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特稿 / 【獨家專訪】美國USCC首次就《逃犯條例》開腔 將香港捲入貿易戰?專訪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

【獨家專訪】美國USCC首次就《逃犯條例》開腔 將香港捲入貿易戰?專訪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馮智政。

【香港輕新聞】美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7日發表報告表示,目前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不單會擴大北京在香港的政治影響,亦會削弱及損害香港作為美國與國際企業安全營商地點的聲譽等,對美國構成極大的風險。《輕新聞》就USCC首次針對《逃犯條例》修訂發表報告,訪問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解構報告所反映的涵義。

 

美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5月7日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首次發表報告,該報告以「議題簡報」(Issue Brief)的形式發表,共長八頁。該報告表示,《逃犯條例》修訂會擴大北京在港的政治影響力,亦對美國構成極大的風險。

該報告更直接指出,如果《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或會違反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另俗稱﹕《香港關係法》U.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當中的多項關鍵條款,包括當中的美國與香港兩地之間的引渡條約,以及「鼓勵」美國企業繼續在香港經營的政策;並稱《逃犯條例》修訂,將會削弱及損害香港作為美國與國際企業安全營商地點的聲譽,並有可能增加美國公民與靠岸海軍在香港的風險。

《香港輕新聞》就USCC首次針對《逃犯條例》修訂發表報告,訪問國際關係學者香港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馮智政馮智政認為,USCC的報告是美國極為高調的政治表態;報告指出《逃犯條例》修訂或會違反《香港政策法》,過往美國對於《香港政策法》的檢討,是在英國審視香港「一國兩制」實行情況的《香港半年報告書》基礎上作出修訂,而美國發表這份報告似乎是打破慣例,用意將香港「一國兩制」原本單純為中英之間的問題,轉移成「中美問題」。

 

  • 記者﹕發表該報告的機構背景為何?在美國是否具有實際的影響力?這個是否屬於高調的表態?與過往的做法有甚麼不同?

馮智政﹕是次發表報告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為美國一個較高規格的委員會。USCC是美國國會常設機構,於2000年10月通過由國會授權設立,隸屬於國務院,負責監督和調查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國家安全和貿易問題。

由於美國是一個多元化的政治體系,有國會、各級別行政機構(executive arm)、法院,而USCC是直接屬於行政機構(executive arm)之下的委員會,負責主導美國對華政策,管轄的範圍包括貿易、安全、間諜等相關議題,例如「中美貿易戰」、「華為」事件亦由該委員會負責。

USCC在美國政治上的影響力非常大,會為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提出意見(advice)。在過往亦曾針對「中興」、「華為」及留學生等案件發表意見,而大部分意見都成為了政策。美國有些「委員會」的規模是比較小的,有些法案的委員會針對性也較強,例如針對「節日」或「某地的輸油管」都可以設有相應「委員會」。

USCC一向主導中美關係,但突然將香港的議題列入其範圍,而結論又要檢討《香港政策法》,其實與過往美國的做法有所不同,事件值得關注。美國過往檢討《香港政策法》,是建基於英國審視「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情況的《香港半年報告書》,美國一般並不會與英國《香港半年報告書》的意見有所分歧。這次美國USCC發表的報告似乎打破先前的慣例,用意是向外宣稱美國亦可以獨立地針對香港問題發表意見,是美國一個非常高調的表態,亦是首次正式將香港問題納入中美關係當中作為考量。

 

  • 記者﹕美國對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有何實質的憂慮?

馮智政﹕《逃犯條例》由始至終不只是針對香港人,而是所有在香港的人,故此亦包括在港的美商、美商的伙伴、來訪的美軍等。《逃犯條例》所引起的拘捕行動,並不是美方實質的憂慮;如果中方掌握美方人員的「罪證」,並籍由《逃犯條例》作為要脅,美方更加擔心人員會被「滲透」(being compromised)。

例如特朗普剛上任時,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中將離職的情況,他涉嫌在特朗普未上任前,與俄羅斯的外交人員秘密接觸,違反平民不得接觸外交機密的規例;該名中將並不是被俄羅斯拘捕而出問題,而是俄羅斯方面掌握了其「罪證」,當時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報告指他被「滲透」(being compromised),事件在美國引起關注。

 

  • 記者﹕美方發表的報告能左右香港政府的決定嗎?

馮智政﹕我認為香港政府在修訂《逃犯條例》議題中的話語權其實並不高,林鄭月娥雖然聲稱修訂並非中央的決定,但其姿態已向香港商界透露出隱含的訊息。香港政府應該只會將美國報告列為參考,並不足以動搖到香港政府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決心。

 

  • 記者﹕報告發表的時機與中美貿易戰有關嗎?美方是否有意藉此增加談判的籌碼?

馮智政﹕我不認為美國此舉是主要是為了增加貿易戰的談判籌碼,因為在中美關係當中,美國並非是採用單線式的行動,比如特朗普發Twitter的時刻,並不代表是美國真正「出招」的時刻。美國對中國貿易問題的動作是多線式呈現的,包括特朗普的Twitter、國會、國務委員會的報告、商界意見等等,當美國綜合各種聲音以後才會「真正出招」。

目前很難評論USCC發表報告的時刻與中美貿易談判有必然的關係,但可以推斷美方一定是會受一些談判的「限期」(Deadline)所制約,而這些談判「限期」其實早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之前已經決定。

美方在拿捏「限期」時刻方面是非常高明的。舉例說,針對特朗普在5月5日發表對中國「變臉」的Twitter,有商界的意見就表示,其實當天是中國取得美國聖誕訂單的最後時刻,因而特朗普在發Twitter加稅25%後,自復活節以來所簽訂的中美訂單便要被迫取消,此舉就有時機上的意義。其實美國自中美貿易戰以來,「出招」時機都掌握得非常好;甚至乎可以說,美國對中國熟悉程度遠比中國對美國的了解要高;美國這次主導中美貿易談判的官員,許多過往都是「親華派」,因此美國在時機、程度等因素的掌握表現比較好,脈絡亦非常清晰。

 

【獨家專訪】《香港政策法》是什麼?究竟重要嗎?訪國際關係學者馮智政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特稿】立法會設施受損停會兩周 哪些議案將受阻延?

【香港輕新聞】立法會7月1日晚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