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多方觀點】單憑警方驅逐難治本?修逃犯條例事緩則圓?

【多方觀點】單憑警方驅逐難治本?修逃犯條例事緩則圓?

12日下午於龍匯道集合的警察(《香港輕新聞》照片)

【香港輕新聞】昨日(13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演變成激烈的衝突,政府將事件定性為「有組織的暴動」。有意見認為,是次事件與2014 年佔中更為嚴重,並沒有明確的組織者,警方根本找不到人談判,解決事件有相當難度。亦有意見認為,縱使義正詞嚴譴責暴徒,其核心問題一日未解決,相信無法令群眾放棄包圍政府總部和立法會,政府應該暫時擱置推動立法會修例二讀,尋求對話交流空間,以化解社會矛盾。

對暴力視而不見變相縱容

《明報》社評表示,「港人和平合法示威權利必須捍衛,然而警方制止違法佔領亦是職責所在,各方必須冷靜克制,避免暴力衝突升級蔓延」。不過「警方使用武力是否合度、有否傷及無辜,事後可以調查檢討,如果證實過分,應予譴責」;亦有「部分激進分子發起暴力攻擊,亦是鐵一般事實,必須強烈譴責」,應當將小撮暴徒與其他和平示威者區分開來,「不能因為政治立場,對他們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變相包庇縱容」。

佔領運動無助於反對修例

《明報》社評認為政府在是次修例「失策失算」,「目前民情跟2014年佔領運動確有接近之處,然而當年佔領以失敗收場,就算現在真的來一次『佔領運動2.0』,也不見得一定對反修例有幫助,反而可能令社會撕裂惡化」。社評指,「修例問題最終仍得在制度內處理,和平示威敦促立法會『良心投票』,可以避免衝突,減少對香港傷害」。

周三騷亂沒有明確組織者

《明報》「聞風筆動」李先知文章表示,「政府高層定性事件為有組織的暴動,目的已超越推翻修例,而是旨在搞亂政府管治,推向無政府狀態」。文章引述了解警察運作消息人士分析,事件「與2014 年佔中不同,昨日的騷亂沒有明確的組織者,根本找不到人談判,解決事件有相當難度」。文章引述警方消息表示,「示威者行動十分迅速,物資運送很有效率,『有物資從貨Van 運到』,明顯是有組織的行動」,又指警方目前主要工作,是盡快恢復社會秩序。

現階段警察清場意義不大

李先知文章引述該消息人士表示,「警察用的全部是遠程武器,盡量與示威者保持距離,若不是示威者衝擊警察的底線——立法會示威區和政府總部,警察不會還擊」。「若警察沒有政府的指示,他們只會以原有目標運作,即確保政總和立法會不被佔據,其他道路則未必清場;警察只能針對示威者的激烈行動作即時反應,但要整體清場,仍要待特首辦指示」。不過,該消息人士亦表示,現階段清場意義不大,「問題核心未解決,示威者仍會回來」。

示威者成功阻止立會開會

《頭條日報》「 巴士的點評」盧永雄文章表示,昨日警方的反攻,「不可看成這場反攻運動勝負已分」,「事實正好相反,示威者已成功阻止了立法會開會,立法會還未如期二讀審議逃犯條例,這場對抗才剛剛開始」。盧永雄認為,「未來的一個關鍵是示威的人數,無論警方部署得有多好,只要示威者的人數,大大地超越警方人員時,警方多好的防暴戰略也頂不順」。

網上訊息具有很強煽動力

《星島日報》社評表示,「激進分子今次行動前,早已在網上醞釀,以及作出事前部署」,有組織利用「電報」(Telegram)社交通訊軟件聯絡,可以傳送加密訊息,「傳播功能遠勝傳統社交軟件,對年輕人有一定影響」。社評認為,「網上訊息具有很強煽動力,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必須保持自己的理性判斷,避免受激情影響,應仔細考慮不同立場的論據,然後以合法和克制的途徑去表達意見」。

於非理性的二元對立狀態

《信報》社評認為,「香港正處於非理性的二元對立狀態,縱使義正詞嚴譴責暴徒,相信無法促使群眾放棄包圍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社評指,「這次上街,訴求只有一個,就是反對修逃犯例。單一訴求的和平示威不獲重視,政府依舊推動修例工作,看在不少人眼裏無異於官方挑起民間的抗爭神經」。社評認為「急事緩辦,不是不辦」,而今政府應暫時擱置交付立法會二讀,「純粹讓大家的情緒冷靜下來,同時減輕受外部勢力針對,再商討凝聚共識」。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風吹草動】修例事件陷入膠著狀態 傳言紛紛

  【香港輕新聞】《逃犯條例》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