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曾鈺成﹕政府可考慮訂立限期特赦輕罪者

【觀點】曾鈺成﹕政府可考慮訂立限期特赦輕罪者

【香港輕新聞】香港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11月16日刊出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上月接受法國漢學家白夏(Jean-Philippe Béja)的訪問。曾鈺成在訪問之中剖析反修例示威的成因,以及而今香港面對的政治困局;曾鈺成建議港府特赦所涉罪行較輕的示威者,再訂出期限,如在期限後參與暴力活動者將無法獲得特赦,此措施旨在停止暴力的行為。

事件可歸納出兩個成因

香港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11月16日刊出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上月接受法國漢學家白夏(Jean-Philippe Béja)的訪問。曾鈺成認為,反修例示威事件是香港歷史上最大的運動,至今已歷時四個月,根據事後觀察,「我們完全不應該感到驚訝」;許多人都知道,港人一直對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都感到不滿,其中的原因可以歸納成以下兩方面﹕

首先在《基本法》當中有明訂,「港人將擁有充分的民主」,中央政府在2007年告知港人可在2017年以普選方式選舉行政長官,我們曾經嘗試達到這一步,然而在2014年我們未能達成協議,使我們不單是失去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機會,而且亦失去普選的時間表,當年輕人感到沒有希望在香港看到民主,自然成為他們不滿的原因。

另一方面的原因是社會不平等,在過去20或30年之間,香港經濟在合理的水平增長,然而百姓並不認為可以分享經濟增長成果。在年青人眼中,只看見社會不平等、貧富差距加劇,而最為嚴重的是住房問題。曾鈺成說﹕「在50年前我上大學時,工作幾年便可以買一間屋,出售之後便可以換成更大的屋,因而可以不斷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

曾鈺成指,中產階級而今的情況之下有所不同,他引述一名會計師表示,「雖然我有自己的屋,然而當我的小孩大學畢業之後,他們根本無法買屋」;如果說「年輕人因為無法買屋而造反」那是不客觀的,因為他們看到的事實是「沒有人能買屋」,而經濟增長成果只流向大型開發商。曾鈺成認為,上述兩個原因是具有聯繫的,由於行政長官是由選舉委員會並非由普羅大眾選出的,而選舉委員會則由大企業主導,因而年輕人認為,「政府始終站在大企業的一邊,而不站在窮人的一邊」。

怨懟變成對中國的憤怒

曾鈺成表示,這種怨懟很容變成對中國的憤怒,年輕人認為香港沒有民主,是因為北京不允許這樣做,而港人生活艱難,因為來自內地的人們奪走他們的資源,包括公共住房,學校等。曾鈺成指,「這不是真的」,雖然政府經常做出解釋,而幫助這些新移民的非政府組織也做出解釋,這些移民提供我們急需的勞動力,從而為經濟做出了貢獻,然而公眾輿論仍是負面的;這就是為什麼引渡法案引起如此大的憤怒,在突然之間,「香港人以為政府正在拆除香港與內地之間的防火牆」。

曾鈺成承認,在「書商綁架」及「肖建華」事件之後,人們開始不信任政府,但是亦由「於缺乏法律框架」,事件有關的人都沒有合法的方式移交內地;在22年來,香港政府一直與中央政府進行談判,但沒有成功,因為北京不想接受香港方面要求的條件,然而在行政長官的努力下,北京突然間接受根據國際標準起草,在1997年之前通過的《逃犯條例》,「香港政府認為這是一項重大突破。北京已經接受我們的條件」。

曾鈺成表示,「我告訴人們,政府不要求您相信中國的司法制度」,「例如我們不相信菲律賓的司法系統,但是由於有協議,因此就存在引渡,如果不引渡,菲律賓的罪犯很容易逃到香港,反之亦然」,如果來自內地的罪犯逃來香港,如果我們無能為力,這是對港人不利的,這個就是我支持該法案的原因。

對警仇恨已成示威動機

曾鈺成指出,而今對警察的仇恨已成為人們參加抗議活動的最重要動機,而在《禁蒙面法》頒布後,暴力再次升級;林鄭曾與不同人對話,包括捲入暴力事件的年輕人,亦有人提出平息事件不單是依靠警察,然而在她組織第一次對話後,暴力並未停止,只是為示威者提供一次侮辱政府的機會,因此她不應該再進行對話。曾鈺成認為,要求釋放所有被捕者的要求是無法滿足的,而就普選權進行談判仍很難達成協議,唯一可以滿足的需求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

曾鈺成表示,民建聯並不會公開支持任何他們知道政府做不到的事情,然而在私底下亦一直敦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只要林鄭拒絕,他們就什麼也不會說了;曾鈺成根據與前線警察密切接觸的人表示,「一些普通員工並不反對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種重建聲譽的方法」,然而「警方卻永遠不會接受」。

應考慮特赦罪行較輕者

曾鈺成認為,在現時的局面之下並不清楚北京的想法,而這局面可以分為四股陣營,包括「無意停下來」的示威者、佔人口大部分的「市民」、「無能為力」的特區政府、「無意干涉」的北京,如果各方的陣營沒有改變取態,這場風波就難以結束。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希望呼籲公眾譴責激進分子,然而「這是行不通的」。曾鈺成表示,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是呼籲停止暴力的良好契機,如果選舉如期舉行,親政府陣營將會失敗,如果繼續施加更多暴力政府提供藉口推遲選舉,但不知「最激進的抗議者會聽多少」。

曾鈺成並不認同「寬恕的言論」會加劇暴力,建議政府可以考慮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許多被捕者其實並未犯下嚴重罪行」,但並不能寬恕非常嚴重的罪行,例如「嚴重的人身傷害」;而政府應該提出「必須制止暴力」的特赦前提,並為特赦訂立一個期限,在期限後從事暴力活動的人將會受到懲罰。曾鈺成表示,現時最大的問題是四大陣營中,最弱的是特區政府,政府只聽取強硬派的意見,亦沒有政治家可以承擔責任。

曾鈺成指,如果兩個營地的溫和派聚在一起對話,或許會有解決方案,但如果不與政府進行討論,事件就沒有任何進展,那麼越來越多的人可能會絕望並走向獨立。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沈旭暉﹕從阿里巴巴在港上市看香港不可取代的性質

【香港輕新聞】近日阿里巴巴在香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