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事拆局 / 觀點擂台 / 【觀點】袁彌昌﹕網絡化抗爭下的治港盲點

【觀點】袁彌昌﹕網絡化抗爭下的治港盲點

【香港輕新聞】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12月10日於《明報》撰文表示,抗爭者在網絡化下利用開放源碼戰爭(open-source warfare)的戰法,實現無領袖組織,以及難以預測、極富創造力的效果,然而政府當局完全無視網絡和系統的法則,使這看似偶然的風波帶來一種必然性;袁彌昌認為,政府必須徹底揚棄嘗試在香港建立一個「超穩定上層建築」的做法,並重新為陸港和香港建制中的各方之間建立防火牆。

政府未了解網絡化的特性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12月10日於《明報》撰文表示,香港的反修例風波隨着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潰敗以及特朗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勝負早已分曉,而這種「網絡化抗爭(networked protest)更在全球遍地開花」,然而政府仍停留在「網絡」就等於與上網或科技有關的層次,未能了解網絡化後所湧現的特性(emergent properties),如自組織與其他系統性行為,更完全無視網絡和系統的法則,使這場看似偶然的風波帶來一種必然性。

袁彌昌認為,在這場風波之中「建制一方不僅沒有網絡化,還須依賴中央一個大腦,因此反應非常遲緩,一切舉動亦毫無創造性可言」,「面對這些『黑天鵝』,專制國家的未經思考而作出的反應(knee-jerk reaction)幾乎無不是立刻將所有與安全有關的事務集中在國家手中,最後淪為一個警察國家」,因為「在網絡化抗爭這些去中心化和有機的威脅面前,根本束手無策──集權式決策者完全無法感應到這些在自由開放社會才會出現的威脅,因而只能通過更多法外的手段來應對」。

超穩定上層建築成連環船

香港作為現代中國金融的重心及國際金融中心,本來對於系統性擾亂(systems disruption)是極度脆弱的。袁彌昌表示,若然在體制上嘗試建立如內地般,將港府、建制派、商界和中央政府綁在一起的「超穩定上層建築(super-stable superstructure)」,在系統角度而言無疑是「自殺行徑」,「殊不知此舉卻是連環計,一出事便會『火燒連環船』,完全不堪一擊,更會一把火燒到中央與內地去,這就是系統論中的串聯失效(cascading failure)」,亦可稱之為骨牌效應。

袁彌昌指,抗爭者在網絡化下,可以使用開放源碼戰爭(open-source warfare)的戰法,「以靈活(臨時)組織(adhocracy,來自ad hoc一詞)的形式,實現無領袖組織,以及難以預測、極富創造力的效果」,實質是「無領袖民粹運動的濫觴,其理論基礎源自第四代戰爭(Fourth-generation Warfare, 4GW)──相對於前三代的戰爭(1-3GW)以力勝和智勝為主,第四代戰爭則是精神與道德(moral)的戰爭」,其為可以將國家之強項轉化為弱點的一種以弱勝強的戰法,旨在造成系統性擾亂,令目標國在道德和經濟上不斷「失血」。

開放源碼抗爭的內在問題

雖然開放源碼抗爭(open-source protest)在香港已得到相當程度的展示,袁彌昌認為此戰法是有自身的問題,其一是「參與的崇拜」(cult of participation)泛指抗爭者對群體意識的渴望,或者在香港的情况就是單純對警察的仇恨,當成抗爭運動的終極目標;其二是戰術凍結」(tactical freeze),即無法調整策略、要求談判和推動實質的政策改變,一定程度與運動的無領袖特性和過度依賴數碼科技有關;其三是民粹運動通常都不會有長遠目標,更不會先行想出任何解決辦法,到戰况陷入膠着後便很難再出發;其四是抗爭降級(de-escalate)或降溫是抗爭者其中一件最難處理的事情。

袁彌昌表示,由系統論的角度來看,隨着區選大勝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完成立法,「攬炒」式的全面系統性擾亂已變得沒有必要,所以也是時候轉化為一種局部性擾亂(partial disruption);局部性擾亂的目標是要讓政府失去正當性、加劇經濟耗損,造成一個政府須對失敗負責的局面,並為當局營造一個局勢是受控的假象,令目標持續「失血」。

陸港之間需要重設防火牆

對於政府而言,袁彌昌認為,「將抗爭降級乃首要之務」,有必要這段「蜜月期」內,「盡快釐定好並拋出第一個解局方案,否則時機將一去不返」;而「中央必須徹底揚棄嘗試在香港建立一個超穩定上層建築的做法,並重新為陸港和香港建制中的各方之間建立防火牆」,「陸港之間重設防火牆一方面是避免香港的騷動和意識形態等繼續流向內地,另一方面則容許中央有重新制訂治港方針的空間,給予中央更大的彈性,以處理港人長期要求」。

「今次風波證明一個僵硬的權力結構滿佈盲點,而且當事態發展嚴重偏離預定路線時,只有極少可以發現的途徑。這種上層的有限視野解釋了威權政權面對突如其來的叛亂的脆弱性,而叛亂通常是由這種『資訊串流』(information cascade)所引發的,一旦人們開始反抗,政府就會在一系列無法控制的事件中瓦解」。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編輯部
香港輕新聞編輯部

Check Also

【觀點】周永新﹕何謂「攬炒」?

【香港輕新聞】香港大學社會工作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