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陳景祥:以前捱餓 現在捱罵

【博評】陳景祥:以前捱餓 現在捱罵

踏入3月,中國開始轉守為攻,從疫情受害國轉身為救助國,主動向其他疫情嚴重的國家提供援助,習近平主席更展開電話外交,與歐盟、英國、法國、意大利、俄羅斯、伊朗等通電話,表達慰問。

疫情令中美矛盾更深

美國和歐洲的疫情在3月迅速惡化,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大幅上升,華府政客紛紛把矛頭指向中國,認為疫情向全球擴散,中國要負上責任。G20應對新冠疫情的特別峰會在3月26日以視頻會議形式舉行,會後公報雖然沒有爭議,但也非常籠統,中美爭議也沒有平息,反而進一步升級。

事實上,G20峰會前夕中國和美國就病毒名稱和來源地已不斷交鋒。美國曾在G7峰會上要求聯合聲明以武漢病毒稱呼新冠病毒,但遭各國拒絕,無法達成共識。特朗普總統近期「改口」,不再用「中國病毒」,但國務卿蓬佩奧仍沿用「武漢肺炎」,他在G7的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對衛生及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威脅,『武漢肺炎』就清晰表現出來」(參考〈肺炎疫情:G20特別峰會中美繼續爭拗,多邊合作路崎嶇〉,BBC中文網,3月26日)。

一場大危機,必定掀動一次國際權力大洗牌。中美對抗本來已經白熱化,新冠疫情令雙方矛盾更深,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目前的最大「共識」,是把中國視為敵人。美國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是對華鷹派,他力主中國要為美國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付出代價,並要求對中國進行國際調查,這些意見已成為華府政治主流。

看過一段視頻(不知其出處),主持說:中國人解決了捱餓,但仍然沒有解決捱罵!說的是中國雖然冒起,但把握不了國際話語權。中國在國內疫情稍為紓緩後積極援助其他國家,希望顯示出大國「高度負責」的態度,但在西方媒體眼中,這不過是「中共展開宣傳攻勢」,淡化把病毒傳到世界各國、在全球市場造成嚴重破壞的事實,是北京試圖塑造自己成為全球抗疫領導者的形象工程(參考《紐約時報》中文網,3月2日)。

美為疫後部署「國際新秩序」造勢

中國在2000年代初加入世貿,西方世界原意是以國際規範去改變中國,結果原意落空,變成了中國借助國際規範壯大實力,最後西方希望見到的中國民主化、自由化以至更徹底地融入西方主流的願望落空。百多年後,北京把「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發揮得淋漓盡致!

針對新冠疫情,西方媒體認為中國的管治系統未能及時應對及負起責任,在最初階段隱瞞疫情,然後是發放不實信息(把確診個案的真實數字「大打折扣」),誤導其他國家。

中美互數對方不是,絕非純粹口水戰,而是美國為疫情過後部署「國際新秩序」造勢,包括:

一、加快把生產回流美國,減低依賴中國(現在美國一些醫護用品有九成來自中國大陸)。

二、國際生產鏈跟中國脫鈎,鼓勵西方國家把生產搬離及減少依賴大陸。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尼布萊特(Robin Niblett)在〈全球化終點〉一文(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as We Know It)說得很清楚:「中國不斷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經激起了美國兩黨與其鬥爭的決心,意圖強力推動中國與美國高科技和知識產權脫鈎,並試圖迫使盟國仿效。為實現碳減排目標而施加的社會和政治壓力不斷增加,已經使許多公司對長距離供應鏈的依賴受到質疑」(How the World Will Look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Foreign Policy, 3月20日)。上述觀點,很能反映美國當前對華政策的盤算。

三、重建世界衛生組織。當前新冠疫情,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是中國以外西方國家狠批的另一目標,包括指他太偏袒中國,又太遲才宣布新冠疫情進入全球大流行,沒有帶動全球抗疫的領導能力。西方媒體指譚德塞來自埃塞俄比亞,該國接受大量中國經援,譚德塞「識做」,不敢開罪北京。

世衛上屆總幹事陳馮富珍是由中國全力支持勝出,現任譚德塞也跟北京關係友好,令西方國家認為世衛已淪為中國代言人,加上這次受多方責難,新冠疫情過後,美國肯定會提出要求改革世衛。

疫情把兩大陣營更清楚劃分出來

多年來北京都堅拒台灣加入世衛,但歐盟最近宣布和台灣合作研發快篩檢驗試劑和疫苗,可見西方國家已打破禁忌,公開繞過世衛自行其是。

可以說,這次新冠疫情把中美兩大陣營更清楚地劃分出來,美國為首的是歐盟、加拿大、澳洲、日本等「西方勢力」;中國一方則主要來自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人民網在2月2日刊出文章〈外國政要積極評價和支持中國抗擊疫情〉,文中提及的外國,都是這次支持北京的國家,包括俄羅斯、白俄羅斯、泰國、尼泊爾、巴基斯坦、蒙古、印尼、伊朗,還有突尼斯、喀麥隆等幾個非洲國家。

這些國家在西方主要媒體都是沒有話語權的,它們對北京的「積極評價」根本扭轉不了國際媒體的輿論主調;要為中國「捱罵」解圍,這些國家都幫不上忙。

中國的體制注定先天上無法跟西方主流建立的國際秩序融為一體;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國開始高調介入國際事務,在金融、貿易,以至地緣政治議題上都毫不掩飾地表露出要居於領導地位,並強調中國模式是世界管治的其中一個選擇,直接衝擊美國的獨尊地位。

美國的回應是逐步還擊,由奧巴馬年代以較間接的「重返亞洲」,到特朗普明刀明槍開啟貿易戰,繼而制裁中興、華為,中美全面「開戰」之勢已明,新冠疫情只是加深了彼此分歧,楚河漢界,下一步將是更徹底的分道揚鑣。中國捱罵的局面,相信很難改變!

跟祖國站同一陣線 香港無選擇

中國乘着全球化大潮全面崛起,新冠疫情加上中美對抗升級,有人預測全球化在疫情過後會告一段落;全球化未必破局,但或許會分成兩大陣營,一邊是西方國家及其同路人,另一邊則是中國、俄羅斯為首的聯盟,成為冷戰的2.0版;全球化的新規則將由兩大陣營協商制訂。

如果世界分成兩大陣營,香港會站在哪一邊?回歸之後,答案已經寫在牆上,去西方化、跟祖國站在同一陣線,香港並無選擇。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Check Also

【博評】胡貞山:DSE考題事件的根本問題 豈在試題內容? (下)

  承上篇,我反向想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