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陳景祥﹕保護香港 有何不可?

【博評】陳景祥﹕保護香港 有何不可?

如何應對當前武漢肺炎疫情,是對特區政府另一次考驗。反修例風波仍未平息,現在又來一場重大公共衛生危機,如處理不當,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將進一步受挫,政府的管治將會完蛋!

經歷2003年沙士一役,政府受慘痛教訓,疫情結束後,國際專家小組(由政府委任)、醫管局和立法會分別做檢討報告,查找不足,政府做了多項善後工作(包括成立衛生防護中心),設立傳染病預防和應變機制。累積上一次沙士的經驗,應有助政府應付當前的武漢肺炎疫情。

處理公共衛生危機,醫護專業的角色不可或缺,但更重要的,是政府的領導能力,因為很多重大決定都必須由高層官員拍板,然後調動協調社會不同團體參與,這些都不是醫護專業的職責範圍。2003年處理沙士疫情初期主要由時任衛福局長楊永強負責,後來情况愈趨嚴峻,才成立行政長官督導委員會,由特首親任主席,成為對抗疫情的總指揮部。

醫護界反應不慢 慢的是特首

當武漢肺炎在內地開始擴散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仍在瑞士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她回港後主持記者會,就被問到為何不縮短行程回港主持大局。

公共衛生危機需要最高層官員拍板作一系列決定,如特首警覺性高,她應第一時間取消瑞士所有行程立即返港,這中間相差或許僅一兩天,但武漢肺炎由內地官員指「可防可控」到爆發個案直線急升,也不過是幾天之間的事!

政治領袖必須知所輕重,盡快在危機未擴大時作重要決策,安定人心。很可惜,特首似乎並未把握得住當前在疫症肆虐下的本地民情!

醫護界繼續發揮一貫專業本色,袁國勇教授赴內地了解武漢疫情實况;衛生署把監測呈報範圍由武漢市擴大到湖北省;醫管局則制訂圍堵傳染病策略,實行「早通報、早隔離、早化驗」。這些都是醫護界在職權範圍內可以做的工作,更重要決定如是否停課、封關,就只能待特首回港之後作決定。相比之下,醫護界反應並不慢,慢的只是特首的政治決策。

行政長官在上周六公布6項防疫措施,最引起爭議的「應否封關」,特首沒有決定,只是無限期暫停來往武漢的航班,及擴大所有來自內地者的健康申報至所有口岸;到周日,政府再宣布由周一凌晨開始,除香港居民外,所有湖北省居民及任何過去14日到過湖北的人,均不獲准入境香港,直至另行通知。

依法行使封關權 何懼「得罪」內地?

政府曾指封關「不適宜和不切實際」,但輿論的批評,是指政府不敢「得罪」大陸,因「切斷」跟內地往來在政治上並不正確。事實上,自從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之後,內地有些城市已實施封城,禁止一般民眾進出,希望藉嚴厲隔離行動阻截病毒擴散;在非常時期,是否「傷害同胞感情」已不在考慮之列,連內地城市都要用上江湖救急的方法,香港又何須考慮「得罪內地」的問題!

香港現在的《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是採用世衛組織的《國際衛生條例》有關措施及相關條文制訂,第7(1)條訂明食物及衛生局長可為以下目的訂立規例:(a)防止任何疾病、疾病的來源或污染傳入香港、在香港蔓延及從香港向外傳播,以及(b)預防任何疾病。可見香港已經具備「封關」(防止疾病傳入香港)的法律基礎,依法行使這項權力,又何懼被質疑「得罪」內地?

湖北省現有3個城市整體檢疫隔離,是內地防疫史上罕見的做法,顯示疫情非常嚴重,武漢是在1月23日上午開始封城,其餘鄰近的黃岡市和鄂州市也宣布封城防控疫情;內地城市為了自救,不得不使出極端手段,特區政府又何須猶豫不決?

對抗疫情是否有效,很視乎政府的措施能否取信於民、得到市民支持,除了醫護專業的投入,政府果斷決策也很重要。反修例風波開始,港人普遍對政府的觀感是「沒有上面指示,特區政府就不敢做」,很多人認為,政府不願封關也正是這個原因!

隔離懷疑受感染者,是截斷傳染病最有效方法,不然武漢等城市也不會「出此下策」。縱使武漢封城受到某些專家質疑,認為有不少漏洞,然而這種雷厲風行的方法令民眾看到政府的決心,可以贏得民眾支持。

特區政府封關同樣會有各種漏洞,但並非不能解決,一旦實行,卻可顯示特區政府的自主性和抗疫決心,爭取醫護和一般民眾支持。

為何要向國務院求助買口罩?

從反修例風波起,特區政府就受到批評,認為一切重要決策都要仰北京鼻息,或刻意要「擦大陸鞋」。

例如口罩供應,行政長官在上周六記者會上表示,會「致函國務院,希望中央提供協助」。香港某大企業早前公布會斥1,000萬元,購買口罩等,免費派發給員工和基層市民。私人企業都可以自行購買大批量口罩,為何政府卻要向國務院求助?在很多人眼中,政府要求內地伸出援手,只是希望顯示中央「關顧香港之情」,其實並沒實際需要!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內地現在因疫情擴散而陷入水深火熱之際,提出求助買口罩只會添煩添亂,行政長官到底安的是什麼心?

如不先護港人利益 措施難獲支持

很多人擔心公營醫療體系能否應付嚴峻疫情,醫管局卻在周一記者會上表示,因急性傳染病而入住公眾病房的非本地居民,若符合呈報機制需被隔離,病人毋須繳付任何費用(周二政府宣布向非符合資格者收費)。這項規定本是應對大型傳染病爆發時的安排,原意是希望受感染人士就診,現在卻被視為讓內地人可合法利用本地公營醫療資源作診治,卻要由香港納稅人付鈔。

回歸以來兩次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均源自內地,這次武漢肺炎的通報和透明度雖然比2003年沙士已有極大改善,然而今次事件同樣有證據顯示,地方官員在事發之初仍知情不報,錯過及早防止疫情擴散的時機。很明顯內地官場仍沒汲取沙士一役教訓,香港則一而再地成為受害者。

這次醫護界強烈反彈,認為必須在源頭上堵截、限制內地人入境,方能有效控制和應付疫情,政府如不採取果斷措施堵截,醫護界或許會以罷工作抗爭。

政府處理武漢肺炎危機,如把握不住民情,不先保護香港人的利益而作果斷決定,一切措施都很難得到香港人認同和支持。應付公共衛生危機,港人對醫護人員充滿信心,但對政府卻充滿懷疑和質疑!

應向中央爭取知情權

立法會有關調查沙士的專責委員會報告(2004年)提出建議,認為有效的傳染病監察系統不應只依靠正式渠道獲取官方資訊,亦應容許包括非正式渠道如傳媒、互聯網、學術渠道及本港醫院和其他機構的內地及海外網絡。

國際專家指出,新聞報道提供更多資訊、增加透明度,可以有效減低疫情的影響;另外非政府組織(NGO)的宣傳和教育工作,也是預防和對抗傳染病蔓延擴散的重要組織,恰恰在內地新聞自由和非政府組織都發揮不了預警和監督功能,一切資訊仍集中在政府官員手中。以這次武漢肺炎為例,內地媒體指武漢當局坦白透露疫情,是在習近平主席1月20日發出指示之後(1月1日武漢市公安官方微博仍聲稱有人在疫情問題上造謠)。要最高領導人出手才能令疫情真相公諸於眾,香港又怎能藉非正式渠道的交流得到真確而有用的信息?

經此一役,特區政府應向中央爭取的是知情權,以後每當地方傳出有疫情時,香港可第一時間到當地了解情况,掌握最新資訊,不要再蒙在鼓裡,如此方能避免一而再地出現疫情失控的悲劇。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Check Also

【博評】邱世卿:倖存者偏差與決策扭曲

  我們在擬定策略的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