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陳景祥:香港還可以撐多久?

【博評】陳景祥:香港還可以撐多久?

行政長官今天宣讀她上任後第三份《施政報告》;在局勢仍然動盪不安之際,特首的施政還有什麼可以報告?

根據媒體過去幾天透露,特首在房屋、社福、老人等民生範疇會大手撥款,或許是希望能藉此增進社會和諧,然而社會撕裂日趨惡化、暴力破壞不斷蔓延,民生政策對當前亂局幫不上忙。香港現在的死結在政治而非民生,群眾對政府懷着高度敵意,即使民生項目注入巨資也很難得到掌聲!

由6月初至今,反修例風波持續了4個多月,對經濟活動造成的打擊正逐步浮現,零售銷售連跌7個月、出口連跌10個月、旅遊業大幅收縮等,無不一浪低於一浪。三家評級機構之中有兩家已調低香港評級,前景展望負面,預示着企業借貸成本將會上升。香港底子厚,政府儲備和民間儲蓄都足以支撐目前的困難日子,但時間慢慢過去,止暴制亂仍看不見任何曙光,這樣撐下去,到底香港可以撐多久?

 如財赤無法扭轉 將陷更大困境

第一個警號是財政赤字。評級機構標普在8月發表的報告指,香港受遊行衝擊拖累經濟表現,或會使政府多年來首次出現財政赤字。到了9月下旬,財政司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透露原來估計2019/20年度可能有160多億元盈餘,現在不排除會出現財政赤字。

政府對上一次財赤是2003年,時維沙士及金融風暴雙重打擊,政府在2000至2003年連續4年錄得財赤。沙士疫情持續了4個多月,內地在疫情過後對香港推出自由行,本地樓價也逐漸回穩,赤字很快就過去。現在街頭暴亂還沒有平息迹象,如果情况拖到年底,另一個消費高峰期(聖誕新年)又告吹,相信到明年初企業倒閉及失業潮惡化將會更嚴重。

香港在回歸之後各種爭拗不斷,但社會穩定基本上能保得住,一是靠公共財政健全(現在知道審慎理財如何重要了吧),政府可以在經濟不景時提供各種津貼、補助,甚至全民派錢,保證了大部分市民生活不會陷入困境;二是維持低失業率,人人有工做(雖然新增的很多都是低工資的工種),化解了很多國家出現大動亂的根源。

為了修補社會撕裂、促進和諧,政府在未來兩年多的時間(本屆政府餘下任期),應該都會在民生和社福政策上投入大量資源;另一方面,配合經濟轉型而投資創科(成效未見,其中嶄露頭角的本地創科企業「商湯科技」竟被列入美國制裁名單,預示了香港發展創科之路有不少政治風險,絕不平坦),尚未知何時可以收成。本屆政府還提出了龐大的填海計劃「明日大嶼」,要投入以千億計公帑,所有這些項目在在需財,如果財政赤字無法扭轉,香港將會陷入更大困境。

視乎外部因素刺激和房地產市場表現

根據政府的長遠財政預測,本地人口老化、工作人口減少,公共開支增幅將持續高於收入增幅,香港將會在2029年再次出現財政赤字。

這一波香港能否撐得下去,很視乎兩方面,一方面是有否像2003年自由行般的外部因素,可以立竿見影刺激經濟回升;另一方面是房地產市場的表現。眾所周知,本地經濟在2003年後回穩反彈,主要是房地產復蘇(主因包括政府停止賣地、大減房屋供應),帶動經濟興旺,並為庫房帶來了大量盈餘。過去財爺對每年的財政盈餘皆「說不準」,原因就是房地產市場變化,賣地及印花稅等與物業市場相關的收入隨市况轉變,經常令政府財政盈餘大幅上落。

北京現在對外全方位開放,還有沒有「空間」特別向香港提供如CEPA(自由行是其中一個項目)一樣的「政策傾斜」?

至於房地產,本屆政府表明要大量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像過去物業市場向庫房提供大筆財政盈餘的日子應一去不返,香港的赤字預算到底可以捱多少年?

社會對立空前嚴重 警隊須大改革

能夠撐多久的另一憂慮,是社會對立空前嚴重、前所未見,官民之間、黃藍(政見)之間、警民之間,都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還有如市民針對港鐵、中資機構,或與抗爭派不同意見的食肆、商舖等,一律成為攻擊目標,這在其他國家都不常見。

如果這種情况持續,像「特首與市民對話」一類的修補關係活動已經失去作用,因為勇武派針對的已並非單是特區政府,而是整個建制秩序!

警隊成為反修例風波抗爭者針對的主要目標,警民關係跌入谷底;行政長官表示她應付當前亂局主要靠約3萬名警務人員,意味警隊已成為目前政府管治的支柱。然而警隊在過去4個多月日夜執勤、頻頻出動,其中必然涉及大筆額外開支如超時補水、裝備添置、提供額外補貼等等,這些開支都必須經立法會批核,泛民在這個關口上阻撓,會否令警隊因「糧餉不足」而影響士氣?而沒有警隊配合,特區政府可能根本撐不下去。

經過「反修例」一役,警隊必須來一次大改革,重建形象,修補與社會各持份者的關係,對特首來說,這是一項高度敏感且棘手的工作,但不能不做,不做的話,香港難保長治久安。

還有青年問題。現在被捕者之中有三成多是學生,到底「他們是誰」?是什麼原因令他們走上街頭?學校、家庭、朋輩之間各自對他們發揮了什麼影響?社署是否應該派社工跟進每一個案,提供輔導並且深入了解他們的背景和成長歷程?應該有助更深入了解反修例風波的深層問題。

港府面對西方陣營壓力 事態更複雜

行政長官在10月4日引用《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觸發了另一波街頭示威和暴力衝突。香港上一次引用緊急法是在1967年應付左派示威,六七暴動持續了約6個月,事後港英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推行大規模的社會改革和民生工程。

很多評論員把六七暴動和當前的反修例風波比較,認為特區政府應該效法港英年代做法。兩場大風暴對香港都造成深遠影響,然而其中最大不同,是1967年的香港只是一個普通亞洲城市,且英國屬西方陣營,「西方勢力」沒有直接插手香港事務。

現在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大都會,西方國家在香港的利益盤根錯節,他們對香港事務一定不會袖手旁觀。1967年港英政府只需處理香港內部問題,現在特區政府則要面對來自西方陣營的壓力,令事態變得更複雜,也超越了特首可以處理的權限。當日美國和西方國家對《逃犯條例》修訂表示強烈反對,特區政府當時就應該提高警惕,知所進退。

不止說止暴制亂「捱幾耐」 還有深層問題

香港可以撐多久,不是單說應付止暴制亂可以「捱幾耐」,還有其他深層問題如警隊、青年、政改、仇中情緒等,特區政府還有沒有能力處理?沒有的話,現屆政府還可以怎樣撐下去?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博評】陳景祥:反修例各方到底想要什麼?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柿子揀軟的捏?韓日對美國駐軍費用的異議

美韓關係和美日關係近期出現一些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