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遲來的正義」還是「被棄的卒子」?

【軍事博評】呂琪:「遲來的正義」還是「被棄的卒子」?

18名參與殺害俄羅斯飛行員佩什科夫的嫌疑人之一謝爾坎·庫爾圖魯什【圖左】。(圖片來源網絡)

7月3日,土耳其《自由報》援引土耳其檢察機關的消息報道稱,土耳其公民謝爾坎·庫爾圖魯什於6月29日在格魯吉亞第比利斯被逮捕。目前已被送到格魯吉亞首都附近的魯斯塔維監獄(რუსთავი)。根據土耳其媒體的消息,土耳其已向格魯吉亞發出了引渡請求。

這位庫爾圖魯什被捕是因為組織犯罪集團:該犯罪集團總部在土耳其西部伊茲密爾省(Izmir),活動地點包括伊斯坦布爾、安卡拉、布爾薩、穆拉和其他幾個城市。據了解,土耳其警察在全國各地進行的突擊檢查中,共拘留了參與該犯罪集團的49名人員。庫爾圖魯什逃離了土耳其,之後被列為國際通緝犯。

三年前的一起虐俘事件

謝爾坎·庫爾圖魯什並不是一個普通的罪犯,他犯下的不僅僅是土耳其警方所公布的那些罪行。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要知道這點,我們需要從2015年11月開始回溯:

2015年11月24日,一架隸屬於俄羅斯空軍的SU-24戰鬥轟炸機在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執行打擊ISIS組織的任務時,被土耳其軍方的F-16戰鬥機擊落並墜毀。當時這架蘇-24攻擊機上有2名飛行員,均成功彈射,但是機長奧列格·佩什科夫(Oleg Peshkov)在跳傘逃生時被地面武裝分子射殺,另外一名飛行員康斯坦丁·穆哈赫京上尉在25日被俄羅斯和敘利亞特種部隊救出。

在跳傘逃生時被地面武裝分子射殺的俄羅斯死飛行員奧列格·佩什科夫(Oleg Peshkov)。(圖片來源網絡)

事件發生後,一個名叫阿爾帕爾斯蘭·切利克的土耳其人和其他18名土耳其人,表示對這單俄羅斯飛行員被殺的事情負責。但之後切利克又拒絕承認自己的罪行,而這個庫爾圖魯什正是18名參與殺害俄羅斯飛行員佩什科夫的嫌疑人之一。

土耳其官方聲稱俄軍攻擊機侵犯了該國的領空,時任土耳其空軍司令的空軍總司令奧茲土克(Akin Ozturk)更出示了一段錄音,認定俄軍機有入侵土耳其領空的嫌疑。但是這些都遭到了俄羅斯方面的駁斥,俄羅斯外交部要求土耳其當局找到參與射殺事件的人,並將他們繩之以法。

當時的土耳其政府拒絕了俄羅斯的要求,總統埃爾多安和總理達武特奧盧都宣稱是俄飛機越境在先,而土方的媒體也宣稱俄軍方攻擊的是敘利亞境內的土耳其人,土耳其軍方亦聲明軍方的做法沒有錯,也做好了應對俄羅斯下一步挑釁的準備,同時北約也認為土耳其軍方的做法沒問題。

總而言之一句話:在這個時候土耳其底氣尚硬,然而切利克、庫爾圖魯什這夥人殺害跳傘的俄飛行員這件事屬於虐殺俘虜,無論如何也無法洗白,因此土耳其方面還是對這夥人開出了通緝令,只是一直遲遲未能抓獲歸案,原因不言自喻。當時來看,在這件事上俄羅斯要吃虧,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到2016年事情出現了180度轉折。

飛鳥盡良弓藏 狡兔死走狗烹?

2016年7月16日淩晨,一夥叛亂分子在土耳其發動軍事政變。政變造成240多名土耳其公民喪生,此外還導致超過2000人受傷。不過最終叛亂還是被平定。7月18日,土耳其將26名涉嫌策劃政變的高級將領送入監獄,其中包括那位2015年下達命令擊落俄軍機的前空軍總司令奧茲土克(Akin Ozturk)。7月20日晚,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布,土耳其進入為期3個月的「緊急狀態」。

這次未遂政變以後,土耳其官方的態度發生了大幅轉變,開始大幅度轉向東方,與俄羅斯的關係迅速回暖。先是2016年10月,兩國領導人在伊斯坦布爾舉行會面,共同見證了簽署「土耳其流」天然氣管道項目的政府間協議。跟著2017年9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開始對土耳其進行工作訪問,並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舉行會談。隨後土方宣布已同俄方達成采購俄制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協議。

至此,原本因為擊落俄軍機導致陷入了冰點的俄土關係,開始破冰。然而「一家歡樂一家愁」,俄土兩國從怒目相向到握手言歡,那麼當年一手制造了擊落俄軍機、殺害俄飛行員事件的當事人,日子就不好過了。

截至2018年7月,與射殺俄羅斯飛行員有關聯的人員命運如下:

  • 切利克和其他幾名參與殺害佩什科夫的人已經落網目前正在監獄服刑;
  • 宣稱自己親自下令擊落蘇-24攻擊機並認為此做法正確的土耳其總理達武特奧盧已經辭職;
  • 參與擊落俄蘇-24攻擊機的土耳其飛行員正在接受國家政變案件調查;
  • 土耳其空軍司令因組織國家政變已經鋃鐺入獄;
  • 之前態度強硬拒不道歉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已經向俄方道歉。

睚眥必報的俄羅斯

俄羅斯在對待這類傷害俄羅斯利益方面的事情時,向來都是睚眥必報。筆者在此舉一個最著名的例子,一件發生在1985年恐怖分子綁架蘇聯外交官的事件。

1985年10月,穆斯林兄弟會的分支「伊斯蘭解放組織」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綁架四名蘇聯外交官,以報復蘇聯支持敘利亞的決定。蘇聯向黎巴嫩派出阿爾法小組,但當時一名外交官已被處死。

當時盛傳,蘇聯克格勃貝魯特站負責人Yury Perfilev通過當地情報網找到並綁架12名恐怖分子親屬,將其中一些人肢解,隨後托人將屍塊送給劫持俄方官員的恐怖分子。隨後,恐怖分子乖乖地把剩下的蘇聯外交官送了回去,自此再也沒有發生過蘇聯人被恐怖分子綁架的事件。

不過根據蘇聯解體後的報導,殺害恐怖份子親屬的傳聞只是KGB故意放出的風聲,向恐怖份子施壓,並未實際執行。而當時另一種恐嚇的手段,是蘇聯聲稱會向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所在地「意外」地發射核彈……

面對一個強大、冷酷同時報復心極強的帝國,縱然豪情萬丈的「宗教聖鬥士們」也無計可施,令變得膽顫心驚。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第12屆珠海航展回顧 八大重點裝備盤點

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下稱珠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