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訪問】催淚彈後遺症及處理方法問題 訪胡立志博士

【訪問】催淚彈後遺症及處理方法問題 訪胡立志博士

編按:示威者正在以水弄熄催淚彈。國產催淚彈開始使用後,這種場面仍經常出現。(網絡圖片)

 

【香港輕新聞】香港目前對於催淚彈後遺症及各種排毒方法都甚囂塵上,當中專業性與大眾性均有,令普遍缺乏化學知識的群眾深感困惑。《香港輕新聞》邀請來自台灣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化學博士、美國一線儀器大廠工作的胡立志博士,接受特約記者於社交媒體訪問,解答相關問題。

 

編按:最近有團體用類似的氰化氫探測器量度催淚彈釋出氣體濃度。不過他們的測量方法似乎有些問題,因為這其實是用來測大氣濃度的,把儀器貼近噴氣口測量並不能達到原有要求,其次測量方法應該是在同一地方測量四至五次,然後取平均值,這才能得到較準確的平均數據。(網絡圖片)

 

記者:有人指「……由於CS高於400℃ 就會分解且失去催淚作用,而越高温,分解出的物質就愈多,其中已知的有 HCl氣體(氫氯酸 / 鹽酸,可導致肺積水),HCN氣體 (山埃氣),二噁英 dioxin (超級致癌物)等,基於這個原因,各國都希望將發熱温度低過 450℃……」,您對此有什麼看法?

胡立志:HCl和HCN在高溫下是不無可能微量產生的(CS的分子結構本身常態下則不會產生HCl或HCN)但仍應是微量(註1)。後者如果吸或食入足量是劇毒,但毒理是「血紅素窒息」,沒吸到足量就不會有事,也不會長期累積危害HCl的毒理是直接在呼吸道中變酸液攻擊,但因此傷害的門檻濃度不低。這種微量又在開放空間中,HCN是鐵定不會出事,HCl的傷害也遠不及CS本身。

 

鎂粉一旦燃燒,會有強烈白光,而且燃燒速度很高。

記者:有人指「外國催淚彈的還原劑主要是碳粉、矽粉、糖、火棉(nitrocellulose)等,燃燒後溫度一般低於1,000℃至最高1,500℃,釋出產品有 CO2, H2O,SiO2(白煙);而中國製催淚彈以鎂粉、鋁粉、火棉為主,燃燒後溫度一般低於2,000℃至最高3,300℃,產品有 CO2, H2O,MgO(白煙),Al2O3(白煙);由於中國貨產生 MgO 同 Al2O3 比外國貨SiO2 濃,重及大粒,所以中國貨的煙很白,而外國的煙 SiO2 細微,經光學現象 scattering 產生微藍色……」,該名人士又指「……由於外國貨温度低,用水一淋即熄;中國貨温度高很多,用水淋分分鐘水同鎂/鋁生成氫氣並爆炸,好危險,且用手摸一定燒傷,打中人就著火!更可以熔馬路上的瀝青……」您有什麼看法?

胡立志:至於Mg(鎂), Al(鋁)部分,我懷疑他的成分比較。Mg燃燒發強烈白光,通常會直接把催淚彈變閃光,這點應該可以排除可能性。此外,鎂鋁高溫下碰水產生氫氣(但活性有限,產生的量很小)但煙霧在空氣中快速降溫,碰到水是不會有事的。如果直接用水淋,在水的阻燃及鎂鋁活性有限下,用鎂鋁加水意外氫爆至少是前所未見的,要設計這樣的實驗都很難如果直中身體,則不管哪種催淚彈都有可能燒傷,歐美規的溫度也遠高於燒傷的標準。但催淚彈的加熱只是為了釋放氣體,量很小且不是以持續產生人身上火焰,所以世界各國都很少見到催淚彈燒傷。

總之,如果以「催淚彈產生」上述成分的危險性可能,10分標準計算,CS分子本身姑且訂為3吧(有毒性,但強烈刺激性讓人不易吸到致毒量),那直中的燒傷是2,鎂、鋁、HCl、HCN都在0.1以下。

(編按:早前示威時有位香港樹仁大學的義務救護員被催淚彈的子藥擊中,導致背部二級燒傷(但似乎沒有見到著火)。不過當時情況似乎是其中一發子藥直射入救護員背部並卡在裏面燃燒,直至當中的催淚物質噴射完畢為止,持續大約10秒鐘,情況算相當罕見)

記者:有化學博士引用以下論文 「Formation of dioxins in the catalytic combustion of chlorobenzene and a micropollutant-like mixture on Pt/gamma-Al2O3(一種鉑催化劑)」(此文連結),說明CS物質在燃燒時釋放二噁英,未知是否適當?

胡立志:鉑催化劑的有無會造成化學反應極大的差異,所以不能以有催化劑的反應去類比無同類催化劑的反應。另外此文作者亦作出更詳細的講明。

 

編註:一戰期間毒性強得多的芥子氣攻擊開始後,協約國軍很快便投入戰場淋浴系統,以暖水及肥皂洗走黏在身上的殘餘有毒物質。這種應對方法日後亦成為對付化學武器攻擊的標準手段之一。(網絡圖片)

 

記者:有人指「……可以用水與甲醇(甲醇蒸氣有毒)+18%(重量)的通渠用「哥士的」(NaOH,氫氧化鈉)或25%(重量) KOH(氫氧化鉀),等CS及其殘餘物進行「加鹼水解( alkaline hydrolysis),等產物溶在甲醇中,再釋稀沖走」,博士覺得這樣可行嗎?另外,有人提出很多看似十分繁複的清洗CS物質(包括二噁英)的方法,讓人眼花繚亂,您可否為港人提供一些較可行的清洗方法?

胡立志:其實比較簡單,用漂白水/粉消除化學戰劑是標準程序(化學兵消除敵方化學戰劑都是如此),溶解度低也無妨,強力氧化掉即可去除,也沒有理由說漂白的氧化產物更毒。用甲醇是極蠢的作法,毒性和易燃性都會造成極大危險,切勿胡亂嘗試;另外,氫氧化鈉(NaOH)、氫氧化鉀(KOH)的腐蝕性也相當可怕!

在清洗方面,一般人清洗(身上)各種化學戰劑,都建議以溫肥皂水最有效安全。如果是清洗物件,照樣用漂白水 / 粉即可,漂白水只限於不會人體接觸、不怕弄壞的東西。

 

編按:甲醇不單有毒,其易燃性亦高,若用在家居清潔上,會有一定的危險性。(網絡圖片)

記者:催淚彈是否會釋出二噁英?

胡立志:至於會產生dioxin的說法,個人認為可以參考以下文章。(在獲作者授權的情況下,《香港輕新聞》及《立場新聞》均有轉載此文)

記者:有同樣是化學家的港人,指物質燃燒都需要至少2分鐘以上才可釋出二噁英,此說當否?

胡立志:不能一概而論,燃燒產物和時間、溫度是函數關係,不宜用單一門檻值描述。

記者:感謝胡博士接受敝報訪問。

胡立志:不用客氣。

編註:(引自DrDDR這篇文章)日前有團體用手持的氣體濃度偵測計,測得催淚彈煙霧內大約含有 30+ ppm 的 HCN,這樣的濃度大概是怎麼樣的概念?根據實驗,若將一群10隻小鼠 (mice) 暴露在 30 ppm HCN 的環境中 24 hr,小鼠在暴露結束後 10 天依然全數存活;但若將濃度改為 100 ppm,暴露 4 hr 後 10 隻中有一隻掛點,12 hr 後全數歸西 (ref: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207601/)。我們可以推論 30 ppm 的濃度,對人體沒有立即性的致命傷害。另外,30+ ppm 是在距離催淚彈噴煙口相當近的地方測得,整體環境中含量如何則未知,但是因為被大氣稀釋所以一定是更低的。HCN 相比起 dioxin 是一個相對好分解的毒物,在大自然環境中也不會有殘留的問題。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Check Also

外甥女拍片籲國際支持香港示威者 唐英年:屬其個人意見

【香港輕新聞】全國政協常委唐英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