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中導條約》壽終正寢 國際軍控體系洗牌?

【軍事博評】呂琪:《中導條約》壽終正寢 國際軍控體系洗牌?

《中導條約》簽訂現場(網絡圖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宣布,自2月2日起美方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相關義務,正式啟動為期180天的退約進程。這意味著經歷過30多年風雨的《中導條約》將壽終正寢。

關於《中導條約》筆者此前多篇相關文章已有介紹,在此不再贅述。簡單的說,這是美蘇兩國1987年12月簽署的一個里程碑式的軍控條約,開創不少先例。首先,根據該條約,美蘇銷毀射程為500至1,000公里的陸基中短程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及其發射器和輔助設備,以及射程為1,000至5,500公里的陸基中程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及其發射器和輔助設備。並且還禁止美蘇(俄)雙方擁有、生產和試驗此類導彈。

 

美國調查員正在核查準備銷毀的OTR-22中短程彈道導彈;同樣,蘇聯調查員亦前往英國與西德等地監察條約武器銷毀情況,並建立起一套限武工作上的互信機制。(網絡圖片)

 

其次,首次規定了現場核查措施。它終結了美蘇在歐洲的中程導彈軍備競賽,改善了美蘇關系,為進一步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創造了條件。至今不少人認為該條約是「走出『冷戰』的開端」。時至今日,它仍在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

但事過境遷,再好的的東西總有過時之日。隨著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中導條約》也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但是美國人早就看《中導條約》不順眼了,因為現在的它對美國只有礙手礙腳。

 

有人指取消中導條約,備受壓力最大的不是中美俄任一方,而是當年最受中程導彈威脅的歐洲,所以有人也認為取消中導條約可能是脅迫歐洲變回聽美國話的順民的方法。(網絡圖片)

條約已是「遲暮美人」?

美國政府在2017年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裏談到,冷戰後20多年來,美國政府認為其之前執行的與中、俄接觸的政策已經失敗,今後世界將再次進入大國競爭的時代,美國的鬥爭主要矛頭由國際恐怖勢力轉向和中、俄之間的鬥爭。為此,美國應該增加軍費,壯大核力量,加強高科技封鎖,對於它認為束縛了美國手腳的國際條約或機制則必須設法擺脫或退出。

具體到退出《中導條約》,特朗普有兩個借口。是俄羅斯屢屢違反條約,美國不能單方面受到束縛。美國認為俄羅斯從2008年就開始試驗條約禁止的導彈。2014年,美國國務院公開指責俄羅斯違反條約。2017年12月,美國國務院認定俄軍「9M729」陸基巡航導彈違約。俄羅斯否認指控,並認為美國自己才有違約行為。雙方經過幾輪磋商,依然毫無成果。

 

修約被廢的突破口 / 借口,來自中間的發射車:伊斯坎德爾武器系統。(網絡圖片)

 

是在美國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的今天,一些美國將領和政客認為該條約已不合時宜。美國認為,中國的陸基常規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系統將在「反介入/區域拒止」戰中發揮關鍵作用,這使美國在西太平洋不能為所欲為,因此美國需要退約以反制中國。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海軍上將說,該條約限制了美國「對抗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巡航導彈,陸基導彈的能力」。

同時美國突然宣布退約也與特朗普政府的國安團隊調整有關。2018年3月以來,相對穩健的國務卿蒂勒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及國防部長馬蒂斯相繼離職,美國外交與國防政策中的單邊主義傾向進一步加強。現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是著名鷹派人物,他在2011年就曾撰文抨擊《中導條約》是「遲暮美人」。外界普遍認為他在退約問題上發揮了關鍵作用。

 

博爾頓的鷹派作風有時狂妄得連特朗普都有所不如,例如國際刑事法庭有意調查美國及以色列在阿富汗及巴勒斯坦的戰爭行為時,他即警告涉及這些訴訟的所有人員都會被美國禁止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甚至在美國法院控告他們(言下之意,這些人即使身在外國,也可能隨時被美國以引渡協議把他們捉回美國受審)。(網絡圖片)

 

輿論對《中導條約》的誤解

有人說美國直到現在才宣布退出《中導條約》,本意還是希望維持這個冷戰時期的和平條約,美國對於和平還是仍有很大的誠意。對持這種觀點的人,筆者個人以為有點「東郭先生」。且不說當初制定《中導條約》的時候,相對於蘇聯來說美國就占了很大的便宜,成功地把艦射型「戰斧」及AGM-86空射巡航導彈從條約裏剔出(這兩項才是美軍最重要的空中中程武力投射手段)。蘇聯解體後,美國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當時全球各國的中程導彈技術相對落後,對美的威脅本就不大。

本質上講,中程導彈對於當時的美國而言本就是可有可無的,因為美國有著強大的海空軍,根本無需中程導彈這種武器。況且《中導條約》的存在還是限制了蘇聯和俄羅斯彈道導彈技術的擴散,因此當時的美國的極力支持《中導條約》。還多次想把中國也拉進這個條約裏。

 

這30年來美國一直有將庫存民兵一、二型ICBM的第二及第三節火箭引擎,以及潘興2型導彈的機動彈頭拿出來改裝,變成短中程彈道靶彈,以模擬IRBM,此為希拉系列(Hera)火箭靶彈;要說美國完放棄了中程導彈的研發,其實說不通。(網絡圖片)

 

至於美國因為《中導條約》徹底放棄了自己發展彈道導彈技術,這似乎有點自欺欺人了。美國這十幾年一直大力發展反導技術,但是在反導試驗的時候似乎有暗渡陳倉之嫌。前幾年美國的多次反導試驗出現失敗的時候,就有軍事專家指出美國的那幾次反導試驗的失敗都並不像是失誤,而是美軍是在借機測試彈道導彈,雖然美軍以前擁有的「潘興」導彈很先進,但是畢竟30年沒有研制彈道導彈了,很多方面美軍仍需測試。

 

LRFP的展示模型。此彈和俄國的9K720長度差不多,同樣一車兩發,如進一步改良,成為700-800公里級的高精度短中程導彈其實不是問題。(網絡圖片)

 

事實上早在2016年,美軍就提出了「遠程精確火力計劃」(Long Range Precision Fires,LRPF)打算用來代替已經服役了25年的美國「ATACMS」陸軍戰術導彈系統。但鑒於《中導條約》所以提出的射程上限是500公里,並要求可對付地面固定目標並兼顧移動目標(注:這個要求大致相當於美軍版「DF-21D」,但射程及速度小很多)。同時,美軍希望該導彈飛行速度和威力也提高,滿足壓制未來威脅的需求。

到2017年時,美軍更在新一輪的招標中明確提出希望能用該導彈封鎖太平洋第一島鏈的關鍵海峽,遏制中國海軍艦隊。如今美國正式開啟了終止《中導條約》的程序,應該是和當前美國對於新一輪的國際戰略形勢的判斷以及美軍在這幾個項目上陸陸續續取得進展所促使的。

 

不過話又說來,陸軍是否那麼容易取得中程導彈武器都是問題,除預算所限外,美國海軍及空軍都正在展示自己也有能力搭載這些中程武器,同時比陸上部署有更大的安全性。圖為弗吉尼亞及核攻擊潛艇BLK5型所搭載的大型導彈井及VPM模組,除可放進戰斧外,更有潛力部署中程潛射導彈。(網絡圖片)

 條約取消加速全球軍控體系變革

 雖說《中導條約》作廢是遲早的事,但是當這一天真的來到時,筆者還是感到擔憂,畢竟這一舉動將進一步沖擊現有的國際軍控與防擴散體系,意味著冷戰及冷戰後形成的國際軍控體系漸遭侵蝕。此前《反導條約》已作廢,《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已失效(編按:雖然現時歐洲各國常規武力比條約要求更低),《開放天空條約》履約情況受到質疑,美俄《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即將於2021年到期,而續約前景黯淡……

 

很多國家都發展中程陸射武器,但並未大量生產,以免與鄰國的對抗升級。如果中導條約廢棄,有可能進一步刺激這些國家購入相關裝備並加速生產,最後反而可能引發中小型國家的軍備競賽甚至衝突。圖為剛進行二次試射的巴基斯坦陸射巡航導彈Babur。(網絡圖片)

 

如今美國做出了終止《中導條約》的決定,肯定將加速國際軍控體系中多米諾骨牌的倒塌,導致冷戰後形成的整個國際軍控體系的崩潰。另外,它還將削弱「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等多邊導彈擴散控制機制的道義基礎,刺激其他國家進一步發展中程導彈等軍事技術。不如說,這次美國決定終止《中導條約》,帶有一種大國之間秣兵厲馬、未雨綢繆的感覺。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美國試射陸基新中程武器為哪般?

    根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