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多方觀點】沙俄鬥法攬炒全球股市 劍指美國頁岩油產業?

【多方觀點】沙俄鬥法攬炒全球股市 劍指美國頁岩油產業?

【香港輕新聞】全球經濟在新型肺炎陰霾下再添詭譎,在俄羅斯拒絕石油減產後,沙特降價增產反擊,美股杜指昨晚開市暴挫二千點破歷史紀錄,釀成全球股市攬炒局面。有意見認為,事件是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大產油局頭的角力,油價暴挫,若維持較長時間,就會擊潰一批美國頁岩油公司;在新型肺炎疫情及貿易戰的影響下,美國根本無力反制,只有硬食,短期恐慌情緒恐難紓緩。

普京亮出石油牌趁病索命

《明報》3月10日社評表示,今次石油戰導火線是俄羅斯拒絕減產,沙特降價增產「攬炒」反擊,普京這次出手,更似項莊舞劍,劍鋒直指美國頁岩油產業;美國疫情惡化,白宮托市無果,俄國突然亮出石油牌「趁病索命」,跟美國算帳,華府如何應對惹人關注;「今次石油風雲,表面是俄國與沙特之爭,惟普京劍鋒指向的其實是美國。美國總統特朗普稱,油價大跌對消費者和用家是好消息,可是今次石油戰對美國頁岩油產業的打擊,可以相當致命,甚至衍生意想不到的經濟連鎖效應」。

《明報》社評指,「疫情反而成了報仇雪恨的『曬冷』(show hand)時機」,「美歐支持烏克蘭變天遏制俄國,美俄關係持續緊張,早前華府打壓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與委內瑞拉的合作,又利用制裁措施阻止俄德天然氣管道合作,俄美新仇舊恨又添一筆」;「今次俄國沙特爆發石油戰爭,事態發展難料,美國最想見到的,當然是俄國沙特盡快達成協議,結束減價戰,然而普京會否輕易罷手,實是一大疑問」。

黑天鵝比翼地球難尋樂土

《信報》3月10日社評表示,「油價暴瀉源於石油出口國組織(OPEC)與其他產油國(OPEC+)無法達成共識,一直想爭奪更多市場佔有率的沙地阿拉伯,原本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推出進一步減產計劃,但受到俄羅斯反對」;「既然俄羅斯不願減產,那麼沙地索性增產,估計下月每日產油量將由3月份的970萬桶,增至1,000萬桶以上,甚至提高到創紀錄的1,200萬桶」,「增產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降價」。

《信報》社評引述高盛報告指出,「OPEC+談判破裂之後,油價在市場對未來需求的憂慮下已經受壓,並開始進入熊市,新型肺炎疫情擴散對實質需求的衝擊,與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程度相當」;沙地減產石油無異「自殘」,「想迫使俄羅斯重回談判桌好好瓜分利益(可是俄沙互懷鬼胎,俄羅斯誓不甘讓美國的頁岩油價格抬頭);亦不排除基於肺炎疫情逐漸損及實體經濟,石油需求必然顯著下降」。

《信報》社評認為,「新冠肺炎本已衝擊全球經濟,如今再弄出油價暴挫導致全球冧市,恐慌情緒如病毒般擴散」。樂觀估計,沙地不惜與俄羅斯「攬炒」,純粹是鬥智鬥力的伎倆,只要逼到俄羅斯總統普京肯重新談判,「增產隨時可以變回減產,從而煞住環球金融市場面對的風險」。悲觀預期則是,「普京以硬漢見稱,未必輕易就範」。「國際油價一旦持續下瀉,疫情又令經濟需求不振,一對黑天鵝比翼,這個地球恐難尋樂土」。

又一場金融風暴正在集結

《信報》3月10日林行止文章指,作為世界第三大產油國俄羅斯此次何以不和沙地阿拉伯合作,一同減產以托起油價,原因多端,惟最重要有二點﹕其一是俄羅斯已於2013年6月與中國簽署一項長達25年、總值2,700億的石油合約(翌年5月,中俄又簽署30年天然氣總值4,000億美元的合約),當年油價企於90元水平,保證俄國石油的長期收益;第二是藉此打擊美國高成本的頁岩油業,2006年美國進口六成石油,2017年美國日產石油已達1,000萬桶(去年底達1,280萬桶),去年且成為石油出口國。

林行止認為,「俄羅斯不肯減產,等於不希望油價上揚,藉以抑壓高成本美油的發展。石油業面對產品價格下降的風險,是美股下跌的原因之一」;布蘭特油價每桶從45元跌至31.5美元,為史上最大的單日跌幅,「油價天崩地裂,美股期貨、國庫券孳息聞訊暴瀉而期金則升破千七元,市場大恐慌」,昨天亞洲股市無法不「跟風」下挫,北京雖然「牢牢掌握」金融市場,但上海股市亦跌2.4%,「又一場金融風暴正在集結、又一次經濟危機已在門外徘徊」。

沙俄兩國有一共同利益點

《頭條日報》3月10日盧永雄文章表示,這「場油價之災,表面上發生在沙特和俄羅斯兩個產油大國之間」,「美國是重要的第三方勢力,美國由於開採頁岩油的技術大突破,去年成為石油淨出口國,成為另一個主要玩家,但她不直接參加油組議價」;「上周四以沙特為首的OPEC先提方案,建議由4月1日起每日再增加減產150萬桶(油組減100桶,非油組50萬桶),限期至今年底,藉此支撐油價。本來大家以為俄羅斯的OPEC+應接受,或提一個減產幅度較溫和的反建議,怎料周五OPEC+直接反枱,拒絕OPEC建議。

盧永雄認為,俄羅斯玩反枱是「一魚兩吃,先吃沙特,再吃美國」,「沙特安排其石油巨企沙特亞美上市失利,最後只能在沙特自己股市上市,未能集到巨資」。「沙特的財政深刻地依賴石油收入,油價暴挫其經濟難捱」,加上沙特在中東資助很多軍事行動和俄羅斯支持的政權抗衡,「俄羅斯若是有部署行事,隨時因為沽空期油大賺一筆」;「俄羅斯還想報復美國,美國既制裁俄羅斯油公司,又反對歐洲搭建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供氣西歐。因為美國頁岩氣要搶歐洲市場,普京早已氣上心頭。如今美國受疫情威脅,頁岩氣公司借貸又高,插低油價,推倒一批美國頁岩油公司」。

對於沙特而言,盧永雄指,「皇儲薩勒曼以行事激進見稱,被俄羅斯反枱玩了一鋪在前,他竟然不退縮,改玩減價戰和俄羅斯鬥大,以期險中求勝」;「沙特和俄羅斯其實有一個共同利益點,就是推倒美國的頁岩油公司」,「過去OPEC和OPEC+的減產量,大多被美國頁岩油增產吃掉,倒過來玩增產,沙特增產能力遠高於俄羅斯,可以搶回被美國公司佔去的市場,所以沙特有沙特的算盤」。

盧永雄表示,事件是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大產油局頭的角力,「特朗普整天說油價低對選民有利,但油價暴挫,若維持較長時間,就會擊潰一批美國頁岩油公司」;美國現在「周身唔妥」,「根本無力反制俄羅斯和沙特玩嘢」,「在這場油價game theory大鬥法中,美國只有硬食的份兒,萬一搞出一場金融風暴,再加疫情爆發,就認真不易收科」。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周永新﹕政府須摒棄「大市場、小政府」管治思維

【香港輕新聞】香港大學社會工作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