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博評】邱世卿:當美國的盟友不一定比敵人輕鬆

【博評】邱世卿:當美國的盟友不一定比敵人輕鬆

早前光明之泉行動中,陸續進入敘利亞境內的土耳其軍機械化師。(網絡圖片)

 

近日土耳其入侵敘利亞攻打庫德族的事件,牽扯周邊許多國家,也牽引了大國在中東勢力的在平衡,而引起這一劇變的源頭,可以追溯到2016年在土耳其發生的那一場差點成功的”失敗政變”。

2016年春天,這一年是美國大選年,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川普與民主黨的希拉蕊正在為彼此的中東政策爭吵不休;隨著伊斯蘭國在敘利亞遭到美國與俄羅斯聯手切斷盜賣石油的經濟來源後,軍事上的挫敗也使伊斯蘭國對於西方的自殺炸彈攻擊越趨頻繁。2016年3月19日發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市中心附近塔克西姆廣場獨立大街的自殺性炸彈襲擊事件更讓土耳其捲進這場混亂中。此時距離美國大選投票還不到9個月。

政變期間在街上主要道口守衛的叛軍M60T型坦克。奇怪的是,裝甲群板有鬆脫跡象。(網絡圖片)

 

有鑑於土耳其境內恐怖活動日益增加,2016年3月29日美國歐洲司令部對外宣布已經命令自己在土耳其南部阿達納省、伊茲密爾省和穆拉省的軍事和外交人員家屬離開那裏。

美軍宣布大規模撤離軍事和外交人員家屬,這並不是一項和平時期常見的命令,尤其是對於像土耳其這樣曾一直是穩定的榜樣。但是美國歐洲司令部的這道命令無異於對外表示 – 土耳其現在進入了一種嚴重緊張和暴力的狀態。然而當時土耳其不論是在政治上、軍事上甚至是經濟上,除了東部邊界地區的庫爾德武裝叛亂外,國內沒有任何嚴重的安全威脅與不穩定的跡象,除了四個月後即將在土耳其上演的一場政變。

因斯里克(Incirlik)空軍基地,當中的A-10主要用來對付敘北及伊拉克北部伊斯蘭國的戰術目標。(網絡圖片)

 

美軍在土耳其南部城市阿達納的因斯里克(Incirlik)空軍基地駐紮大約5000名軍事人員和家屬,美軍也是從這個基地向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發動空襲的。除了駐紮於軍事基地的軍事人員和家屬外,同一時間美國國務院也表示,國務院已經下令駐阿達納領事館人員的家屬與駐伊茲密爾省以及穆拉省的外交工作人員家屬撤離。

如何以少數的軍隊推翻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權?

2016年7月15日接近晚上23:00時,軍機意外出現在首都安卡拉上空,同時在伊斯坦堡的穆罕默德二世大橋與博斯普魯斯大橋,自安納托利亞往歐洲方向被一隊坦克車關閉,土耳其爆發軍事政變。

就如同台北市一樣,伊斯坦堡橫跨博斯普魯斯海峽,橋梁是主要的交通要道,一旦交通被切斷,馬上就與外界斷絕聯繫。這是一場有如教科書般精準策畫的行動,我們可以透過媒體的紀錄,整理出政變的一些經過:

土耳其政變軍隊亦擁有武裝直升機,圖為當晚地面有人向直升機開火,直升機還火的情況。另外直升機部隊亦有向目標開火射擊。

 

2016年7月16日凌晨0:02,路透社報導,他們獲報政變軍隊已經進入土耳其的國營媒體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的建築內。隨後叛軍強迫新聞主播蒂任·卡拉什宣讀聲明,稱「土耳其的民主與世俗原則已被現在的政府所破壞」,國家「已被土耳其和平委員會控制」,該組織將會確保首都內人民的安全,聲明中的一部分還提到「土耳其軍隊已經接管了國家,恢復了被破壞的憲法秩序、人權、自由和安全……所有的國際協議仍然有效,我們希望仍然與其他國家保持良好關係」,政變的策劃者稱「他們已經維護了民主秩序,法律必須保持優先」,該聲明還下達了戒嚴令,稱將會儘快制定新的憲法,隨後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中斷轉播節目。

由於不明原因,土耳其國內部分的網路被切斷,媒體無法進行報導,政變的消息僅能由部分未遭封鎖的社群媒體與國外的媒體報導。當叛軍全國性廣播不久後,民眾因為狀況不明與各種謠言而全國陷入恐慌。

埃爾多安回到伊斯坦堡後,發表演說,號召支持者上街對抗政變部隊。

 

2016年7月16日凌晨0:02,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首條對外消息於00:23傳出。

2016年7月16日凌晨1:00,埃爾多安透過FaceTime接受來自CNN土耳其的採訪。埃爾多安希望他的支持者們走上街頭,無視軍隊違法下達的宵禁指令,稱「沒有什麼力量高過人民,讓在廣場和機場裡做他們想做的事吧」。

2016年7月16日凌晨2:30,一架直升級抵達土耳其西南的馬爾馬利斯港度假酒店,接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當叛軍發動政變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正在西南的馬爾馬利斯港度假,他的對外的通訊立刻被切斷。就在在總統埃爾多安離開他的酒店一個半小時後。凌晨4:00,2-3架直升機襲擊了埃爾多安住過的酒店,同時根據目擊者描述,約有10-15名全副武裝的不明人士,從直升機上空降,隨即對酒店展開斬首式攻擊,這次衝突造成2名警察死亡,8名警察受傷,但埃爾多安已經離開該處。

埃爾多安沒能在第一時間被擊殺,令支持者有時間組織抵抗,是政變失敗的最重要原因。(網絡圖片)

 

埃爾多安平安躲過襲擊後,抵達達拉曼(Dalaman)國際機場,總統專機於11:47起飛,但是出於確保伊斯坦堡機場的安全的需要,飛機並沒有飛返伊斯坦堡,而是暫時降落於恰納卡萊省的小鎮比加等候,直到2:50才得以降落伊斯坦堡機場。

埃爾多安於凌晨4:00左右抵達伊斯坦堡機場,他首先在機場進行了講演,由電視實況轉播,機場外則有接獲通知的數千名的支持者高喊支持口號。

早晨6:30時,埃爾多安再次進行了電視演說,提到他感謝他的支持者們挺身而出保護了土耳其,還說道「在土耳其,軍隊不會統治或者領導國家,他們也不能這麼做」,他指責「那些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人」(暗指法圖拉·葛蘭以及葛蘭運動)企圖發動政變。他表示,他將會「清理」軍隊,也稱「這次政變是來自真主的禮物」,為「清理」軍隊提供了理由。

 

7月16日11:42,一架土耳其的黑鷹直升機向希臘發出求救信號,並在8分鐘後(11:50)在兩架希臘F-16護航下降落在亞歷山德魯波利斯機場,直升機降落後7名軍事人員和1位平民由於非法入境遭到逮捕,隨後他們申請政治庇護,這架直升機隨後由希臘控制。

土耳其外交部長梅夫呂特·恰武什奧盧表示土耳其希望引渡逃到希臘的人員並將直升機歸還給土耳其……在死了這麼多無辜的人之後,政變就像它詭異的開始一般,又離奇的結束。這場失敗的政變造成至少265人死亡和數千名群眾受傷,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內的土耳其國會大廈以及土耳其總統府皆遭到政變軍隊轟炸。

土耳其一直作為拑制蘇聯的南翼,其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地理優勢一直令俄國黑海艦隊出東地中海有很大困難。圖為經過博斯普魯斯海峽前往敘利亞的暴徒級小型導彈護衛艦。(網絡圖片)

 

撲朔迷離的過程

自古以來,軍事政變最難的部分就是如何控制參與的人數,人數一多計劃外洩的可能性就會成等比級數的增加,誰也沒法保證,得知內情的人會不會在酒過三巡之後,不小心說溜嘴,更難防範裡面是不是已經有政府當局早已經安排好的內線在其中。一但計畫外洩,政變就會變成鬧劇,只是代價不是權位,而是人頭。

所以當我們觀察到這次土耳其失敗的政變中,參與的軍人人數不過一個陸軍裝甲營左右的兵力,規模並不大,此外少部分如空中武裝直升機的重點火力支援,數量也不多但足以壓制整個首都警察以及一般防衛的力量。就成果來看,事實上在第一時間他們也做到了。另外,策畫政變的人很謹慎的挑選了參與者,而且在政變發動前,軍隊中沒有傳出不滿的聲音與不穩定的跡象,否則總統埃爾多安也不敢去度假(看看台灣首長對颱風的戒慎恐懼)。

如果不是埃爾多安很聰明的呼籲支持者走上街頭,以人肉包圍戰車,在當時首都圈沒有任何武力足以與這支叛軍對抗。再者,一場成功的政變取決於二個關鍵因素,第一是總統能不能俘獲甚至處決,第二是媒體與網路的控制。政變之所以能成功,從來都不是武力的對比,而是對恐懼的運用。

莫斯科盧比楊卡大樓,一直是契卡、國家政治保衛局、國家安全委員會以及今天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FSB)的總部。強大的中央情報機關是俄國百年歷史中形影不離的存在。(網絡圖片)

 

當群龍無首加上通信中斷,不管你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面對危疑震撼之際的恐慌,是現代社會文明崩潰的起點,更麻煩的是,恐懼會因為擴散而不斷增強它的威力,從台灣過往SARS 風暴的經驗也能理解,在這種狀態與氛圍下的社會,沒有理智可言,就算教育程度再高,你的智商也會退化成五歲小孩。

我們在政變發生的第一時間所觀察到的情況,土耳其國內與國際的通信與網路”恰好”都故障,這已經不是單純軍人所能辦到,或者說不僅僅土耳其國內的力量,而是需要一個遠比土耳其強大影響力的國家,才有能力暫時切斷一個國家的部分對外通信,而只需要六個小時的混亂,就足以讓叛軍控制一個國家。這是經過精密計算的時間,只需要6個小時的恐懼再加上總統的死訊,中午之前沒有人能夠恢復正常的心智,也沒有人能做出正確的判斷,而那時叛軍早已掌握整個政府。

現空軍司令Akin Öztürk是個親美派,並被視為有份策劃政變的軍方領導人之一。(網絡圖片)

 

這場失敗的政變,最重要的關鍵因素是前往度假酒店的那批不明武裝人員,按照計畫埃爾多安的行蹤已經被精準掌握,而且一直持續受到監控,那麼是誰有能力在斬首行動發動前一個半小時就得知即將發生的襲擊,而在危險發生前把埃爾多安接走?

關鍵的斬首行動失敗就意味著政變失敗,這是整個政變中最令人不解的部分。埃爾多安的行程與位置早就被政變的策畫者掌握,並且派出精銳部隊去處理他,然而還是撲空;此外,獲救的埃爾多安並不是第一時間就趕回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國際機場,而是轉降到比加。那麼當時比加一定有一處已經被確定十分安全的地點。事實上當時叛軍的確有一組人準備佔領阿塔圖克國際機場,準備以肩射飛彈迎接埃爾多安。政變過後,美軍因斯里克空軍基地遭到土耳其陸軍封鎖,國內如埃爾多安所言,展開一波清洗,而原本與俄羅斯因擊落軍機事件而跌落至冰點的關係卻急速回溫。

春江水暖鴨先知,就算我們不知道這場政變的一些細節,但是從事後土耳其政府的舉措也能略為推測出一些梗概。

位於土耳其的斯里克空軍基地因為其地理位置的關係,一直是美國與北約在歐洲南部黑海一代以及中東地區軍事行動的樞紐。2003年3月20日,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對伊拉克發動戰爭,這場戰爭中得以讓聯軍持續進行空中打擊任務的,正是位於土耳其的因斯里克空軍基地。當時這裡常駐有上百架的包含F-15、F-16以及空中加油機與海軍的EA-6B電戰機等各式飛機,這裡的空中武力封鎖了整個伊拉克北部的禁航區。

B-61小型核彈,當量為300噸到34萬噸TNT不等。美軍現時在空軍基地的地堡中仍存有50枚B-61核炸彈,足以令500公里外的南俄地區工業及石油生產遭到重創。(網絡圖片)

 

土耳其作為美國與北約長期的盟友,以及對抗俄羅斯的前線,在封鎖俄羅斯黑海地區活動以及南部邊境上有著非常重要的戰略價值,美軍在因斯里克空軍基地更部署了50枚空載B61 核彈頭炸彈,只要從這裡起飛,美軍戰機便能以低空滲透的方式,躲過俄羅斯的雷達偵測,長驅直入巴庫地區重要的油田區。

基於歷史的因素,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知道自己不能信任美國,也不能完全信任俄羅斯,一旦敘利亞走出內戰,完成統一,國家重建後土耳其就會永遠地失去擴張的機會。庫德族的問題不過是一個藉口罷了。如今美國與土耳其的關係因為累積的怨懟與不滿,除了不賣F-35之外,現在也考慮以更強烈的貿易與金融手段對土耳其施加壓力,而國家財政恰恰是土耳其目前最脆弱的要害。歐洲又懶又多嘴的外交方式,只是難民問題,土耳其就可以讓歐洲每天晚上睡不著。剩下來的真正問題是,普丁在維護敘利亞的主權上有多大的決心。

埃爾多安不顧北約反對仍要購入S-400防空導彈系統,有說法是指土軍需要一支獨立於北約系統的防空設備,以免美國介入前先讓土國的預警和防空能力無效化。(網絡圖片)

 

文章刊載於作者面書專頁,輕新聞獲授權轉載。轉載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呂琪:觀鱗辨龍——中國第四代主戰坦克亮相?

  近日,網上有一段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