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文化生活 / 讀書 / 【書摘】《北京共識》:鷹派俱樂部

【書摘】《北京共識》:鷹派俱樂部

cVT1WJwC
美國Washington Free Beacon與The Washington Times 記者,編輯Bill Gertz。(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Gertz)

或許,華府圈內最知名的中國問題觀察家團體就是鷹派俱樂部,他們主要關注的是中國日漸增長的軍事威脅。有一個鮮明的例子在巴拉克·奧巴馬就任前不久發生。這些認為新保守主義已隨著美國無望快速解決伊拉克問題而破滅的人士發現,布什政府在其任上最後一周給了他們一個「十月驚喜」,即保羅·沃爾福威茨(Paul Wolfowitz)撰寫的一份關於中國軍事威脅日益增長的政府報告。這份報告以令人擔憂的口吻警告說,「北京正極力提高軍力以實現」其旨在「突破」太平洋包圍圈的大方針。

同時,報告也批評華盛頓坐視美國的核武器儲備在過去的二十年間不斷「萎縮」。當然,除去細節和告誡部分,這份報告成了那些擔憂美國軍事力量衰退的人的有力工具。媒體中首先散播沃爾福威茨報告的是《華盛頓時報》)和福克斯電視台(Fox News)的一批人,當中包括了比爾·蓋茨(Bill Gertz)。

蓋茨大肆宣揚中國對美國「最嚴重」的挑戰就來自於「其軍力的增長」,強調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研發和即將到來的台海戰爭的危險。蓋茨發表了不少以此為主題的書和文章,冠以如「中國威脅」和「人民共和國如何把目標對準美國」之類的標題。他屬於一個被部分成員自命為「藍隊」的大圈子,這個圈子裡有記者、冷戰時期前國防部的智囊以及過去十年來在華盛頓宣揚中國構成了嚴重軍事威脅的智庫成員。藍色是冷戰期間美國的代表色。

諸如《華盛頓時報》和《標準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之類的刊物,以及國家安全政策中心、美國企業研究所和傳統基金會等研究機構,會定期提供平台對這些重大議題加以辯論。論壇上提出的美國對華政策問題,多半談論的是中國不斷膨脹的核武、太空技術或海軍能力以及其對抗美國的意圖。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加里·施密特(Gary Schmitt)和卜大年(Dan Blumenthal)認為中國「幾乎肯定不會尋求一種僅僅具備嚇阻作用的軍事力量。」他們警告道,更大的目標「是一種主要針對美國的致命的核戰略能力。」

傳統基金會的一份簡報持相似的觀點:「中國戰略力量的快速現代化是中國對美國的最大威脅。」前國務院官員和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邁克·勒迪恩(Michael Ledeen)在《標準周刊》上寫道,「只要中國仍是由冷血的共產黨一黨專政……我們所有的思考和規劃都必須要考慮到中美之間不可避免的衝突。」

賓夕法尼亞大學漢學家林(Arthur Waldron)清醒的認識到:「除非我們假定中國是以某種’爭奪權力’為目的,否則中國這麼大力發展軍事力量是不合情理的。」而在《我們如何與中國作戰》一文中,羅伯特·卡普蘭( RobertKaplan)斷言,由於中國正在千方百計地想把導彈精確地射向在太平洋上航行的船隻,因此中美間的軍事競賽將「定義二十一世紀」。

過去十年中,僅次於期刊和智庫,美國國防部也是華盛頓的中國鷹派強有力的發聲渠道。在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任國防部長期間,一群新保守主義者和其他一些人在五角大樓的政策層面上已達成共識,認為中國代表著一種嚴重的而且不斷膨脹的軍事威脅。

與沃爾福威茨、道格拉斯·費思(Douglas Feith)這樣的人物一道,拉姆斯菲爾德的主要亞洲顧問之一,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尤其推動了這種觀點的形成和發展,他是個敏銳的分析家和中國通,有時還在中國官員和時任部長的拉姆斯菲爾德的會談中擔任翻譯。

《華爾街日報》稱他是「五角大樓在中國問題上內最具影響力的顧問之一」。正如白邦瑞在《華爾街日報》上所寫的,絕大部分美國人將中國誤解為一心追求經濟繁榮的和平國家。他說美國的中國觀察家,從國務院的低階官僚到情報機關、商界和學術界往往都是「擁抱熊貓者」,他們都沒有認識到中國軍方包藏的野心遠大於解決台灣問題,他們甚至計劃挑起一場小型戰爭來捍衛其不斷增長的能源需求。白邦瑞斷定「北京視美國為不可避免的敵人,並據此做出軍事計劃。」而華盛頓如不做同樣的規劃則是「玩忽職守」。

在二○○六年五角大樓制定《四年國防評估報告》的過程中,白邦瑞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這份報告與他的看法極其相近。中國的軍事擴張已經改變了太平洋上的「軍事平衡」,根據公佈的國防評估報告,中國的軍事發展現已對美國「反對訴諸武力或其他強制形式改變台灣現狀」的承諾構成重大挑戰。

這股強勁的知識氛圍更是有著體制上的支持。正如卡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伊万·伊蘭德(Ivan Eland)所指出的,在布什時代,除了國防部內的軍事專家外,國防部的製度本身也影響到討論。五角大樓對威脅美國安全來源的預測很自然強調諸如中國這樣的對象。

畢竟,國防部是直接負責面對中國軍事挑戰的聯邦政府機構,它必須獲得國會的支持以增列武器、人事、燃料和兵力來對付敵人。因此,對於這個以找出下一個威脅為己任的機構來說,中國作為一個美國或許某日就會被迫與之對抗的大國,必然引起注意。

對白宮內外傑出的政策分析家們提出的這種立場強硬的論調,北京並沒有忽視。近年來,中國的決策者們已經開始抱怨這種團體在華盛頓的決策圈中大行其道。比如,在二○○九年三月,針對五角大樓頻繁發布的中國軍力發展報告,中國的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就公開提出了官方抗議。秦斷定這些報告是「冷戰思維和偏見」,會「傷害中美兩國的關係」,給更加緊密的軍事和經濟交流設置「障礙」。

 

北京共識--中國權威模式將如何主導二十一世紀?(The Beijing Consensus)
著者:斯蒂芬.哈爾珀(Stefan Halper)
出版社:中港傳媒出版社
中文版出版日期:2011/04/01
售價:HK$92.00
香港輕新聞授權轉載,點擊觀看其他章節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中港傳媒
中港傳媒出版社

Check Also

任正非讀《美國陷阱》引關注?作者為「法國版華為案」主角

【香港輕新聞】華為公司的創始人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