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投稿】金泫松:韓國獨島軍演防日本奪島

【投稿】金泫松:韓國獨島軍演防日本奪島

編按:作者主要闡述韓國方面對於獨島(竹島)的觀點。對日方觀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日本外務省網站:「韓國主張基於朝鮮古文獻記載,該國自古以來已對『鬱陵島』與『于山島』這兩座島的存在有所認知,其『于山島』正是現今的竹島。然而,實際上並未發現任何朝鮮古文獻中,顯示于山島即是現今竹島等可證實韓方說法的具體證據。」

不久前,韓國六位國會議員登上獨島,這當然包含支持領土主權和國家安全的用意,表達韓國民眾的愛國心。隨後,日本對此提出抗議,因為自二戰日本無條件投降及1948年8月15日宣告成立大韓民國政府後,日本一直宣傳獨島是日本領土,並稱之為「竹島」,這便是日本抗議的「理據」。

此前,即8月25日,韓國一連兩天出動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及海警,包括十架戰機和十艘軍艦,內有神盾艦,在獨島周邊一帶進行海空陸聯合軍演,名為「東海領土守護演習」,擺明「護島」的決心,以防日本「奪島」企圖。

日本至今對二戰的罪責躲躲藏藏,韓國對日本的侵略不可不防。與此同時,日本也進行軍演「防韓國入侵」(編按:靜岡縣舉行的「富士綜合火力演習」以假想離島被攻占後展開的搶灘反攻)。這就使因賠償戰時韓國勞工所引起的日韓矛盾,進一步升級。日本發動貿易戰,兩國關係更見緊張。據此,韓國方面也不能不和不得不對獨島的安全加強護島及防範。

自古以來獨島就是韓國(朝鮮)的領土,獨島古時曾稱「于山島、三峰島、佳池島、席島」等。1706年,鬱陵郡守沈與譚在《報告書》及朝鮮時代最後一任知事黃玹所著《梅泉野錄》中最先採用「獨島」之名。此後則各種歷史文件或著作均普遍採用「獨島」這一名稱。

其實,還有更早的歷史文獻可證實此事﹕公元512年,新羅智證王13年,獨島已列入韓國(朝鮮)領土。當時,由鬱陵島和獨島組成古代海上小王國即「于山國」。相關史實可見之於1432年的《世宗實錄地理誌》、1481年的《東國與地勝覽》等古籍。1737年法國著名地理學家唐維爾所著的《朝鮮王國全圖》,已將獨島劃入朝鮮王國領土版圖。1531年編綦的《新增東國與地勝覽》所附地圖,已將獨島繪於鬱陵島西側,也正是強調獨島是韓國(朝鮮)的領土。

再來看看日本的歷史證明﹕1667年的日本官方文獻《隱州視聽合記》,已記錄列明鬱陵島(日本時稱竹島)和獨島(日本時稱松島)為「高麗領土」。日本學者林子平於1785年編輯的《三國接壤地圖》,以顏色區分國家,日本為綠色,朝鮮為黃色,圖中鬱陵島和獨島均為黃色,且註有「朝鮮持有」文字。那麼,獨島的歸屬還有疑問嗎?

 

日本學者林子平於1785年編輯的《三國接壤地圖》局部(網絡圖片)

 

獨島/竹島實際位置,上為南韓的鬱陵島,下為日本的隱岐群島

1592年至1598年,日本倭寇曾多次入侵鬱陵島,朝鮮王國政府曾實施「空島」政策,鼓勵並協助島民遷離。但就算如此,當時的日本德川幕府仍認定鬱陵島和獨島是「朝鮮領土」,並禁止日本人前往捕魚。1868年,明治政府推翻德川幕府,但依然承認上述二島是「朝鮮領土」。1876年,日本島根縣有意將鬱陵島和獨島劃入版圖,翌年3月20日,日本太政官(總理大臣)下令:「提醒稟議的鬱陵島(竹島)和獨島(松島)與日本無關,對此要明確認識」。當年4月9日,內務省發文訓誡島根縣。

幾十年來,日本千方百計想「奪島」,怎麼有可能?日本若入侵獨島,韓國必全力保衛。二戰後韓國多次在獨島及附近海域進行軍演,目的很清楚,就是「護島」,「官民同心,保衛獨島」。最近一次的海陸空聯合軍演於8月26日結束,韓國國防部當天即宣布,將盡快再舉行同類的大型「護島」聯合軍演。筆者希望,為韓日友好,為東北亞和平,日本不要再就獨島的領土主權進行挑釁了。

文章不代表本站立場

【來稿】獨島自古以來就是韓國領土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金泫松 김현송
關注朝鮮半島問題,傳媒工作者。

Check Also

【博評】William: 重製版《銀河英雄傳說》電影三部曲略評

  經過一年半的等待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