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李立峯:媒體直播對判斷警民衝突的民意影響

【觀點】李立峯:媒體直播對判斷警民衝突的民意影響

【香港輕新聞】在連續兩個月以來的反修例運動中,出現多次警方與示威者之間的衝突。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8月22日在《明報》撰文,引述民意調查數據,說明媒體直播與民意判斷警民衝突問題的關係。李立峯指,「警察濫暴」是大部分市民的觀感,而市民愈認為媒體直播重要,則愈傾向認為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有參與運動的市民,觀感較不受媒體影響,反而是沒有參與運動的市民,較易受直播影像影響。

「警察濫暴」是大部分市民觀感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8月22日在《明報》撰文,引述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上周發布的民調表示,有67.7%的香港市民認為警方在衝突場面中使用了過度武力,比起認為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的39.5%高出不少,指「警察濫暴」是大部分市民的觀感。李立峯指「大部分市民始終不會有多少時間在『前線』,他們的觀感來自媒體,而在各類媒體內容中,電視和網絡直播尤其不能忽視」。

直播影像觸發觀眾強烈情緒反應

李立峯表示,「直播並非到了這場運動才發揮影響力」,早在5年前的「佔領中環」,直播警方迤放催淚彈,已激發經媒體中介的即時義憤(mediated instant grievances,鄧鍵一語);直播「具備即時性和現場感,讓受眾有見證歷史的感覺」,「算是取態保守的媒體機構,也難以控制和審查」。李立峯認為,「觀眾容易因直播影像感到困惑,但這困惑卻更可能觸發思考」,亦包括「一些意想不到的具震撼性的直播影像,可以觸發觀眾即時而強烈的情緒反應」。

根據李立峯引述的民調數據顥示,若以10分為滿分,「體現場直播的平均重要程度是8.12分,高於傳統媒體的6.85分、社交媒體的6.01分,和WhatsApp等其他通訊程式的5.35分。連登和Telegram雖然被視為今次運動裏很重要的資訊平台,但對整體市民而言不算重要」。如果以政治傾向把被訪者分類,「建制派支持者比民主派或本土派支持者更依賴傳統媒體,而民主派或本土派支持者則比建制派支持者更依賴媒體現場直播」;「民主派或本土派支持者來說,傳統媒體的重要性為6.66分,比社交媒體的6.96分還要低」,對中間派或無立場者而言,媒體現場直播亦是最重要的資訊來源。

直播與判斷使用武力程度的關係

李立峯指,媒體直播包含很多內容,「但最受市民關注的,應該是各種行動以及衝突時的直播」。李立峯比較民調中「媒體現場直播重要性」和「對警方及示威者所使武力的判斷」數據之間的關係表示,「若進行多變項迴歸分析,在排除掉政治傾向和年齡、教育程度等基本人口特徵的影響之後,愈覺得媒體直播重要的人,仍然愈認為警方有使用過度武力,同時愈不認為示威者有使用過度武力」;「媒體直播和傳統媒體內容對市民的影響不一樣。例如在民主派和本土派支持者中,愈覺得傳統媒體重要的人,愈不覺得警方有使用過度的武力」。

參加運動者較不受媒體直播影響

李立峯表示調查當中亦有一個有趣的現象,「若把被訪者分為有參與過反修例運動的遊行集會和沒有參與過運動兩個組別,有參與集體行動的市民對警方和示威者的武力的觀感,不受媒體直播影響」,「沒有參與運動的市民當中,對警方和示威者的武力的觀感才跟媒體直播重要性有關係」。李立峯認為,此現象是因為「有參與運動的市民,縱使不是每位都是勇武派,但他們較有可能對抗爭現場『前線』有直接觀察」;「沒有參與運動的市民,對抗爭現場的認知差不多完全來自媒體」,因而兩者在事件認知上有落差。

李立峯表示,「理論上,直播不一定就是真相的全部,直播內容取決於媒體資源,有多少直播記者、他們在現場哪些位置等」,李立峯引述傳播學大師級人物Elihu Katz表示,「過分依賴直播,將會是『新聞的終結』(the end of journalism),因為新聞工作始終需要幫助受眾闡釋現實」;但李立峯承認直播的確有其威力,「能夠讓來自現場的真實影像在不太受政治、經濟和媒體內部權力的干擾之下送到民眾眼前」,影響民意。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羅永生﹕「攬炒」是一種解殖運動

【香港輕新聞】嶺南大學文化研究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