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一) 5月17日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一) 5月17日

納西比檢查站的設施,貼上阿薩德的照片(左);M5高速公路(右)。如沒有標明,照片均為作者所攝。

 

(編註:因為敍利亞北部仍是戰區,國際航班極為稀疏而且入境手續繁複,作者選擇5月11日由香港出發,先前往約旦首都安曼,再經陸路由約敍邊境的納西比(Nasib)邊境檢查站進入德拉省(Dara`a),再經M5高速公路前往首都大馬士革。關於此前作者在約旦的見聞,可見作者FB的記述)

 

經已抵達敍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除了在路上遇到眾多軍事檢查站,一切安好。

昨天敍俄聯軍在西北部Idlib展開了極猛烈攻擊,土耳其空軍也在阿勒頗北部展開空襲,但這些都是北部的事。

我從沒為過進入一個國家而花費如此大氣力。出自對中東世界的極濃厚的興趣,用了幾年時間對當地局勢的跟進和判斷,才累積夠足夠的勇氣和資訊確認敍南確實安全。想進敍的念頭始於戰前,可戰爭爆發後一直未停,我就在想:既然都不知還要打多久,青春又有限,不如就去吧!

過程卻非常不簡單。有足足半年的時間,我看當地新聞比香港多,而且還設法和敍利亞政府連繫,取得當地局勢的確切更新,和了解關於戰時進敍的最新官方法則

編註:5月17日的敍利亞內戰形勢圖。圖標表示大馬士革發生了一場火災,而更南的德拉市發生警民衝突。大部分的交火發生在政府軍與反抗軍(FSA)的戰線上。大馬士革以東有另一個反抗軍的根據地,不過該區異常荒蕪。(圖片來自此網站,且不保證資料完全正確)

 

敍利亞內戰至今已開打近八年,有近平息的跡象,但要完全平復,大概還要十年八載。大家耳熟能詳的伊斯蘭國基本上已是barely existance ,只有極少殘部在東部,而且主要威脅自去年年底起已確認不復存在。土耳其目前佔據敍西北部,庫人佔東北部,反對派佔西部,政府軍佔南部,各派至今交戰未完,但我今次只會留在南部。

橫街、花店與無處不在的…..三星。

在首都大馬士革,除了許多軍事檢查站外,也偶見到俄軍車駛過,時刻提示著你戰爭正在發生,而且仍在發生。大馬士革雖然一片和平,但來自以色列的空襲還是偶有發生,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數月前,以空軍空襲大馬士革仍有國際航班運轉的機場,而這類消息基本上在港媒中無影。

編註:4月尾時巡邏於大馬士革南部村落的俄軍憲兵。(網絡圖片)

 

肅殺的哨崗與優雅的茶座,形成強烈對比,國旗與領袖肖像可說無處不在。阿拉伯近世世俗主義往往和領袖魅力、高壓管治及民族主義掛鈎,借以壓制傳統宗教保守勢力及宗派紛爭。

 

從約旦到敍利亞,我們試圖進敍,出現在敍,都惹得一陣陣奇異目光和反應。雖是與敍相鄰,約旦人卻對敍局勢不甚了解,主要是因兩國關卡被關閉,以及約旦記者無法進敍。關卡數個月前才重開,我趕得及買得機票善用。從關卡一處觀察,敍方關卡還見瓦礫處處,顯然待興;進大馬士革的路上,都能明顯感受到凡物比約旦殘舊和落後,大概是八年戰爭的必然結果。

大馬士革舊城區的基督徒小社區。雖然稍為破舊,慶幸的是,這裏沒有太多戰火洗禮的痕跡。

 

 

大馬士革是人類歷史上最長有人定居的都市,經歷遍歷史上的主要歐亞帝國的統治,宗教非常多元。同一個舊城區會有基督教堂和清真寺一街相隔,包頭的女子和穿背心的女子同時出現,甚至以好友的姿態出現。實在覺得唯恐不亂的極端主義者的造謠、鼓吹的宗派仇恨,實在可誅。

作者拍攝夜市的片段

夜市中敍利亞的酒吧與餐廳。敍利亞絕對不是民主國家,但仍是中東其中一個最世俗化的國家,政府沒有限制女性裝束,也不禁酒。

 

 

關於大馬士革到底有多和平和生活繁華,相信從我upload的相中可見一斑,我也再不詳解釋。但是確實透過了解,而不是道聽途說,更不是看主流新聞,才能令自已累積足夠的資訊作到準確的判斷,因而才能不在這時空,不使這軀體因而錯過美城如此。也因而再一次感受到,沒有旅遊業侵蝕的首都人們長如此,也能感受在一個戰爭國的首都中生活感覺為何——這個經驗, 於我大概也是難忘。

晚間開門的雪糕店,以及陳設典雅獨特的酒店餐廳。

 

遊記原刊載於作者FB,輕新聞獲授權轉載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美日對朝射彈立場大不同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日本,見了日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