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熱點 / 【博評】呂琪:「卡舒吉案」疑雲——下級邀功?報復王儲?

【博評】呂琪:「卡舒吉案」疑雲——下級邀功?報復王儲?

沙特異見記者卡舒吉。由近日陸續釋放的資料得知,卡舒吉的背景其實並不十分異見,不但與王室人員關係深厚,更曾成為”官媒”的總編。後來和王室關係疏遠,但主因是他支持穆斯林兄弟會。(網絡圖片)

 

最近幾日,霸占各媒體頭版頭條的事件,莫過於沙特記者賈邁勒·卡舒吉在土耳其神秘「失蹤」事件。一開始土耳其的媒體和警方認為卡舒吉可能在領事館遇害,但沙特政府則堅稱卡舒吉已離開領事館。10月20日,沙特政府承認卡舒吉死於領事館內一場「鬥毆」。與「改口」同時,沙特宣布逮捕18名沙特籍涉案嫌疑人,解除5名官員的職務,包括王室顧問薩烏德·卡赫塔尼和情報總局副局長艾哈邁德·阿西里。沙特阿拉伯外交大臣阿德爾·朱拜爾強調,沙特政府不清楚卡舒吉如何遇害;穆罕默德王儲不知情,沒有責任。他認定,這是一次自作主張的「流氓行動」;涉事人員「逾越授權和職責」,「犯下錯誤,在領事館內殺害卡舒吉並試圖掩蓋這件事」。

至此整件事基本水落石出:有沙特的官員利用卡舒吉去土耳其大使館辦理私人事務的機會,將他監禁然後造成了卡舒吉的死亡。不過沙特政府目前給出的解釋還是顯得蒼白無力,而且還在淡化責任。

十五人刺殺團通過安卡拉機場海關時的閉路電視片段截圖。(網絡圖片)

 

一個人都被肢解、剝皮了還只算是「鬥毆」?十幾個沙特政府的高級官員雲集自己的駐外使館拘禁一個公民僅僅是為了毆打?十幾個政府的高級官員都自作主張去他國虐殺了一個本國公民?毫不客氣地講,沙特政府目前的聲明和通報簡直是在羞辱世人的智商。沙特外交大臣的這封聲明不禁讓人想起想起古裝大劇中常見的一句台詞:「當今皇上聖明,可惜被奸臣某某某蒙蔽了。」但總言之,沙特政府現在的官方態度就是——此事件為我國所屬人員個人行為,領導對此事毫不知情,並將嚴肅處理。

沙特官方說辭的漏洞

至於到底是不是個人行為,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次涉嫌殺人碎屍的15名沙特人的身份。從媒體報道可知這,15人中間至少有9人供職於沙特安全機構、軍隊、政府部門:

左上圖為穆特拉比、右上圖為哈薩維、左下圖為法醫圖拜吉、右下圖為沙特·卡塔尼。(網絡圖片)

馬希爾·阿卜杜勒·阿齊茲·穆特拉比曾經多次陪同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進行外事訪問,被認為是王儲的保鏢。

阿卜杜勒·阿齊茲·穆罕默德·哈薩維也是在王儲出訪時與之隨行的安全團隊成員。

圖拜吉是沙特法醫病理學基金會的主席,同時也是沙特內政部的驗屍專家。他曾參與設計的一種移動診所,使驗屍官能夠在七分鐘內解剖完一具屍體。

王室宮廷高級顧問、王儲薩勒曼心腹——沙特·卡塔尼。他負責營運沙特王儲薩勒曼的社交媒體,他還是拘捕該國數百位精英的幕後主使,他甚至還拘留過黎巴嫩總理。

從各人資料看,這幾位不是沙特情報部門的重要人物就是王儲身邊的貼心侍衛,絕非等閒之輩,說是為了卡舒吉此人沙特政府的大批高層親自出馬都毫不誇張。但是,堂堂一國情報機關的重要人物們,怎會犯下如此疏忽大意而且漏洞百出的一個案子?

沙特情報部門為何「老貓燒鬚」?

最近幾年,沙特軍隊在和也門胡塞武裝的沖突中的表現,令很多人對這個國家增加了負面印象。沙特軍隊素質和戰鬥力確實一般,基本都是「少爺兵」,戰場上表現更差,但沙特的情報組織就完全是另一回事沙特作為一個宗教政府,一直以來都很重視對情報部門、秘密警察的建設。而且沙特的這些部門向來都有西方國家為其培訓專業人員。英國、美國都曾否認為沙特訓練情報人員和特工。直到後來有電視台暗訪沙特時,沙特警察親口說出自己在英國接受過的培訓,英國政府才改口承認,從2012年起一直在英國布萊頓和考文垂的警察學院幫助培訓沙特警察。

納坦尼亞胡於4月時公佈伊朗15年前的核武計劃資料,並聲稱資料是摩薩德特工在德黑蘭核子研究中心的資料庫盜取的。不過以色列直入伊朗腹地進行情報工作,難度太高,部分言論指出沙特情報部門有進行協助,甚至是利用沙特在當地的內應進行工作的。(網絡圖片)

 

不但如此,美英等西方國家在中東地區都經常和沙特情報部門合作,美軍多位高管都盛讚過沙特情報部門的能力。甚至以色列的摩薩德和沙特情報部門都有親密合作,共同對抗雙方在中東地區的死敵伊朗。

負責任講句,沙特情報部門的能力和水平在中東地區稱得上數一數二。那麼為什麼這樣的情報部門「老貓燒鬚」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筆者以下列出兩種可能:

有人自作主張繞過情報部門下手?

 自從2015年沙特國王改變「兄終弟及」的王位繼承制度後,卡舒吉作為此前王位繼承者一派的人馬一直對現任國王和王儲不滿,多次發表文章攻擊國王薩勒曼和王儲小薩勒曼,免不了引起王儲以及其手下的不滿。為討好未來的國王小薩勒曼,他手下的一眾官員們就繞過情報部門親自下手,拔掉這個眼中釘

由於缺乏強力機關和情報部門的支持和配合,十幾個政府官員幾乎毫不掩飾地直接飛去土耳其。試想這支身份本就特殊的小隊,只在土耳其待了12小時,且來回都乘私人飛機,很自然就引起了土耳其情報部門警覺,並跟蹤監視這夥人。於是一場本可以精心策劃的國家級特別行動,居然比黑社會尋仇還業餘,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當然,更離奇的是,沙特的內政部或對內情治單位好像對這件事「毫不知情」,更惹人懷疑(編按))

 

前王儲小納伊夫。沙特王朝承首任國王伊本沙特的遺願,採用兄終弟及制,結果至今6位繼任國王都是他的兒子。今天的薩勒曼是他的第25位兒子。薩勒曼即位後在2015年徹底改變兄終弟及的承繼制度,先選自己同母兄長纳伊夫之子小納伊夫為王儲,繼而改立自己兒子穆罕默德為王儲。由於小納伊夫也曾任沙特反恐部門及內政部領導人,也成為今次事件的幕後嫌疑人之一。(網絡圖片)

有人報復現任國王和王儲?

2015年,薩勒曼國王以近乎政變的方式更改沙特原有的王位繼承制度,得罪了不少原王位繼承者的利益集團。作為一個坐擁全球最大石油財富的國家,沙特的王位一直是不少人垂涎的寶座。特別是原王儲繼承人薩勒曼的弟弟穆克林•本•阿卜杜勒-阿齊茲(Muqrin bin Abdulaziz),眼看兄長年事已高,自己登基指日可待,突然一夜之間被廢黜(理由是他媽媽是也門人,而沙特於2015年介入也門內戰),苦苦等待了幾十年的王位就化為泡影多少會心有不甘。

穆哈林和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合照。(網絡圖片)

而穆克林在被廢止前曾經長期擔任沙特情報總局的局長,管理沙特的情報系統多年。雖然穆克林被薩勒曼扳倒,但是其本人在沙特情報部門裏面人脈和心腹眾多。此次王儲陣營居然出現如此丟臉的事件,穆克林陣營這邊自然可以借機落井下石趁機抹黑王儲薩勒曼。當然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何為何這幫人要繞開沙特情報部門去辦這件事,也是擔心被國內其他勢力抓住把柄。

沙特國王與王儲接見卡舒吉的長子薩拉赫,表示深切慰問,並於25日讓薩拉赫前往美國;辜不論這是否鱷魚淚,沙特王儲過去給人”沙特前所未有的激進改革者”印象可說都給毀了。(網絡圖片)

 

直到本月23日,迫於輿論壓力沙特政府終於承認了卡舒吉事件。隨後沙特國王、王儲以及國防部長在利雅得會見了卡舒吉的長子以及另一位親人。據沙特官媒報導,國王及王儲「向卡舒吉及其家人表達了真誠的哀悼」。卡舒吉長子則向國王和王儲的哀悼表示感謝。

至此,筆者實在忍不住要批評沙特政府這次的公關行為:整件事處理手法拖沓而且被動,實在是太業餘。還不如網上的這則調侃:「正直偉大的沙特公民卡舒吉在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辦事期間,突發心臟病,作為一個有文化的沙特公民,他強烈表達了死後捐獻器官的願望。恰好當時沙特政府的首席法醫在大使館內,於是就現場以解剖的方式幫助卡舒吉達成了他的心願。

現在王儲的最大”護身符”,可能就是和美國去年達成的1100億美元軍售案:這可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單次軍售合約呢!(網絡圖片)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更新】62歲醉翁被捕留醫疑遭虐打 2名涉案警員被捕停職

【香港輕新聞】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