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投稿】金泫松﹕用顯微鏡看韓日矛盾

【投稿】金泫松﹕用顯微鏡看韓日矛盾

編按:8月28日,日本將韓國剔出貿易便利的「白名單」,而韓國在近期也宣布會將日本剔出「白名單」以做報復,《韓聯社》指兩國關係陷入無法挽回的狀態,正降温至1965年建交以來的冰點。作者主要闡述韓國的觀點。

韓日矛盾,各方關注,尤其是地處東北亞的中國、朝鮮及大片土地鄰近的俄羅斯,以至亞洲眾多國家;當然,也少不了美國。

有些人認為,韓日矛盾只是經濟問題,因為日本禁止三種(氯化氫、光阻劑等)半導體原材料輸韓,更將韓國剔出審查較為寬鬆的貿易「白名單」國家。這一看法沒有錯,但不夠全面,更未能深層次地論及更大更重要的因素,例如國家安全、民族感情、領土主權、外交、國防等等,這些方面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進出口、貿易、經濟。假如用顯微鏡來細察韓日矛盾,問題真的相當嚴重。一路以來,日本虧欠韓國(甚至可以加上朝鮮)的地方實在很多。

首先,二次大戰後,大韓民國宣布獨立建國,但此後日本一直覬覦及糾纏韓國領土獨島,並將之稱為「竹島」。這方面的日本無理要求,給韓國的領土主權和國家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困擾、壓力和威脅。(編按:關於獨島或竹島爭議,對日方觀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日本外務省網站

其次,日本大和民族是非常強悍的民族,但韓民族(或朝鮮族)同樣也是十分強悍的民族,雖然由1910年起日本在韓半島進行了35年的殖民統治,但韓民族的鬥志始終旺盛不衰,包括1919年4月在上海成立韓國臨時政府。35年的日本殖民統治,在韓民族看來是家國情仇,是深仇大恨。如今,日本又要在貿易及經濟上欺壓韓國,激起民族憤怒。筆者認為,韓國和韓民族的強力反彈,非常合理,人人都不難明白。

其三,韓日矛盾,日本的不友好行為,必然也反應到外交關係上。舉例說,8月21日,中日韓三國外長會議在北京郊外古北水鎮舉行,雖然中國外長王毅努力調和氣氛,但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對韓國外長康京和雖會前有握手,卻自始至終表現冷漠,氛圍凝重,40分鐘的會議,當然不足以解決韓日矛盾,包括貿易限制、情報交換、日本核電廠含輻射污水排入大海、雙邊自由貿易及推進美朝無核化談判等問題。由於日方的貿易報復二戰勞工賠償案件,令日韓外交緊張升溫,兩國關係陷入谷底。若論政治責任,相信責任在日本方面。因為,一來韓國高院判日企賠償二戰韓國勞工是合情合理合法,二來日本的反應竟然是掀起貿易戰,那就使韓日矛盾急速升溫。

其四,為抗議日本拒絕賠償韓國戰時勞工,7月19日兩名韓翁在日本大使館前自焚,結果一不治、一重傷。反觀日本的反應,8月27日有日人給東京的韓國大使館寄子彈信,這名寄子彈信給韓國大使的狂徒,還在信中道:「我有步槍,正瞄準韓國人。韓國人給我滾出去!」其猖狂之態,兇相畢露。(編按:據日本《NHK》報導,兩國都有針對大使館的騷擾事件;8月14日,有韓國人把裝有糞便的膠袋丟向日本駐韓國新大使館的工地。

其五,再來說韓日兩國政府領導人對韓日矛盾的評述。上文已說過,文在寅對日本報復性開打貿易戰的評論是「害人害己」,「以害人始,以害己終」,兩敗俱傷。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乘機攻擊韓國,他在8月23日對韓國可能不再延遲兩國《情報保護協定》時,指責韓國不續簽協定是「損害互信」。這裡必須說明,過去多年,主要是韓國向日本提供有關朝鮮的情報。兩相對照,文在寅與安倍對韓日矛盾的發言,誰客觀?誰公平公正?

二戰的責任,侵華八年的責任,侵略亞洲各國及澳洲的責任,日本要不要及應不應負責?為何戰後德國(當時主要是西德)能負起責任的賠償,而日本卻不能?要日本企業賠償韓國勞工,不是很合情合理和合法嗎?日本應老實承認加劇韓日矛盾的責任!

文章不代表本站立場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金泫松 김현송
關注朝鮮半島問題,傳媒工作者。

Check Also

【博評】陳景祥:讀段崇智校長公開信

我是中大校友,從未見過段崇智校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