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美國暗殺伊朗戰爭英雄的真正目的

【博評】邱世卿:美國暗殺伊朗戰爭英雄的真正目的

被美軍無人機炸毀的汽車,蘇萊曼尼當場身亡。(CNN照片)

直至今天(本文發表於星期日早上),美國對各界釋放的訊息非常矛盾,一方面擔心伊朗的報復行動而增派部隊,一方面放話警告伊朗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會攻擊其52個目標。不過目前看起來,即使是傳統美國盟友,對於美國這次對伊朗的攻擊都十分無法理解,即使是在中東最支持美國策略的英國,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足夠強烈的聲明,會站在美國這一邊(英國最新的聲明是諒解美方的行為,不過沒有提到出兵協助事宜)。

雖然許多媒體營造出一種「這是美國與伊朗的戰爭」這種意象,來解釋伊朗高階將領在伊拉克遭到空襲的合理性,但實質上,這是一種空中暗殺的行為,因為伊朗只是遭到美國制裁,雙方並不是交戰國

不論蘇萊曼尼在美國人心中如何,他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兩地協助抗擊伊斯蘭國軍的行為,足以為當地很多什葉派伊斯蘭教徒及一般平民所儆仰。(網絡圖片)

 

即使是國際法庭,也需要經過形式上的程序才能定罪,更不要說「聖城軍」的指揮官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是否受到美國任何確切證據指控,而必須採取暗殺的方式將其與人類社會作物理上的「隔離」。

儘管美國總統川普表示,是他下令對蘇萊曼尼發動空襲,因為這項行動阻止了一場戰爭爆發。川普指出,蘇萊曼尼當時正在對美國外交官和軍事人員進行迫在眉睫的險惡襲擊,「我們將他逮捕並終結了他。」川普還說,美國不尋求與伊朗開戰,美國的行動是為了阻止戰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伊朗總統魯哈尼的衝突,究竟會以甚麼方式收場呢?根據過去的經驗表明,伊朗的溫和改革派還是受罪居多。(網絡圖片)

 

但一如作為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的藉口 – 大規模毀滅武器一樣,人死了,證據也就沒有必要了。殺死蘇萊曼尼的問題,不在於他是伊朗「聖城軍」的最高指揮官,而是蘇萊曼尼在伊朗民間享有崇高的聲望:一個愛國者,二伊戰爭的老兵。

川普不是傻瓜,現階段美軍與伊朗開戰,如果沒有萬全的準備,絕對不可能如當年打伊拉克或阿富汗這麼簡單,尤其是在激發出伊朗民間強烈反美的情緒之後……哀兵必勝這個道理,用腳膝蓋都知道,伊朗可不像伊拉克或阿富汗,因為族群問題可以那麼容易的從內部分化。

而冒險用可能引發戰爭的方式來阻止戰爭,我想……中情局、五角大廈以及國務院的某些人,對於川普想要美軍撤離中東的計畫,有著很大的不滿,現時國防部已乘機派遺過千名部隊前往中東地區。(根據部分消息顯示,至少一個團的遊騎兵部隊正空運到中東地區……)

CBS關於蘇萊曼尼死訊的報道。

 

若果三地的什葉派 / 非遜尼派政府能穩定下來,那一個人口、資源等均相當豐富的什葉派新月地區將會成形,對整個地區的地緣戰略影響可想而知。(網絡圖片)

阻攔伊朗崛起的地緣意義

當蓋達組織、ISIS 這些遜尼派極端組織掀起中東的戰火時,伊朗的聖城軍與什葉派民兵起而抵抗。若論到仇恨,恐怕蓋達組織與ISIS 對蘇萊曼尼的敵意要更甚於美國。然而,恐怖分子都殺不死,不斷穿梭往來於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的蘇萊曼尼,卻死於美國無人機的一次暗殺。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如果美軍撤出中東地區,那麼蓋達組織與ISIS 殘餘份子未來將很難與支持什葉派的民兵以及聖城軍對抗,如此的話,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以及伊朗將會連成一個新月狀,以什葉派及非遜尼派(例:敘利亞的阿拉維派及黎巴嫩的聯合政府)主政的聯盟,而這個新月包住了沙烏地阿拉伯。

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對外宣稱的主要戰略目標就是為了消滅ISIS,伊朗聖城軍以及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民兵,他們的目標也同樣是消滅ISIS,理論上雙方都是友軍,而且事實上在美軍與伊拉克政府聯合收復摩蘇爾的行動中,也請求過什葉派民兵的支援,但最後結果還是暗殺了蘇萊曼尼。若要說只是單單為了石油的利益,我是很難相信的。

 

得益於王政時代的現代化政策及由美國引入的教育體系,伊朗教育系統的水平在中東只僅次於土耳其。圖為謝里夫理工大學校址,1966年成立,是巴列維時代高等教育擴展的佼佼者。這大學仿效麻省理工,現時在工程科學、資訊科技研究與其他純理科學(物理、化學等)領域上在伊朗是首屈一指的,在中東及亞洲地區也是名列前矛。(網絡圖片)

 

除了在一連串包括廢除伊朗核協議,陳兵國門以及極限施壓的經濟制裁背後,整個壓制伊朗的企圖,我想應該有個更深遠的目標與更合理的解釋。如果您仔細看一下中東的地圖,應該會有一些感覺:如果這三個國家,在未來20年逐步工業化,而沙烏地阿拉伯等遜尼派國家因油源逐漸減少而經濟衰退的話,那麼整個中東力量的分布將會往這三個國家傾斜。偏偏這三個國家在未來,幾乎沒有成為美國盟國的可能,而這裡距離亞洲、非洲、歐洲幾乎都是同等的距離。

王政時代的伊朗是中東第一個擁有第四代戰鬥機的國家,而且擁有的是當中的高端貨F-14A。王政時代的伊朗曾被美國扶植為中東地區西方利益的”左右護法”之一,足以護明美國本身也認識到伊朗本身的潛力。(網絡圖片)

 

一個離亞洲、非洲、歐洲幾乎同等的距離的地方,一個人類早期文明的發源地,一旦工業化與現代化之後,她就具備了先天上貿易與戰略的優勢,而且無法抑制。更不好的消息是,伊朗的山區產鈾礦。除非消滅伊朗,否則就如同北韓一樣,她遲早會擁有核武器。

如果我們把時間的觀察維度拉長,10年、50年、100年就會看出這個地區的潛力,而不幸的是,這個地區也是最反美的地區。

我不知道我的觀察是不是正確,我只是想用我的角度看這起事件的背後,有沒有更合理的解釋。

編按:伊朗至此宣佈不在履行任何核協議,不過伊朗暫時都不具備鉟的大規模生產能力,離核武器其實還有異常漫長的路。(網絡圖片)

 

 

文章刊載於作者面書專頁,由兩篇文章綜合而成並輕新聞獲授權轉載。轉載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對美國演習「活捉」金正恩的解讀

不知道是否是刻意的安排,在時隔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