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頁岩氣產業危機下的美俄能源出口博弈

【博評】邱世卿:頁岩氣產業危機下的美俄能源出口博弈

美國本土的頁岩氣井。由於鑽井施工時需要更大範圍,周圍的植被都會被清空。(網絡圖片)

 

 

美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 IEEFA)於12月5日發布新的研究報告指出,美國頁岩油產業的財務困境變得越來越難以忽視,尤其是阿帕拉契山區的鑽探公司處境最為糟糕。

(資料來源:Shale’s Debt-Fueled Drilling Boom Is Coming To An End)

在全球最熱門的Permian 頁岩盆地,該地區的就業增長率落後於整個德州整體水平,而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在難以證明依賴借貸鑽探的實際獲利情況下,對頁岩油行業的資金審查也日趨嚴格,這使得該行業的整體薪資水平也一併縮減。

由價格走勢可見,美國幾大公司的頁岩氣價格已大幅回落至2015年的水平。(網絡圖片)

 

一份 IEEFA 的分析發現,阿帕拉契山區七大石油與天然氣商,單單在今年第三季就燒掉了約5億美元資金,過去五季以來卻經常無法創造正向的現金流。

分析顯示,在第三季中這七家業者中有五家的現金流是負的,分別是Antero Resources、Chesapeake Energy、EQT、Range Resources及Southwestern Energy。只有Cabot Oil & Gas及Gulfport Energy 有正的現金流。虧損越來越大,使得頁岩油氣得產量的成長卻越來越大。

其中一個頁岩氣氣鑽井。這種鑽井會向下鑽3-4公里的洞,然後再鑽一個約一公里長的橫向洞,穿入目標頁岩中。之後鑽井設備搬走,工作人員會塞進炸葯並炸裂頁岩,再打進高壓的水、細砂、潤滑及防腐化學物,壓破裂縫並釋放氣體出來。氣體供應會持續一至兩年高峰,之後便大幅減少,此為“水力裂壓法”。若頁岩氣價格太”賤”,唯一減產的方法就是不再開新井,讓已開井的供氣慢慢降下來,面對市場價格的零活性其實不高。(網絡圖片)

 

儘管該行業承受巨大的壓力,但是市場中天然氣的價格卻急遽的下跌。亨利港(Henry Hub)的天然氣期貨與去年同期相比下,價格下跌了18%,賣得越多,賠得越多。

我們現今距頁岩氣革命和石油行業已經發展了十多年了,雖然這些公司的虧損問題嚴重,然而更糟糕的是,發生虧損的並不是這個產業的落後者;她們全都是該地區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生產商。

面對這樣的情況,資本市場如今對於頁岩油商變得愈來愈不友善,而頁岩油鑽探產業唯一的應變方式就只能是減產。IEEFA直指,賓夕凡尼亞州10月發放的探鑽執照已較去年同期大減一半之多。遭到閒置的鑽油井和被裁的工人數量也持續增加。

單單是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液化天然氣的量已達1000億立方尺以上,為美國出口總量的10%左右。(統計表來自以下網站)

 

 

美國頁岩天然氣產業正面臨10幾年來越來越大虧損的同時,美中貿易戰也將戰火燒向天燃氣出口:頁岩氣革命令美國出口能源的產能大增,而數年前由於急需減少燃煤以減輕空氣污染問題,同時亦可減少中美貿易逆差,中國也開始大量入口美國天然氣,至2017年已達美國總天然氣出口的第三位。然而由於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除除停止購買美國的液化天然氣 / 頁岩氣,亦改以採購俄羅斯的管道天然氣作為應對;與此同時,俄羅斯經由波羅的海鋪設的北方二號線天然氣管道也在加速進行,一但北方二號(也有人叫北溪二號,英俄名稱分別為North Transgas / Северный поток)關線完工後,由於美國的進口液化天然氣成本無法與俄羅斯管道天然氣競爭,未來德國乃至於整個歐洲對美國的液化天然氣需求勢必劇降,因此這項工程就成為美國現在的眼中釘。

北方2號天然氣管的走線,基本上和一號一樣,連接聖彼得堡附近的烏斯季-盧加地區(Ust-Luga)和德國東北部的格萊夫斯瓦爾德(Greifswald)。圖上為陸上與海上氣管的鋪設情況。由於不用在處理站冷凍再裝船,也不需專用的LNG運輸船,陸上氣管運送效益比船運好得多。(網絡圖片)

 

雖然拜頁岩油產業,美國成為石油及天然氣輸出國,但是出口必須有市場,已開採的天然氣儲存成本又遠高於石油,一但失去市場,就意味著國內的頁岩油商會遭到雙重的巨額損失,這將使得情況雪上加霜。

由於俄羅斯根本無視美國的制裁,因此美國計畫針對與俄羅斯合作北方二號線天然氣管工程的相關德國企業祭出制裁。檯面下則發動歐洲各國,結合原本東歐以及波羅的海的前蘇聯國家,從輿論、政治、經濟以及宣傳上發動攻勢,希望能使得管道工程延遲完工甚至取消這項計畫。

當美國國內產業遇上巨大困難(不論是自身問題或外部競爭使然),就會成為以制裁或貿易戰形式打擊外部相應行業對手的強力誘因。

近地表的油頁岩。由於很快揮發掉,這種近地表或暴露地表的頁岩氣田很少被發現,另外不講開採價值問題,由於施工工程較複雜且一個氣井的供氣未必足夠,需同時開採多井,而且天然氣更易經地下水滲漏,頁岩氣的碳排不單較一般天然氣大,而且也相當”環境不友好”。(網絡圖片)

文章刊載於作者面書專頁(12),輕新聞獲授權轉載。轉載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為「棺材論」致歉 袁國勇:太緊張疫情

【香港輕新聞】目前香港每日新增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