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葉劉淑儀:借鑒法國背心事件平息亂局

【觀點】葉劉淑儀:借鑒法國背心事件平息亂局

【香港輕新聞】近來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呼聲日益增加,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立法會議員、新民黨及匯賢智庫主席葉劉淑儀8月6日於《香港經濟日報》撰文表示,要求成立調委會的動機良好,然而現階段並不是合適時機,要待至抗爭活動完全停止,社會進入另一階段後,方可理性地展開調查;葉劉認為,行政長官大可借鑑法國總統馬克龍處理黃背心事件的經驗,落區面對市民,展示化解危機的決心和誠意,才可讓抗爭消停。

不是成立調委會的適合時機

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立法會議員、新民黨及匯賢智庫主席葉劉淑儀8月6日於《香港經濟日報》撰文指,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Commissions of Inquiry Ordinance‧下稱「條例」)第2條,特區政府可「委任一名或多於一名委員,……調查與公眾有重大關係的任何事宜」;惟社會宜認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下稱「調委會」)的目的、限制、目的及副作用;葉劉認為,社會認為成立調委會的目的是查明整場反修例風暴的來龍去脈,找出真相,藉以平息爭端,恢復社會安寧,「動機良好,可以理解」。

葉劉引述南非1995年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全面調查過往長期在種族隔離政策下各種嚴重侵犯人權的事件,還原歷史真相,藉以撫平黑人與白人之間的仇恨,促進民族和解。這與今天建議成立調委會的動機類似」,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南非是在已取消了種族隔離政策,曼德拉從獄中釋放並成功當選為總統,即是南非已改朝換代,與過去劃了界線後,才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葉劉認為,「這樣社會才能在理性的環境下,較易找到事件的真相,達致和解」;認為而今香港每日都有抗爭的情況,不是成立調委會的適合時機,「只有在各種抗爭活動完全停止,社會進入下一個階段後,才能理性地展開調查」。

調委會不足應對反修例風暴

葉劉表示,「雖然香港社會十分信賴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主持調查工作,根據《條例》成立的調委會,權限十分有限,不足以應對這場龐大而複雜的反修例風暴」;「調委會好像法庭那樣,可以傳召證人作供及提交文件證據」,但「證人也可以不親自出席,而交由大律師或律師代表」,「《條例》第4條及第7條更列明,證人提供的口供及證據,『不會在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被接納為證據』,即是日後不能利用該等證供證據向證人採取法律行動,對檢控工作沒有幫助」。

葉劉分析指,「調委會並非像坊間所想,能像神探般抽絲剝繭,主動查出各種情節,找出證據。我們不要忘記,平日法庭審理案件,是由執法部門先調查證據及事實,再呈交法庭審理,負責追查及抽絲剝繭的其實是執法部門,但是調委會並沒有這方面的權力及資源」;「法庭審理案件,是由執法部門先調查證據及事實,再呈交法庭審理,負責追查及抽絲剝繭的其實是執法部門,但是調委會並沒有這方面的權力及資源」。

葉劉認為,調委會雖然可以傳召證人,傳召個別官員、議員沒有大問題,然而對於「白衫人、黑衫人、戴口罩的人、連登仔或Telegram組員」,更遑論「外國勢力」,認為在調委會的權限下,能夠查出來的「真相」,只是九牛一毛。

恐令香港會步入更嚴重內耗

葉劉引述1966年天星小輪宣布加價5仙而觸發的一場大規模騷動,「如同南非那樣,當時港英政府也是在騷動平息後才進行調查,並且提出了兩份報告,一份是《1966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另一份是《地方行政工作小組報告》」。撰寫兩份報告的人選「包括有環球經歷、從外地調派來的英籍官員,也包括德高望重的本地官員及社會賢達,這種組合突顯了境外專家(outside view)的客觀性重要性,同時包融了本地角度,加強了調查報告的說服力」。葉劉認為,而今香港撕裂若此,根本難以找出所謂「具普遍公信力、人人信服的人士」。

葉劉表示,即使特區政府決定成立調委會,難保不會「引起其他負面影響,甚至延續紛爭」,而在這場號稱「沒有大台的運動下」,特區政府磋商的對象亦難以界定;調委會是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委任成立的,而修訂《逃犯條例》是由行政長官因應陳同佳台灣殺人案而提出,對於由行政長官成立的調委會,難以擺脫「自己查自己」之嫌,市民難以信服。葉劉認為,「而若把行政長官、行政會議、立法會、官員以至警察等均納入調查範圍的話,屆時只怕香港會步入更深層次的內耗,後果不堪設想」。

借鏡處理黃背心運動的經驗

葉劉認為,與1966年一樣,今次反修例風暴讓積藏已久的各種問題「浮上水面」,「包括社會價值觀、土地房屋短缺、貧富懸殊、教改成效、青年出路等,特區政府必須正視問題,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來回應社會訴求」,「行政長官需明白面對群眾的重要性,不能只靠新聞稿或幾句『扑咪』了事」。葉劉建議借鏡法國總統馬克龍處理黃背心運動的經驗,勇於面對群眾,直接聆聽市民意見,展示決心和誠意化解危機,讓抗爭者消停,讓香港邁向下一個階段,「或許屆時,便是展開調查的適當時機」。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周永新:林鄭政府無能、無信、無德

【香港輕新聞】香港大學社會工作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