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多方觀點】寧「壽終正寢」也不「撤回」 政府在考慮什麼?

【多方觀點】寧「壽終正寢」也不「撤回」 政府在考慮什麼?

【香港輕新聞】特首林鄭月娥9日表示,《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已「壽終正寢」,形容比起「暫緩等於撤回」更加斬釘截鐵,引發社會對政府「語言偽術」的質疑。有意見認為,宣布修例「壽終正寢」,恐怕還不足以化解爭端,而在時間上亦嫌遲,徒添玩弄「語言偽術」之譏而因言賈禍。也有消息引述政府中人指:「不能說『撤回』,是因為特區政府仍要面對其他受眾」。

用詞沒有化解爭端的效果

《信報》社評表示,對於特首林鄭月娥指《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已「壽終正寢」的說法,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就表示不接受,他認為立法程序根本沒有「壽終正寢」,「揭勻香港法律都找不到呢四個字」,因此沒有意義。社評認為,「縱使林鄭主觀意願覺得『壽終正寢』是恰當而且說得很盡的字眼,恐怕還不足以帶來化解爭端的客觀效果,徒添玩弄『語言偽術』之譏,時間上也略嫌遲」。

《信報》社評指,「既然『暫緩』的意思跟『撤回』一樣,『壽終正寢』又等於『撤回』,與其千言萬語殊途同歸,何不簡簡單單兼堂堂正正宣布撤回修例,好讓示威者釋除這個疙瘩?名不正則言不順,唯有切切實實撤回修例方可搭建對話溝通的互信基礎」。社評引述李國能的說法表示,指「《基本法》之下,特首對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負責,但香港人感到林鄭過度側重前者,她必須為香港人更多發聲,並且彰顯人前」,「簡言之,特首站在香港人一邊就是誠意」。

政府仍需要面對其他受眾

《明報》「聞風筆動」李先知文章引述政府中人表示,「這已是去到最盡,不能說『撤回』,是因為特區政府仍要面對其他受眾」。文章綜合建制政治耳語指,「特區政府所指的,是要顧及已表態支持修例的中央政府及建制派,林鄭已不敢再求『阿爺』支持她『撤回』」。文章引述建制知情人士說,「據知昨日林鄭用上『壽終正寢』,陣營內已即時有人有不滿並投訴」,「這批建制派屬強硬路線,在立法會有票,亦可向中央打報告,如果政府完全漠視他們,將來在立法會不合作,等於『拖着政府後腿』」。

李先知文章引述建制派地區人士說,即使政府明言「撤回」都不會平息到現時的社會躁動,「每周的遊行都會繼續,甚或延續至區議會選舉,因為對民主派而言,此是選舉的彈藥,可能在區選大勝後才會停下來」。文章引述政府中人稱,反修例市民堅持『撤回』,是要保持過百萬人上街的『溫度』,讓社會運動持續下去」。

為最拙劣的「語言偽術」

《東方日報》「擊楫中流」黃毓民文章表示,「如果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政治語言的『偽術』便是其主要組成部分」。不過,「語言偽術」一旦被人戳穿,會因言賈禍。黃毓民指「撤回」,則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如要重啟修法工作,便要從頭開始;黃毓民又以「撤回」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相比,其仍可停留在「等待時機」階段,認為林鄭指《逃犯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是最拙劣的「語言偽術」。

反對者並不是只計較用詞

《AM730》「C觀點」施永青文章表示,「若是『暫緩』與『撤回』沒有實質分別的話,政府可考慮順應一下民情,宣布『撤回』算了」;然而問題是「反對派真正計較的,並非只是『用詞』問題,而是香港事情究竟誰說了算」。施永青認為,如果「政府全部接受反對派的要求,才肯坐下來與政府對話」,政府便可能成為成反對派的「扯線公仔」,是故政府不易在同詞上作出讓步。

施永青認為,「西方的政客一般都不會單要求『撤回』提案就算,而是讓提案在議會裏正式被否決」,「會議程序是西方法治的基礎,沒有程序公義根本沒法制訂好的法律,以及進行公平的審訊」。施永青指,「反對派卻不肯借助議會的程序去解決社會的分歧,而是改為動員群眾向異見者施壓,可謂捨正道而弗由」。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盧文端擔憂暴力衝撃逼中央強硬

【香港輕新聞】反修例事件中的暴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