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多方觀點】朱凱廸再戰立法會前景黯淡?

【多方觀點】朱凱廸再戰立法會前景黯淡?

【香港輕新聞】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村代表被裁定提名無效,引起社會討論。有意見稱,朱凱廸完全錯判形勢,如他2年後仍認為自己是政府「眼中釘」,以今次方式處理選舉主任的提問,恐會自斷參選路;有評論則指,幾乎可篤定朱凱廸被永久剝奪政治參選權,應借此及早調整抗爭策略。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日前參選村代表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理由是他沒正面回答選舉主任兩度提出的「是否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是自決前途的選項」,選舉主任因此認為他作出的有關回應是「隱晦地確認」,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

村代表無關政權組織

《明報》社評表示,鄉郊代表負責村內事務,並非政權機構一部分,亦無宣誓要求。官方文件提到,村代表選舉雖由政府主辦,惟政府一貫立場是村代表選舉屬鄉郊社區內部選舉;而據基本法描述,政權機構包括特區政府、行政會議、立法會及各級司法機關,村代表雖在政治體制內,惟只屬區域非政權組織,「當局將針對政權機構的一套搬到地方村代表選舉,做法是否合度,值得商榷」。

社評認為,朱凱廸大可選擇劃清界線,說明現在不再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以絕「港獨疑惑」,然而他卻聲稱由於特區政府「可以任意搬龍門」,不會為遷就選舉主任而作出一些「相信可獲選舉主任接受」的答案;此相關說法甚為奇怪,如果朱凱廸不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沒理由因為懷疑別人拒絕相信,就不說出心中所想平息爭議。

當局政見審查令人擔憂

同報「觀點」劉進圖文章解釋,過去針對立法會參選人的政見審查,是以參選人之前的公開言論作依據,要求參選人澄清和解釋;這次卻要求參選人「表態反對」某些選舉主任設想的立場(如港獨是自決選項),並要參選人表態反對其他人有這種立場;參選人不按指示表態,便被視為「隱晦支持」該立場。

劉進圖批評,這個審查盤問的邏輯若被確立,成為法律認可的審查方法,日後當局只要對何謂「擁護基本法」作出闡述引伸,例如擁護基本法必然擁護中國主權,任何人若拒絕表態反對他人侵犯中國主權行為,便可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這種強迫表態反對的政治手法,與建國初年內地逼迫教會牧者,乃至文革期間動員群眾公審『黑五類』,原理如出一轍」。

錯判形勢恐自斷參選路

《星島日報》「大棋盤」杜良謀文章引述官府中人形容,朱凱廸此次完全錯判形勢。該名官府中人解釋,朱凱廸的個案同姚松炎一樣,由於朱凱廸在2016年曾經發過聲明支持港獨作為自決前途的選項,選舉主任對他現有立場有疑問,希望朱凱廸作出澄清;從政府的角度,這是給予朱凱廸機會跟港獨撇清關係,但他卻兩度拒絕正面回答,選舉主任唯有裁定他的提名無效。

該官府中人強調,政府並沒有前設要DQ朱凱廸;若然朱凱廸在2020年仍然認為自己是政府的「眼中釘」,用今次的方式處理選舉主任的提問,那就將會自斷他的參選路;港獨及自決是中央對公職人員劃出的一道紅線,從中央角度,自決其實等同港獨。而特區政府已就此作出更細緻的界定,只有將港獨作為自決選項,才會觸犯紅線。

借此及早調整抗爭策略

外界不少聲音指今次朱凱迪成為「輸家」,不過《成報》社評卻形容他才是最聰明的真正「贏家」,因為他可透過今次機會,提早測試自己於下屆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是否符合參選資格;如今答案清晰可見,甚至幾可篤定他是被永久剝奪政治參選權,「他可對權力架構死心,及早調整抗爭策略與路線」。

社評認為,朱凱迪在日後參選已非爭勝負,是否准予「入閘」亦已非重要,而是鎖定「爭取曝光」目標,並在過程中製造話題;再者,他的存在正是測試各類議題「底線」的最佳人辦,當愈受壓迫,愈能凸顯制度的醜陋,借此累積個人政治本錢,籌謀未來。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風吹草動】民主黨爆內訌 退黨者擬組新聯盟出戰立會?

【香港輕新聞】民主黨日前完成改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