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多方觀點】 DQ「天祿」會惹更大風波?暴力使「馬照跑」變調?

【多方觀點】 DQ「天祿」會惹更大風波?暴力使「馬照跑」變調?

香港賽馬會跑馬地馬場(圖擷自香港賽馬會)

【香港輕新聞】因應網上有人針對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旗下的馬匹「天祿」出賽,建議要圍堵馬場「祝福」,馬會昨夜(18日)破天荒因為社會局勢宣布停賽。有意見認為,如果DQ或勸退「天祿」,則要面對政治風險,然而宣布停賽只是「斬腳趾避沙蟲」做法;亦有意見認為,「馬照跑」是「一國兩制」極具象徵意義的圖騰,惟隨著暴力升級,而今市民「免於恐懼的自由」漸漸消失。

在政治的威脅下「馬不跑」

《星島日報》9月19日社評表示,「跑馬仍是香港獨有,昨夜卻在政治威脅下『馬不跑』,且是本港社會自己造成,實在可悲」;「馬會並不輕易取消賽事,除了颱風等天氣因素,只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港督尤德任內在北京公幹時猝然去世,馬會在社會哀悼期間取消賽事」,「今次是馬會首度因為擔心會出現暴力衝突,影響公眾、員工和馬匹安全,而臨時決定取消賽事,退回所有賭注」。

《星島日報》社評認為,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旗下的馬匹「天祿」退賽的做法,「涉及重要原則問題,馬會編排賽事有其嚴格的規章制度,而馬主和練馬師有權利安排馬匹出賽,獲得公平待遇。馬會必須依此原則辦事,不能因政治壓力而取消馬匹的參賽資格,或者馬主和練馬師因受到政治威脅而失去讓名下馬匹出賽的權利」。社評表示,「香港社會向來以辦事高效率和可靠著稱」,馬會、港鐵及機場等事件中,「一切優點都在今次反修例風波中受到削弱,激進示威者對本港的傳統優點逐一破壞,難怪有人感歎對香港開始感到陌生」。

誰人是無馬跑的始作俑者?

《明報》9月19日「聞風筆動」李先知文章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否認傳言指馬會曾私下勸退何君堯,但他拒絕退賽一事,「指如果勸退何,而有人泄漏消息,馬會或會被指針對某派別人士,政治上會很麻煩,強調馬會是競賽機構,不涉政治」;「如果有人自願顧全大局,自行提出退賽就當別論,但馬會是不應以『政治理由』DQ 任何合資格馬主旗下的馬參賽」。

李先知文章引述民政事務委員會委員、民主黨鄺俊宇認為,「是誰令到無馬跑,市民眼晴是雪亮的」,相信市民不會又把事件歸咎於反修例示威者;他指馬會似乎有先見之明,「知道一有警察到場便會放催淚彈,會對馬造成很大傷害」,「現時一有示威者聚集,便會有警察到場武力清場『濫暴』,造成混亂」。

抵制暴力方能擺脫向下螺旋

《明報》9月19日社評表示,馬會今次做法確是「斬腳趾避沙蟲」,「即使化解了眼前危機,下次何君堯愛駒再度出賽,馬會仍有可能面對相同處境」;由馬迷角度而言,「馬會拒絕或『勸退』何君堯愛駒出賽,也許是最直截了當」,然而馬會亦有規章政策,「不能因為政治壓力甚或暴力脅逼,便做壞規矩禁止某個馬主的馬出賽」;對於「何君堯的言行有否構成操守問題、損害馬會利益,馬會應根據客觀事實秉公辦理,既要讓各方覺得公道,亦要避免令人質疑決定是為了應付政治壓力」。

《明報》社評認為,反修例風暴之下,「當前香港社會出現『講惡鬥狠』氛圍,不同陣營都有小撮人煽風點火、宣揚暴力,愈來愈多人都感到壓力」,政治對立已滲透到各個層面,就連食肆商店也要問「是黃是藍」,市民「免於恐懼的自由」正在漸漸消失;社會必須向暴力說不,方能擺脫這個向下螺旋。

否定一國一制是逆思考起點

《信報》9月19日社評表示,「回歸二十二年來,馬照跑是『一國兩制』極具象徵意義的圖騰,可惜昨日出現不尋常的變奏」,「何君堯名下賽駒『天祿』原本安排在頭場競逐,網民號召到場打氣,『支持何老大愛駒』以及『幻彩耀天祿』云云,馬會所謂確保人馬安全,相信與此存在着莫大關係」。

《信報》社評指,現在的爭議焦點在「『一國兩制』是否變形走樣朝着『一國一制』的方向演變」,「反修例的訴求已提升至民主普選,藉此落實真正的『一國兩制』」。社評認為「既然『一國兩制』是否變形走樣的爭議造成社會動盪,那麼否定『一國一制』不失為逆思考的起點。只要人人同意香港絕對不能實施『一國一制』,最低限度馬照跑的承諾不會煙消雲散」。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何建宗﹕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外國經驗與啟示

【香港輕新聞】在反修例運動示威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