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由集中營女守衛看我們這個時代需面對的「暗影」

【博評】邱世卿:由集中營女守衛看我們這個時代需面對的「暗影」

2003年成立的意大利極右組織CasaPound Italy。(網絡圖片)

 

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我們在這個時代所面對的,究竟是什麼。

1945年5月9日,蘇聯白俄羅斯第3方面軍第48軍一支部隊追擊德軍到了波蘭格但斯克附近(當時還是叫但澤自由市),在一片林地裡發現了一座集中營 – Stutthof (施圖特霍夫)集中營。

這座建立於1939年的集中營,也是同類型集中營在波蘭的第一座。在被蘇聯軍隊打開大門前,至少已經有8.5萬人在集中營裡遇害。

編按:施圖特霍夫的死亡人數已經算少了,早於同年1月時發現的奧斯威辛,死亡紀錄是……110萬。(網絡圖片)

 

8.5 萬人是什麼概念?在六年裡,每一年不間斷的有1萬4000人死去,平均每一天在這個空間裡有39個人,包含老人,壯年、女人以及小孩,他們在這座安靜的森林裡,吐出她們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口氣。

鐵絲網外的世界有四季的變化,但在他們眼裡的世界是長什麼樣呢? 是秋天的金黃色? 那麼死亡看起來是什麼顏色呢?這些死去的人,都是還未死去的人的摯愛,而不久之後,這些失去摯愛的人,也會死去。集中營裡的慘狀與人體腐化的臭味,即使是最強悍的蘇聯士兵也掉下眼淚,但裡面的人卻早已習慣。

戰後在施圖特霍夫審訊中受審的五名女看守人員,這些女看守人員基本上都遞屬黨衛軍經濟行政本部(SS-Wirtschafts-Verwaltungshauptamt)D局。圖片來自英文維基百科。

 

此後盟軍於於1946年4月25日和5月31日分別對集中營的指揮官約翰·保羅和5名女看守以及另外5人進行審判,最後他們都被判處死刑。這五名女看守分別為珍妮.萬達.巴克曼(Jenny-Wanda Barkmann),伊莉莎白.貝克爾(Elisabeth Becker),萬達.克拉夫(Wanda Klaff),埃娃.帕拉迪斯(Erna Beilhardt)和格爾達.斯坦霍夫(Gerda Steinhoff)。

直到最終,這些被絞死的納粹看守都不承認自己有罪。因為她們一直堅信她們做的是對的,即使是以極大的苦難施加在與她們一樣的無辜人類身上,甚至是奪走這麼多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在這些人的意識裡,她們同樣有感知,有公平,有愛,也有正義,只是以與我們不同的形式呈現罷了。

這些意識形態的影響是從周遭散發,由淺而深,每一天不斷的在影響妳對於事物與價值的判斷,而造成的效果就類似宗教的集體經驗或集體催眠。

事實上,IS的伊斯蘭教狂熱份子中,很多人的演變過程都和納粹支持者類似。現實生活中所受歧視與不如意,加上極端伊斯蘭教份子的不斷鼓動,讓他們逐漸成為以殺盡異教徒為天職的”聖戰者”。(網絡圖片)

 

如果妳會因為一句口號或是「辣台妹撿到槍」/「發大財」/「屠美滅日」這種文青/憤青式的囈語而振奮或感動,那麼你很可能就是受到影響的高危險群。因為這個年代,我們雖然因為通訊、社群軟體與臉書的便利,讓彼此看起來很近,但實際相距卻更遙遠。人們更孤獨了。

因為孤獨,所以我們希望能相信甚麼,或是認同什麼,就算是在邏輯上明顯的謬誤、情感上充滿矛盾與衝突,甚至是謊話,只要相信,在社會的位置上就不再是孤獨,這就夠了。

醞釀這五名女看守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經濟的崩潰與社會的瓦解,濃厚的挫折感與失意瀰漫在整個民族的每一個階層,甚至是每一個份子。所以她們相信希特勒,也相信希特勒所描述的一切。因為那使得她們不再孤孤單單的面對命運,也不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小人兒。她們所屬的群體,有著對抗世界的力量。

編按:烏克蘭極右民兵在其開設的兒童夏令營,教導兒童用槍射殺東烏克蘭的俄裔人士及其同情者(即其他東烏地區人民)。有些人在褒揚烏克蘭廣場革命時,似乎不知道由於此後極右民兵橫行,烏克蘭的人權紀錄竟然比亞魯科維奇持代還要差。(網絡圖片)

 

與一股成形的扭曲意識辯論是毫無意義的,你所能做的,不是擊敗她,就是忍受她,然後看著他們的軀體一天一天的腐化……

拜網路所賜,這股扭曲的意識,正在世界各地日漸茁壯。這股扭曲的意識有許多人們喜愛卻有不相同的名字;不少人都喜歡她們,而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我們在這個時代,所面對的究竟是什麼,或者它的本質是什麼……

編按:歷史上,戈培爾似乎沒有說過「謊言說1000次就變成真理」,這更有可能是小說”1984″的內容被誤植。戈培爾說的其實是「我越來越明白,人民比我們想像的要更蒙昧。宣傳的真諦就是簡單和重複。只有能不斷打破最簡單的規則的人,以及勇敢面對那些所謂的理智人群而不斷打破他們規則的人,才能夠成功地對民眾施加影響」。社交媒體的出現,終令這種手法以極快及極廣泛的方式完成傳播過程。(網絡圖片)

 

 

文章刊載於作者面書專頁,輕新聞獲授權轉載。轉載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訪問】與胡立志博士談近日關於催淚彈後遺症及處理方法的問題

  香港目前對於催淚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