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陳景祥﹕自保自救

【博評】陳景祥﹕自保自救

應付當前的一場公共衛生危機,本應有機會令特區政府「翻身」、重新爭取港人支持,可惜特首一再錯失機會,反令政府陷入更深的危機!

行政長官周一宣布,會進一步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等口岸,只保留開放機場、深圳灣口岸和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以盡量減少出入境人流。

表面上看,政府是「從善如流」,因為1月28日政府宣布局部封關,只關15個口岸中的6個,以及暫停高鐵及城際直通車所有班次。但6個完全封閉的口岸只佔出入境管制站入境人次總數的11%,對「阻截源頭」作用不大。

現在仍然保留的機場、深圳灣和港珠澳大橋,入境旅客數字都偏高。以1月27日入境人次計,總人次為219,066,機場佔最多(53,288),深圳灣第三(32,779),港珠澳大橋第五(18,302),合計104,369人次,3個口岸人次中,港人佔75%;16%是內地人,數目也達16,814人次(參考1月28日《明報》、入境處1月27日出入境旅客流量統計數字)。現在首要任務是嚴防疫情擴散,每天近2萬內地人次入境,很明顯是一大漏洞!

「封關」訴求不複雜 重點是禁來自內地者

所謂「封關」,特首是愈說愈糊塗,一時說封了關港人就入不了境,一時又說世衛規定不能歧視某類人……其實「封關」的訴求並不複雜。

(1)所有來自中國內地的人士,不論其國籍(包括內地人和外國人),一律禁止入境;新加坡早前宣布「封關」,也是用這個原則:從2月2日開始,過去14天曾經到中國內地的旅客,無論國籍,禁止他們入境、或者過境新加坡。

(2)所有從中國內地入境的香港居民,入境之後都要自我隔離14天,政府可以利用追蹤器或抽查是否真正自我隔離,違例者要負刑責(政府周一記者會已宣布會用追蹤器。再進一步,可以加重違例者的罰則)。

(3)內地人如果有特殊理由需要進入香港,可以提出申請,由入境處按每個個案處理,入境後要隔離14天。有關安排直至疫情完全過去就會結束。

在非常時期,這是相當「粗暴」但卻有效阻止疫情蔓延的最佳方法,恍如戰爭時的堅壁清野,自傷但卻有效,是迫不得已的做法。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接受新華社訪問時就表示,對抗新型肺炎疫情,及早發現和盡早隔離是最有效方法。

封關,是要阻截從內地入境香港的人士,是針對入境者來自哪裏,而不是限制他們從哪個關口入境;故此,封閉15個關口之中多少個,其實不是關鍵,重點是來自內地的旅客(不論國籍)不能讓他們入境。香港居民則另作處理。

有人把「封關」說成別有用心,是港獨分子藉機針對內地人,這種說法是刻意把問題政治化!現在禁止來自中國內地旅客入境的國家愈來愈多,其中不少是中國的老朋友如北韓、俄羅斯,也有向來跟中國友好的新加坡、南韓、緬甸等(據Bloomberg統計,近日有30個國家和地區禁止航班飛中國內地),他們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肺炎,除了採取果斷措施別無他法。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首要任務都是保護自己的人民,其他都是次要。

對北京來說,能夠令疫情在香港的影響減至最低、盡量減少受感染和死亡人數,應是特區政府的最佳成績,其他因素根本毋須考慮。

特首每次宣布決定 都留下連串疑團

在「封關」上做得徹底、果斷,正是要顯示政府「壯士斷腕」的決心,偏偏特首每次宣布決定時,都留下連串疑團。現在「封關」卻留下3個口岸不封,「懷疑論」的分析是:

深圳灣是直通寶安機場的出口,各省擁有最多航班直通寶安機場,而寶安機場又有各種高級私家車直通香港機場;

至於港珠澳大橋,使用者大部分是商務客,私人用的車牌都是內地權貴,大橋不封,原因不說自明;

而香港機場不封,是因為內地人來港之後仍然可以循香港機場轉機直飛海外,是「特殊身分人士」出境的重要關口!

說白了,上述3個口岸不封,因為都是內地權貴的「窗口」,封不得,特首於是拒封!

如此「懷疑論」是耶非耶?特首在記者會上應該解釋,因為這關乎政府為何不全面封關、徹底截斷源頭的重要問題。現在疫情正在加速傳播、確診個案不斷增加,人心惶惶之際,民眾最關心的問題,特首必須給出明確答案。

政府要出面安定人心的議題還有很多。疫情蔓延之後,市民搶購口罩、在超市搶購食品,都是民心虛怯的表現,特首率眾高官見記者時,一定要提出解決方法、提供詳細的市場供應數字,不斷更新最新信息,以安民心,但對此政府表現並不積極。

內地客人數 與2003年不可同日而語

「封關」的訴求一直在拉鋸,但政府始終沒有逐一解答各方的疑問,仍然容許每日近2萬人次從內地入境,如何防止疫情不會擴散?醫護以罷工「脅迫」政府全面封關,背後理由就是不從源頭堵截,卻要醫護在前線拼搏,是捨本逐末。

醫護的訴求並非全無道理。有人比較2003年沙士時期醫護奮不顧身忘我工作,但這次武漢肺炎卻做「逃兵」!然而,事實的另一面是2003年還沒有自由行,內地香港的「緊密關係」不如今天;2003年內地訪港旅客為847萬人次,到2019年達到4377萬人次(去年因反修例風波來港旅客大跌,以2018年計,內地訪港旅客達到5104萬人次),以不同的簽注入境來港。以人數計不可同日而語,內地旅客激增,大大增加了控制疫情傳播的難度,醫護的擔心不是毫無道理的。

守住防線減創傷 是特首最重要任務

2003年沙士是「百年未遇」的疫症,全世界都束手無策,中國內地是沙士發源地,也是最大受害者,國際社會都願意合作共同抗疫。沙士之後,中國承諾在公共衛生體系上作出大改革、加強通報透明度,國際合作分享病毒的資訊和研究,做好預防和教育工作(嚴禁捕獵和食用野味)等等。

然而事隔17年,一場不明肺炎又再出現,發源地也是在中國內地,也有官員知情不報……這一次,香港又再成為受害者。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內地衛生部門到底有沒有認真汲取教訓?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但責不在香港,香港卻要付出慘重代價,不光是醫護,很多香港人都覺得「條氣唔順」!

香港無法阻止這場疫症發生,但事發之後自保自救,守住防線,盡力減少香港人的創傷,正是特首最重要的任務;可惜特首至今交出的成績,卻令人十分失望。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Check Also

【博評】邱世卿:倖存者偏差與決策扭曲

  我們在擬定策略的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