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陳景祥:成立「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

【博評】陳景祥:成立「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

雖然是各方訴求、多番提出,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仍然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自6月以來發生的連場衝突和政府對策。政府不做,那就由民間來做吧。

上周文章提出「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之議後,朋友群組「反應熱烈」,意見不一。有認為是「無用、多此一舉」,也有認為不妨一試,但效用成疑。是的,由民間成立,沒有傳召權,政府、警隊、參與集會示威的各方人等可以「當你無到」,民間獨立調查能取得足夠證據、發掘真相的能力成疑。

做民間調查的三個理由

都是事實。但我仍然認為民間獨立調查值得做,理由有三:一是政府堅持不做,民間必須自強自救,向政府展示我們的決心;二是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如果能邀請具公信力的人士出掌,公眾對它有信心,未來得出的調查結果就會得到大眾接受;三是民間獨立調查的主事人能取信於民,公眾或「知情人士」應該願意提供資訊,即使沒有傳召權,但「道德感召」也可以呼喚出不少人主動協助、提供各種信息(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當然要逐一核實信息的真確性)。

人選方面,曾經公開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物,應該都是有心人,未來的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主要應該從這批有心人之中選出。由於工作量大,委員會主席應該由3至5人組成,終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警務處前處長李明逵都是合適人選。他們統領過司法機關、立法機關和警隊,服務公職的經驗對民間獨立調查有很大幫助。如果要再加兩人,應該從教育界和前高官之中挑選,前教育學院校長張炳良(也是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和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都是合適人選。

主席團的成員都必須具公信力、有豐富公職經驗,沒有政黨和商業利益關係。今時今日不容易找,上面5人都符合條件。

除了主席團,還需要一個秘書處,負責執行調查工作。主持秘書處的最佳人選,應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他曾經參與回歸以來4次獨立調查,包括新機場爭議、南丫海難、鉛水調查、沙中線紅磡站調查,無役不與。對獨立調查的運作、蒐證、與各持份者溝通,到最後撰寫報告,石永泰都有豐富經驗。由他主持秘書處、執行獨立調查的具體工作,最適合不過。

秘書處的工作需大量人手,曾經公開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士之中,有幾名前副局長、前政治助理。他們都是年輕力壯、富使命感的有能之士,應該是秘書處的骨幹成員,理應為民間獨立調查出一分力。

秘書處屬下還需要各個工作小組,分工合作,聯絡訪問當事人、核查資料、安排聽證會、文書記錄、撰寫報告等都需大量人手幫忙。教會組織、社會服務團體、教育界等都可以提供協助,招收一批義工加入。

主席團、秘書處和工作小組之外,尚需成立一個財務監察及核數小組、一個法律顧問團隊,以及一個聯絡及公關小組。我相信自動請纓、願意投身的人,應該不缺。

經費方面,可以眾籌方式「集資」,財政來源一定要透明。調查時間,按政府過去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一般在6至9個月。這次修例風波牽涉的人和事都多,調查可能需時,但也不宜拖得太久,因為公眾都期待調查結果可以幫助他們了解這場政治風暴的來龍去脈。理想的完工時間,應該是6個月。

監警會調查 無法滿足公眾期望

獨立調查委員會最重要的是職權範圍,這方面應該難不倒參與過政府工作的法律界和前高官。我認為在7月23日發表聯署聲明的34名前高官和公職人員提出的建議最穩當,容我引述如下。

「調查委員會職權範圍:
1. 調查政府提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引起社會廣泛反對的成因和情况,包括(但不限於)政府從宣布修例至6月15日暫緩但不撤回修例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

2. 調查警方與示威人士(或其他公眾人士)多次衝突的事實和情况,包括2019年6月9日、6月12日、6月16日、6月21日、6月26日、7月1日、7月14日、7月21日,及委員會認為應調查的其他衝突。調查內容包括(但不限於):

(a)是否有任何事件顯示示威人士(或其他公眾人士)使用過分武力或策略故意激發與警方的衝突;

(b)檢討警方為應付衝突所採取的部署及行動的恰當性,包括武力是否合乎比例、是否切合防止暴力與受傷,及/或恢復社會秩序的目的。

3. 基於以上(1)和(2)的調查結果,提出有助社會和解的適當措施的建議。」

簡單來說,職權範圍第一點是針對政府,第二點是針對警隊。有人說,林鄭月娥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因為怕「得罪」警隊,影響他們的士氣,故此把調查局限在監警會的權限之內。說過了——修例風波事發之初由監警會調查,尚可應付公眾訴求,但前提是監警會之上應再加一或兩名法官作監督,加重調查的獨立性和公信力;結果政府沒有接納,隨着事態發展,單由監警會調查已無法滿足公眾期望。

沒有人民支持 政府站不起來

政府要撐警隊,是希望維持「有效管治」。但任何政府最強大的後盾,是人民的支持,而非武裝力量撐腰。我當記者第一單出外採訪,是1986年菲律賓人民革命,科拉桑領導全國反對派推翻馬可斯獨裁統治。人民一面倒的支持,令當年「誓死效忠」馬可斯的軍方也宣布倒戈,站在人民一邊。當年我採訪科拉桑就職集會、慶祝人民力量勝利的場面,令人感動,我至今難忘。

沒有人民的支持,政府就站不起來。如果真的到了「全民起義」的一天,別說警察,連軍隊都招架不住。得民心者得天下,是管治的最高智慧。明白這個道理,政府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為何仍猶豫不決?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博評】陳景祥﹕等待黎明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Check Also

【博評】后沙讀書會:伊朗外患內憂,卡塔爾卻為何伸手解圍?

  特朗普擅長的這套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