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三) 5月20日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三) 5月20日

大馬士革的烏邁耶大清真寺,始建於羅馬帝國時代的朱比特神廟,後來被東羅馬帝國改成東正教教堂,七世紀被阿拉伯人佔領後,就改建成清真寺,是現存世上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也是少數同時擁有基督教與伊斯蘭教色彩的清真寺建築。

 

【未見過亞洲人的一代——他們長什麼樣子?】

亞洲人是長什麼樣子的呢?——算是現今世界無法想像的問題吧。但這卻大概是我們在敍期間,敍孩童的普遍疑惑——他們就是戰後出生的世代。

戰爭開打八年,即使現年二十歲的人,也絕不記起戰前模樣,自然也不曉得還有外國人會進敍的日子到底是什麼模樣——所以亞洲人模樣實在新奇有趣,尤其在年輕人的眼裏。小孩會好奇跟在後面,青年人會大膽要求合照——即使他們實在不太懂得分辨什麼是中國、香港和日本。

 

烏邁耶大清真寺一角。長柱、拱門及和一般清真寺稍有不同的拱頂,都反映了其前身正教教堂甚至羅馬神廟的特色;甚至改成清真寺後,新建築 / 歷次重建仍加入異於伊斯蘭教的元素,例如中世紀才開始出現的教堂玻璃彩繪。可能由於敍利亞主要宗派之一的阿拉維派是個”海納百川”的伊斯蘭教什葉派分支,他們的清真寺才能同時擁有東西方的色彩。

 

目前在敍的最大外國人臉孔群體,大概是俄羅斯人。目前俄羅斯在敍有大量駐軍,除了實際上的前線助攻,工作還包括城市治安、人道物資運——以及監聽敍利亞人。全城愛國抗外敵,總統肖象和國旗處處背後的事實,是批評政府的完全不可能。

 

市集一角

 

早在戰前達十數年時間,老阿薩德的管治已是以警察國家的形式進行,此點及至戰時的此刻未改。既然俄人擁有高端通訊和監控儀器,又是巴沙爾政權的盟友,何不讓他們代勞?

大馬士革已開始回復繁華,唯商業區仍有一些蛛絲馬跡反映之前內戰時的停滯:行駛的汽車,車款普遍較舊。

 

在全民皆兵的時代,政府強徵18-45歲的男子入伍,街上見到的任何其他男子要不是靠特殊關係,就是靠籠絡或休班才會在街道上出現,各個街角都出現滿臉不滿的年輕兵士。各城各鎮都會到處貼上陣亡年輕士兵的橫額,供奉他們為英雄。或許為了平息軍隊的騷亂,政府多少默許軍隊特權——如同其他紀律部隊一樣——的形成。

 

編註:2017年巷戰中的敍軍坦克。內戰前敍軍約有20萬,內戰後由於缺乏城市戰的經驗而且反抗軍人多勢眾,部隊損耗很大,至2015年更消耗達一半以上,最後連西北部的邊防部隊都要調回參戰,這亦是IS能乘虛而入的次要原因。情勢要到俄軍部隊到來後,敍軍人力及火力得到一定的休整及補充,方逐漸扭轉形勢。(網絡圖片)

 

敍利亞軍隊一方面於人民是收復國土的英雄,一方面也一定程度上是隻手遮天的特權階層。小至排隊打尖,大至直接充供路人的財產。戰爭狀態真的不是開玩笑,真的不能動輒說什麼香港大不了同中國打仗,說這些話的人真的最好要真正了解戰時模樣的社會實際處什麼狀態。

 

今天我們認識了一名年輕有為的敍利亞女子,年剛二十,卻已先後任職了UNICEF和紅十字會的職位,英文比我遇過的任何敍人流利。她見證過朋友逃亡國外、被政府追殺,也見證過聯合國內部人員的黑暗和貪腐,並作為紅十字會成員曾進入過軍事禁區。

 

基督教教堂的長廊、伊斯蘭教的拱頂彩繪、寺外尚餘一處的希臘正教教堂塔樓(成為清真寺後變成叫拜樓),以及希羅式的石柱與拱門,文化多樣性甚至比土耳其聖蘇菲亞大教堂還要強。

 

她的一生未曾記得到底何謂和平,她的一切朋友逃亡國外或突然失蹤,她處身的居住區老會無故停電,她的前度因反對政府而被追殺需流亡國外,她目睹自已的城市如何每天被炸——即使只是給我們服務的旅行社代理也在車上黯然說:『這條我們正經的街道常有砲彈,我很多朋友被炸死。』

以當看著下面的相片時,我們為何只會一味覺得敍利亞是一大個沙塵王國,人們都只是赤腳跑步,所以只會本能地對破爛樓宇的相片習以為常、無動於衷?

 

敍利亞夜市商店的一角。

 

我故意貼上許多大馬士革歌舞昇平、花樣年華的照片正是為了拿除對敍利亞、以至中東的成見。他們也有decent的都市區域,也有類近我們的生活方式,而且絕對值得享有跟任何人一樣的尊重。當看著這些相片,而且親歷了一次遊敍後,到底我們還怎能相信主流媒體的偶然隔週的報導,能決定且代表性地代表一國全貌?我們又何以只停留在那個沙塵滾滾、赤腳男孩到處亂跑、遍地爛房子的印象?

 

舊城區沿街的商店。這裏應該是較貧困的地區,但商店所賣的幾乎都是西式衣飾。

 

我們愈是定格這樣想,尋找事實的可能性和機會只會愈來愈少,我們也就只會更先入為主。

我期望我的敍利亞相輯和一直以來的中東旅遊記事真的能改變這一切,並能發揮正向的改變作用

 

遊記原刊載於作者FB,輕新聞獲授權轉載。作者拍攝的其他照片可看該頁。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二) 5月19日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對美國演習「活捉」金正恩的解讀

不知道是否是刻意的安排,在時隔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