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強人時代來臨 特朗普東亞行 考驗政治智慧

【軍事博評】呂琪:強人時代來臨 特朗普東亞行 考驗政治智慧

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展了對亞洲多國的訪問,11月5日前往日本,11月6日和7日訪問韓國,11月8日訪問中國,11月10日抵達越南參加亞太經合組織峰會,11月12日至14日訪問菲律賓。其中,中美雙方首腦的正式訪問一直為各方關注和期待。

自去年特朗普以「不被看好的總統候選人」身份登場,最後卻以黑馬的姿態勝出並入主白宮之後,從此開始了自己「不走尋常路」的總統生涯,一改過往美國政府遵循的「政治正確」普世價值觀,對內和對外屢屢語出驚人:從移民問題到宗教問題、種族問題,甚至不顧身份和美國的運動員大打口水仗,可以說特朗普充分演繹了一個「憤青」是如何做美國總統的——大有一種「白宮在手,天下我有」的強人霸氣。

訪日韓再確認盟友陣容

從這次特朗普的亞洲行程上來看,他是先日韓再中國,明顯為了安撫自己在亞洲的「小弟」,表明日韓兩國是自己的盟友,這一點與以往美國總統訪問東亞的行程一樣。特別是作為第一站的日本,美國一直視其為自己在亞洲第一號的盟友,而《美日安保條約》是美國亞洲戰略裡重要的環節。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四任總理,在日本政壇屬於罕見,屬強勢領導人。美國出於歷史考慮,對日態度拉攏與防範兼有。特朗普這次出訪日本時特意安排在夏威夷停留,憑弔一下珍珠港,同時明確拒絕了日本邀請特朗普登上日本最新的准航母「出雲」號參觀的計劃。

隨後,特朗普把韓國作為亞洲行第二站,除表明韓國也是其在亞洲重要的盟友以外,還包含另一層意思:對朝鮮的強硬回應。朝鮮半島的核試驗是美國今年最為頭疼的問題之一,特朗普本人也因此多次在推特上指責金正恩,如此隔空對罵,也算是當今世界政壇的一大奇景。

日本出雲號準航母。(圖片來源網絡)

 

中美領導人皆以強硬著稱 棋逢敵手?

也是棋逢對手,特朗普遇上的這代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同樣「吃軟不吃硬」。早在2009年2月11日,當時還是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墨西哥會見華僑時就表示:「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當兩位性格都比較強硬的領導人對上的時候,以往尋常的兩國首腦例行會晤就變得不尋常了。

此前,曾多次傳出有關兩人會晤的新聞,最後都不了了之。除今年4月份習近平在出訪芬蘭後以私人身份去美國見過一次面以外,就是今年在德國漢堡G20會議時兩人有過臨時會面。除此以外,習近平和特朗普一直沒有正式的會晤。加上特朗普上任後,對內陷入與俄羅斯勾結的醜聞裡,對外在朝鮮半島、南海問題上被指責無所作為;而習近平今年也一直在忙於軍隊改革和召開十九大會議,兩人都無暇會面。所以兩人的正式會晤直到現在才終於確定。

2009年2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墨西哥會見華僑時發言。(圖片來源網絡)

 

除第三站訪問中國以外,預計10日的APEC會議上特朗普和習主席還會再次見面,短時間內兩次會面在以往的中美首腦會晤中並不多見;朝鮮問題應是這次中美首腦正式會晤的重要話題。但是筆者認為,這次朝鮮問題依然不會有很重大的突破。

雖然朝鮮擁核不是中國所希望的結果,但是美國在已部署薩德的情況下要求中國配合,似乎得寸進尺。所以這次中美之間除了一些大手筆的經濟項目能簽訂以外,別的問題上預料不會有太大的突破。而且,特朗普為了自己美國國內經濟,也肯定會把經濟排在本次訪華行程的第一位:今年美國德州遭受了嚴重的颶風襲擊,經濟損失慘重;而德州主要的經濟支柱就是石油,所以相信這次中美在石油化工方面會有大手筆的簽約。德州也是美國傳統的「紅脖子」票倉,也是特朗普死忠聚集的州份,特朗普一定會為德州爭取大的利益。中美關係很可能還會和以往一樣:「好不到哪去也壞不到哪去。」

美國希望菲律賓保持「離岸平衡手」角色

讓筆者感興趣的是特朗普東亞之行的最後一站——菲律賓。眾所周知,自從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美菲關系是每況愈下。以往菲律賓一直唯美國馬首是瞻,其上一任總統阿基諾三世就配合美國的南海政策,在南海問題上給中國制造了不少麻煩。

但是杜特爾特就不同了,此人一向對美國嗤之以鼻,特別是他當選菲律賓總統後更是充分發揮其「憤青」特色,把美國罵個痛快淋漓。與此同時,杜特爾特治下的菲律賓和中國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尤其在軍事方面,大有拋棄美國轉投中國懷抱的趨勢。

在最近菲律賓平息馬拉維市伊斯蘭國叛亂的事情上,杜特爾特在電視中對中國武器大加讚賞,並對中國政府在菲律賓平叛上給予的支持表示感謝。這足以讓美國非常不爽且開始擔憂南海政策出現不利局面。這次特朗普東亞之行最後一站放在菲律賓,很明顯是要修復美菲關係。

美國一直對當年美軍撤離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和蘇碧灣(或譯蘇比克灣)海軍基地耿耿於懷,而他們的尤其希望蘇比克灣海軍基地繼續回歸美國懷抱。美國多位軍官曾指出,美方現在應對南海問題如此被動,和美軍當年撤出蘇比克灣海軍基地有很大的關系。這導致美國每次需要在南海地區展示軍事力量時,都要從遠在日本或關島的地基抽調;另外,因不能在南海長期駐軍,美國的威懾力也無從展示。雖然現在美國和新加坡有軍艦軍機停靠的協議,但也無法替代軍事基地的地位。

據外電透露,阿基諾三世在任時美菲之間曾有過美軍重新租借克拉克基地和蘇比克灣海軍基地的商討。退一步講,美方希望菲律賓即使不能繼續幫助美國在南海活動,也不要徹底倒向中國,這樣美國在南海地區仍有周旋餘地——這正是西方外交最擅長的「離岸平衡手」。

綜上所述,這一次特朗普的亞洲之行,面對的是一眾強硬東亞領導人,是否能夠既撈著數,也安撫小弟,又能在亞洲興風作浪。還要看特朗普的政治手腕。

【筆者註:11月4日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延長一天在菲律賓的訪問時間,參加東盟峰會。看來美國不但是要在菲律賓搞事,還要在東盟會議上表現一下。】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查看中國提供的裝備。(圖片來源網絡)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考古】William:海燕號發現日本防空重巡摩耶

    保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