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沈旭暉﹕在「一國兩制3.0」下 動議撤回又如何?

【觀點】沈旭暉﹕在「一國兩制3.0」下 動議撤回又如何?

【香港輕新聞】中大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9月5日在《明報》撰文表示,假如政府的「四大行動」是最終回應,而不是千里之行的微步,只會導致期望落差而適得其反。沈旭暉認為,「一國兩制」政治框架下生活的港人,已經歷眾多不同朝代,在「一國兩制3.0」之下,政府只有成立有法定效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是真正釋出的善意。

帶來期望落差只會適得其反

中大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9月5日在《明報》撰文,認為正如政府過去多月不斷表示,爭論字眼不需要,即使動議獲最終通過,「壽終正寢」與「撤回」無分別,「一個『無分別』的讓步」,難以期望「暫緩」當下的劍拔弩張;假如政府以「四大行動」作為回應的終章,「而不是千里之行的微步,帶來的期望落差,只會適得其反」。

沈旭暉表示,整件事情的根源(rootcause)並非經濟物質主導,也不是外國勢力主導,而因素即使存在,頂多也是助因;逃犯條例修訂顯示的高度不信任,實乃反映對近年一國兩制每天被扭曲的高度不信任,其實特首本人心知肚明,「否則不會以『中港矛盾』的角度」,在立法會形容反對修例的聲音「全部都是廢話」。

回歸以來港人經歷不同朝代

如果簡單分析上述憂慮,沈旭暉認為,自1997年以來港人已經歷不同朝代,「一國兩制」這概念不同西方的「federation」或「federacy」(聯邦),正如北京強調乃「獨一無二」,具體表現在它涵蓋範圍的彈性;「理論上,只要不是白紙黑字的『一國一制』與『港獨』,在中間的龐大光譜,都依然是『一國兩制』」,「《基本法》作為香港實質上的『小憲法』(這名詞對北京而言也是政治不正確),卻屬於柔性小憲法,同一條文的執行方式,可以有龐大偏差」。

由1997至2003年,沈旭暉將此階段稱之為「一國兩制1.0」並表示,「當時北京對港事務幾乎毫無參與,一切『河水不犯井水』,民間毫無港獨聲音,和港英後期的最初分別只是『換旗換督』」;而「董建華在全國的排名和實質地位也遠高於現在的特首」,然而遇上國際金融風暴,「整個蜜月期並沒有轉化為一般人的收成期」;「直到2003年出現七一遊行,北京的憂慮開始出現,開始調整香港政策」。

沈旭暉表示,2003至2012年可稱之為「一國兩制1.5」,「北京雖然開始參與香港事務,但依然希望以公務員治港的實驗,多給予一次『港人(相對)治港』機會」,「曾蔭權曾豪言和中央『玩鋪勁』,任內錄得至今最高的特首民望」,「在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不用推國民教育,港人的中國身分認同也創新高」,就算在7.1遊行中,「港人的不滿也只是針對特區政府,北京的威望依然很高」,然而「這任政府被批評為對國家安全議題把關不力、打擊地產霸權不力,曾蔭權的下場更是令人唏噓」。

而2012至2019年6月,沈旭暉稱之為「一國兩制2.0」,「梁振英擊敗唐英年當選特首,可看作中央對港管治的一次路線大調整,強調土地問題是重中之重,希望通過在經濟議題做出成績,主打『民生』議題爭取民意」,因為政府路線的改變,激化種種抗爭,本土派逐漸成為氣候。由「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2016年旺角黑夜」,沈旭暉認為是「對意識形態上愈來愈收緊的回應,而當和平爭取的期望完全落空,勇武抗爭的民意也開始形成」。

Rule by Fear的一國兩制3.0

自2019年6月以來,沈旭暉稱之為「一國兩制3.0」,「一個超越『2.0』的威權主導、部分直接訴諸『以恐懼統治』(Rule by Fear)的全新管治模式,已全方位出現」,包括「完全依靠警隊具高度爭議的執法處理政治問題及異見聲音」,以及「幾乎每天可見的濫『捕』和濫『暴』」;「黑社會公然介入政治議題,不少公眾人物無故遇襲」;「『三權合作』、『依法治港』正取代『法治』概念;「各行各業開始出現政治審查、秋後算帳」等現象。

沈旭暉表示,假如是次群眾運動是令「一國兩制2.5」不出現,並將「一國兩制」相對安穩的「前2.0」時代,群眾運動卻衍生比通過修例後的「一國兩制2.5」更令人不安的「一國兩制3.0」;現在政府要面對的深層次憂慮,早已比6月反修例時更嚴重,「不少年輕人以死相告,可謂絕望的明證」。

社會焦點早已不在撤回修例

沈旭暉引述田北辰表示,「社會焦點已不在撤回修例」,有法定效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今時今日百分百必須要做的事」,認為委員會如果涵蓋「一國兩制3.0」時代的上述特徵查清一切,根本扭轉警察濫暴的結構性原因、杜絕黑社會襲擊平民的體制內外背景、為被秋後算帳的國泰員工及其他同類案例找回公義,起碼將「一國兩制」回至「2.0」時代,「五大訴求」自然得到回應,才是真正釋出的善意。

沈旭暉認為,如果特區政府根本不打算處理這些問題,或根本不被賦予處理這些問題的空間,「一國兩制3.0」就成為既成事實(faitaccompli),而「2.5」的不滿已引來如此反應,「3.0」又會如何?沈旭暉表示,「假如政府昨天的姿態,在3個月前,即『一國兩制3.0』出現前搶先一步,運動早已『壽終正寢』」;然而到今日政府依然不承認問題根源(rootcause),「更悲慘的結局」還在後頭。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羅永生﹕「攬炒」是一種解殖運動

【香港輕新聞】嶺南大學文化研究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