。此外,蘇聯的確與列寧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一個全世界無產階級的領導者。」

「所以我們為甚麼要深陷在這樣的爭論中?我們只需要繼續前進,並且讓自己的國家成長茁壯。如此而已。」

 

 

文章原刊載於邱老師FACEBOOK,輕新聞獲授權轉載。

原訪問內容。

【博評】邱世卿:廣場的鼓手-前路「孤獨」的俄羅斯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博評】陳景祥﹕制裁港官 香港「再回歸」

特區政府回應美國制裁,語氣強硬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