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二) 5月19日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二) 5月19日

大馬士革市內某所清真寺。

 

【進入敍利亞II】

與敍利亞接壤的國家中,跟土耳其正處於交戰狀態,伊拉克正處極大內亂之中,只有約旦和黎巴嫩的邊境與敍利亞維持開放,前者還只是開放了幾個月。

在敍國今天的亂世中,批文與錢還是旅客通行最重要的東西……

在整個進入敍利亞的過程中,很多方面的細節都是亂糟糟的:到底哪兒才有車往敍利亞?是幾錢?簽證怎樣拿?能獨遊嗎?哪些地區是軍事禁區?許多事情都是不斷在變,相當不確切,整個旅途的籌劃就像建築在沙丘上的房,似乎任一秒都可立馬傾塌。

約旦巴士公司對我要進敍的不理解、敍邊防和國防部門要求的種種文件和賄款、在敍軍事禁區和檢查區中的生存之道為何,通通都是做成整個進敍,以至留敍過程死超多腦細胞。

兩邊只有兩三層樓高的小巷,可說是包括敍利亞在內中近東城市的特色。

 

半年前有德國遊客獨闖軍事禁區,也許連他自已也不知道那是禁區,他被拘捕並拘逐。從此以後,敍政府政策大改,基本上要求政府的代理人導遊全盤跟隨,入境簽證非非非常複雜。在整個跟政府、『旅行社』的溝通過程中,超級不透明,相互傾軋,無例可依。從沒進入過一個國度如此費神。

——————

敍利亞的邊防頗為混亂,但大抵上沒有外國人,付賄款也是不明自曉的基本要求。邊境充斥著裝著海量物資的車,從粟米西瓜到各種食物都有,大概是敍利亞人赴約旦買日用品回國的結果,但車上貨物被敍利亞邊防抽水也屬基本禮儀。

大馬士革舊城區內的市場。

 

 

我在港尋得的阿語老師屬敍利亞人,因受聘澳洲公司而能在港工作。據他的說法,敍已變經濟煉獄,縱容紀律部隊的貪腐,是維繫他們對阿薩德政權忠誠的基本要素。

自戰爭爆發以來,敍貨幣貶值十倍,上街吃飯付錢動輒千萬元,但鈔票面額最多二千,像歷史教科書中的魏瑪共和國人民,以一整疊磚頭厚的錢來買一客飯,也竟成了真實,實在如幻似真。

大馬士革城郊及城東北部前反抗軍佔領區杜馬等,仍處處留有戰火痕跡。其中距大馬士革市中心10公里的杜馬鎮,就是去年疑似政府軍神經毒氣攻擊的發生地。

 

敍到處掛有總統阿薩德的肖像,也有軍事哨站,軍隊處處的相眏是破樓處處,為令軍官相信我們來者無意,我們得攜呈一張政府信函,說明我們得敍利亞政府內政部的批閱,得以進敍和留敍。對,簽證的簽發已改交由內政、外交、國防等的複合政府部門簽發,而並不存在什麼旅遊簽證。受惠於外交擂台上中敍的媾好,中國人臉孔進敍過程中所受刁難,以及所需付的賄款,已經遠比其他國籍的人為少。

進入敍利亞、取得人身自由、向軍事官僚極力嘗試爭取一些事情,這些一切都完全遠超於我過往的一切旅遊經經歷。但仍是慶幸自已終於出現了在這個千年古都,在戰爭國首都中看到的另一生活面貌面貌,著實是相當少見。

 

敍利亞市內的餐廳。片段及照片左側舞者手持的是敍利亞人主食之一:大面餅。
大馬士革舊城區的各式市集。

 

——————

我的城市昨晚被攻擊

昨晚以軍向我所在的大馬士革發射了導彈,敍防空導彈攔截掉,導彈在首都上空劃出一條光線。事件發生時,我卻正值在酒吧喝酒,也沒有看到這場交戰。

5月19日敍利亞內戰形勢圖,主要戰鬥仍集中在北部,不過大馬士革周邊發生導彈襲擊事件,事後亦據信有俄軍戰鬥機飛臨大馬士革上空進行防空巡邏。(網絡圖片)

 

編註:據各方消息透露,遇襲地點是大馬士革南部基斯沃鎮一處軍事基地。親西方組織指這裏是伊朗革命衛隊的基地,但無法證實。由於飛彈是由戈蘭高地射過來(而非由載機發射),估計是以色列空軍地面導彈中隊發射的德納拉(Delilah)短程巡航導彈所為。敍軍聲稱擊落其中兩枚導彈。諷刺的是,當晚以色列可正舉行歐洲歌唱大賽決賽。

 

遊記原刊載於作者FB,輕新聞獲授權轉載。作者拍攝的其他照片可看該頁。

 

【博評】Matthewwth:我的敍利亞之旅(一) 5月17日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投稿】金泫松﹕朝美各射導彈為「特金三會」立威

朝鮮和美國都有消息說,金正恩與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