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博評】金泫松:半島局勢已稱「暖戰」 韓爭指揮權用意深長

【博評】金泫松:半島局勢已稱「暖戰」 韓爭指揮權用意深長

朝鮮半島的形勢,雖尚未進入「實戰」或「熱戰」的階段。但已超越「冷戰」,更遠非「口水戰」,可以形容為「暖戰」(warm war)。這意味着,真刀真槍、飛機大炮、導彈以至核彈的戰爭,已是一觸即發,無人可以掉以輕心,尤其是半島南北兩邊的居民,難免會有惶惶不可終日之心。

由於形勢十分嚴峻,戰爭其至核戰隨時開打,美韓兩軍於12月4日至8日出動230多架各型戰機(包括可投擲核彈的B1B戰略轟炸機)進行名為「警戒王牌」的聯合軍演,再加上日本《產經新聞》引述日本記者加賀孝英的消息指,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本月18日前後,將落實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為目標的「斬首行動」。現時當然無法證明此消息的真確性,但在朝鮮當局或金正恩眼中,那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此,在美韓聯合軍演展示「空中打擊力量」的這幾天,金正恩前往中朝邊境地區的慈光道滿蒲市和三池淵郡,視察鴨綠江輪胎廠及馬鈴薯粉廠。原因不言而喻,倘若真的爆發戰爭,中韓邊境地區的安全程度肯定比平壤地區要高得多。

說到軍事或戰爭,自不免聯想到軍隊,武器、官兵之類。韓國總統文在寅近日在青瓦台(總統府)宴請數百軍官,並發表講話,除了他一貫主張的不得韓國同意就不容許美國對朝鮮「先發制人」開戰,他的講話還有兩個重點:一是面對朝鮮不斷的挑釁,包括核試、射彈等,韓國也必須壯大軍隊,應對朝鮮可能的施襲入侵;一是韓國有必要取回至今仍掌握在美軍手中的軍事指揮權。

這兩者其實均不難理解。前者,當敵方一再進行軍事挑釁時,自身不擴大軍隊和增強軍力,怎麼行?後者,雖然文在寅強調韓美聯盟是基礎,但軍事指揮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總是主動得多,也能控制軍事行動的程度可以去到多遠。筆者認為,取回軍事指揮權的要求完全合理,因為韓國就地處半島南半部,真正擁有半島和戰的發言權。

韓國之提出要取回軍事指揮權,另有一個不足為外人道、不便宣諸於口的原因:特朗普上台後的表現,絕對是「主戰派」,例如公開宣稱要「徹底摧毀北韓政權」、給金正恩起花名「小火箭人」、表明「怒與火」、說「炮彈已上膛」等,擺出一副「隨時動手」的姿態。要不是韓國及文在寅堅定地反對開戰,恐怕半島早已戰火重燃。這就是軍事指揮權在美軍手中的風險了。須知,特朗普成為總統,是美國三軍總司令,他有權下令對朝「開打」。

再深入一層看,文在寅堅決「反戰」,一方面是戰禍一起,韓國生靈塗炭,幾十年經濟建設成果毀於一旦。倘若朝鮮施以核襲,則韓國更是死人無算,更影響此後幾十年之光景。南北韓只是「三八線」的「一線之隔」,況且空氣無疆界之分,北韓若對南韓投擲核彈,相信必以首爾中心區為目標(金正恩曾說過,要用核彈將首爾變成「一片火海」),而首爾離(三八線)只50多公里,核污染、核子雲飄至北韓是誰也阻止不了的事,其結果豈不是「害人害己」?

另一方面,文在寅的「反戰」立場,也因為在他看來,韓朝兩邊本是「同一國家,同一民族」,不應該互相「殺來殺去」。而且,相同的理由,假如美國在朝鮮進行核攻擊,核污染、核輻射也會對南韓構成不利及不安全的壞影響。半島若再重燃戰火,即使只是常規戰爭,無論對南對北,那絕對不是甚麼好事。

文在寅要取回軍事指揮權,說得再直白一些——特朗普的行事作風,被國際社會形容為「狂人」。將韓美聯軍的指揮權放在一個「狂人」手中,那就難保不會「出事」。相信這也是韓國和文在寅擔憂之處。

當前,半島上空已是戰雲密布。朝鮮曾透過俄羅斯表示,願意與美國直接談判。美國的答覆是朝鮮必須先放棄核計劃。看來,談判是難上加難。避免戰爭也是千難萬難。有消息指,明年2月平昌冬奧期間,朝鮮可能再射彈。又有國際問題專家稱,半島之戰可能在兩個月內爆發。總之,半島形勢極之嚴峻,有關各方(美、韓、朝、中、日、俄)以至東北亞地區居民,都應作好隨時開打的心理準備。但真正開戰,同樣有諸多難處,權衡利弊,還是和平為好。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金泫松 김현송
香港輕新聞特邀作者,關注朝鮮半島問題,資深傳媒工作者。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呂琪:第三次抵消戰略——智能改變戰爭(下)

  本質上說,美國正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