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阿富汗 內戰與毒禍的延續?

【博評】邱世卿:阿富汗 內戰與毒禍的延續?

當世人仍然專注新冠疫情之時,美軍和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前後,忽然發生多宗針對美軍的襲擊。照理塔利班亦想美軍盡快離開,好讓盡快剷除政府軍奪回政權。究竟這些襲擊是塔利班、還是諸如政府軍、軍閥甚至塔利班內其他非主流派勢力?這點不得而知。(網絡圖片)

 

在美國以一種隱晦且曖昧不明的方式承認阿富汗戰爭失敗之後,阿富汗正逐漸朝全面爆發內戰的方向前進:即便三月底美國國務卿龐佩奧秘密飛抵喀布爾,並且勸說阿富汗總統甘尼對塔利班的態度要放軟,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並不是為了現在喀布爾的阿富汗政權好,而是希望甘尼不要成為美國與塔利班之間和平協議的絆腳石。

現在位於喀布爾的阿富汗政府人心惶惶,因為誰也不知道美國與塔利班的協議,究竟涉及阿富汗內政到何種程度;如果美國能應塔利班的要求,越權主動幫喀布爾政府同意釋放關押在監獄裡的殺人犯,那麼接下來還會有什麼交易誰都不奇怪。

編按:在阿富汗,莫說政府軍不穩,塔利班所在控制區也不甚穩固,原軍閥與部落勢力也有巨大影響力,中間還有仍然強大的軍閥力量或雙方都管不到的地帶,形成一種詭異而脆弱的平衡。(網絡圖片)

 

目前的阿富汗政府是由美國與西方國家於911事件爆發,以軍事行動入侵阿富汗,在擊敗塔利班後一手建立起來的,對於塔利班來說,只要喀布爾政府存在,就是一種對塔利班的屈辱,儘管表面上不說,但大家都知道,這二者之間是不可能和平共處的……

私種鴉片的情況在蘇軍入侵阿富汗的中期開始大幅上升,至阿富汗內戰開始時更是變本加厲。2000年開始塔利班政權在聯合國協助下開始禁種鴉片,但沒多久塔利班政權倒台,加上經濟極差且各地軍閥橫行,鴉片種植再度暴增。事實上對不少經濟不佳且土地貧瘠的亞洲國家而言,由於鴉片能製毒品及多種葯物 / 鎮痛劑,種鴉片的確比種糧食獲利更多。部分地區的鴉片甚至變成某種意義上的硬通貨,例如民國時期的大西南地區、金三角地區等。(網絡圖片)

連年毒禍何時了?

當然,伴隨內戰很有機會爆發,跟著來的可能又是另一個不小的影響:根據聯合國調查的資料,阿富汗境內鴉片的產量,自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以來,除了當年2001年因為戰爭直接的影響產量很低之外,其餘每年都以驚人的比例成長,現在阿富汗境內所生產的鴉片已經佔有全球鴉片毒品市場的7成以上。

在戰爭之前的塔利班政權嚴格禁止私人種植鴉片(不過仍禁而不絕,而且嚴格來說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仍是群雄割據的地步,至2001年中時,能完全控制的也只有全國60%土地),但在塔利班被擊敗後,新成立的喀布爾政府卻無法控制各地的軍閥禁止種植鴉片,因為鴉片是一種”經濟作物”。因此也造成阿富汗年輕人口染上毒癮的比例急速上升,而且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阿富汗的罌粟田,歐盟原本想和阿富汗中央政府合作,以發牌方式限制農民種植,然而由於鴉片是軍閥與地方收入的重要來源,加以與塔利班的衝突愈來愈激烈,幾無成效。現時大約只有印度、土耳其及波里維亞政府有發牌給少數農民種植鴉片,中、英及部分歐洲國家只准一間公司在一個農場種植,作為生產醫療用品的原材料用。(網絡圖片)

 

阿富汗本來就是罌粟的原生產地,只要把種子往山谷一撒,隨便一長就是一大片,比其他農作物還不需要照顧。因為戰爭與經濟的影響,農民們沒有別的收入,種植罌粟只能是唯一的辦法。

而阿富汗生產的鴉片,也是美國與歐洲近年來國內街頭大量流動鴉片類毒品的源頭。在司法機關的調查中,經由軍事運輸以及士兵們攜帶回國的鴉片數量始終是個黑數……而隨著內戰可能再次降臨,為維持內戰開支,進一步加據鴉片種植可說難以避免。

 

 

文章刊載於作者面書專頁,輕新聞獲授權轉載。轉載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博評】陳景祥:歷史教育所為何事?

中學文憑試歷史科因為一條關於中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