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施永青﹕應記取「阿拉伯之春」發起人的網絡社交媒體經驗

【觀點】施永青﹕應記取「阿拉伯之春」發起人的網絡社交媒體經驗

【香港輕新聞】對於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行動中,以網絡社交媒體作為主要動員工具的現象,香港知名地產代理商人施永青於《AM730》撰文表示,面對當前局面,阿拉伯之春的發起人兼策動者威爾.戈寧(Wael Ghonim)的經驗應當記取,他曾經成功利用FB團體埃及人民將穆巴拉克的軍政權趕下台;然而事情發展並不如他想像中那麼理想,最終提出「人類在利用社交媒體改革社會之前,先要改革社交媒體」的主張。

人民的實際生活比前更差

香港知名地產代理商人施永青於8月14日《AM730》撰文表示,作為阿拉伯之春的發起人兼策動者威爾.戈寧(Wael Ghonim),在香港未必廣為人知,他原是開羅的一名電腦工程師,曾在谷歌任職。在2010年1月,他成功利用Facebook,快速地將要求改革的埃及人民團結起來,並一致行動,最後成功將穆巴拉克的軍人政權趕下台。

威爾.戈寧在開始時感到非常興奮,四處宣揚他的「網絡行動主義」,並冀望「這種做法可以在全球帶來改變」;施永青指,「可惜,事情發展並不如他想像中那麼理想」,「埃及有機會全民選舉的結果,是奉行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兄弟會勝出,西方對此並不滿意。軍方知道西方會默許軍方重新掌權,於是發動軍事政變,把民選政府趕下台」。施永青表示,於是「埃及又重新回到軍人政權年代,人民的努力成了白費。在整個過程中,埃及的經濟受到嚴重破壞,人民的實際生活比前更差」。

社交媒體終導致社會分化

施永青指,令威爾.戈寧感到心痛的是「社交媒體的高速發展,導致埃及社會嚴重分化」,由於「不同的社會力量都在利用社交媒體,不斷自我肯定,自我膨脹,各走極端,相互間的仇恨,已令埃及社會難以再度融合」;後來威爾.戈寧不再到處去推廣他的「網絡行動主義」,反而「一有機會就提醒人們,社交媒體若是處理不當,足以對人類造成極嚴重禍害」。

施永青引述威爾.戈寧的說法表示,「社交媒體的強項是它的聯繫能力,它可以在極短的時間裏把大量互不相識的人聯繫起來,讓大家知道原來有這麼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由於這種『I’m not alone』的想法令人勇於行動」,在社交媒體上互通訊息,「他們可以自覺地行動一致,其形成的集中力量常令當權者一時束手無策,因為當權者對互聯網的運作方式大都認識有限」。

會匯聚及強化民眾的破壞

威爾.戈寧同時指,「社交媒體雖是匯聚社會上改革力量的有效工具,但亦會匯聚民眾的破壞力,並加以強化」,其原因在於「人性有黑暗面,很容易被仇恨情緒主導,會不自覺地利用謊言與誇大去中傷對方」;「所以謠言在網上會傳播得比現實世界還要快。當發現禍害極大時,已沒法澄清,難以制止」。「社交媒體亦有極強的回音室效應;同聲同氣的意見會在圈子內反覆迴盪,產生共鳴,互相肯定,以致想法脫離了現實世界也不自知,最後大家一齊為了追求烏托邦而碰到頭崩額裂」。

人類會因而失去反思能力

施永青認為,「生活在社交媒體的虛擬世界,會令人沒法察覺現實世界的多元及不一致,人會因而失去了反思能力,只會越走越極端。結果社會就越來越兩極化,敵對的雙方只會互相指控,互相仇恨,以致非我族類,去之而後快」,「在社交媒體上的溝通方式,崇尚激烈的情緒發洩,需要直接講出結論,否則就會被懷疑立場不夠鮮明」。

施永青表示,基於上述的情況,可見「社交媒體上難有深入的討論,人的思維能力會退化」,「這些情況如果不改變的話,人類社會可能不進則退」;施永青又引述威爾.戈寧認為,「人類在利用社交媒體改革社會之前,先要改革社交媒體」。

 

「Let’s Design Social Media That Drives Real Change」演說影片﹕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羅永生﹕「攬炒」是一種解殖運動

【香港輕新聞】嶺南大學文化研究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