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波斯之殤—伊朗問題重重的「國難公關」

【軍事博評】呂琪:波斯之殤—伊朗問題重重的「國難公關」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但對於伊朗而言可謂流年不利:從蘇萊曼尼遇刺後就危機連連,不但犧牲了一個高級將領,還因為誤擊烏克蘭航班事件陷入了全面的被動中。

1月11日下午,伊朗的德黑蘭大學、阿米爾卡比爾理工大學、謝里夫理工大學、阿拉梅大學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一開始,活動是為了悼念烏克蘭客機遇難者,但抗議活動很快演變成了針對伊朗政府的抗議活動。雖然伊朗政府很快宣佈平息了這次抗議活動,期間還認定英國駐伊朗大使羅布·馬凱爾(Rob Macaire)參與煽動示威活動,並短暫拘捕了他。此次事件對伊朗的政局已經產生的嚴重後果,並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

從情感來說,伊朗革命衛隊的高級將領在第三國遇害,本來輿論應該是對伊朗有利的。但伊朗卻因為自己的失誤,背上了擊落國際客機的駡名,外部輿論瞬間從天堂跌入地獄,實在是讓人唏噓。這次伊朗危機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大逆轉,和以下兩點分不開:

阿塞拜疆人被視為突厥化的古高加索阿爾巴尼亞人後裔,和伊朗人有一定血緣關係。該族因為自中世紀後分別為土耳其人(之後為俄國人)及伊朗人所管治,最終分成兩個有一定不同的種族。(網絡圖片)

民族矛盾

自從1979年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成功,伊朗推翻了前國王巴列維政權,建立了伊斯蘭教國家後,雖然也有民選總統,但其實一直都是實行宗教治理國家的政體,事實上伊朗總統的地位,是低於精神領袖的(之前是霍梅尼,現在是哈梅內伊)。表面來看,作為什葉派占絕對多數的伊朗,國家體制和結構比較穩定,但是,卻潛藏了很大的一個危機,那就是民族問題

伊朗是一個多民族的伊斯蘭國家,其中波斯人占66%,阿塞拜疆人占25%,庫爾德人占5%,還有阿拉伯人巴赫蒂亞里人盧爾人俾路支人土庫曼人等少數民族。雖然這些民族基本都是什葉派穆斯林,但由於民族不同,在宗教、政權和財富分配有不少問題。很簡單,目前伊朗的最高領導人、他們的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就來至於少數民族阿塞拜疆人,而占了主要人口的波斯人並沒有掌握宗教話語權。

嚴格來說,其實霍梅尼也不是伊朗人,他是印度伊斯蘭教徒移民的第三代後裔。(網絡圖片)

 

那麼,哈梅內伊作為一個少數民族人,卻為何能掌握伊朗的最高權力呢?伊朗自從伊斯蘭革命後,整個國家全面的宗教化,伊斯蘭教佔據了核心的地位,在宗教的渲染下,淡化了伊朗的少數民族色彩。哈梅內伊雖是阿塞拜疆人,卻是出身於伊朗伊斯蘭教什葉派大教士之家,整個家族在伊斯蘭教什葉派裡面影響力非常大。況且,哈梅內伊當年跟隨霍梅尼出生入死。因此,成為最高領袖理所當然的。

本來作為一個宗教國家,伊朗的民族問題和矛盾並不突出,但是哈梅內伊成為最高領袖後,阿塞拜疆人的勢力在伊朗逐步擴大,形成權力階層了,整個民族占比也在提升。正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引起了其他民族的不滿,逐漸形成了伊朗動亂的誘因。

貧困青年的騷動一直左右伊朗近代的政治發展方向,甚至可以說伊朗一直隨著這種民粹主義運動而在保守/民族主義派與溫和改革派之間搖擺。(網絡圖片)

 

而造成伊朗民族矛盾的另一個根源就是地理因素。伊朗的民族矛盾往往發生在經濟落後的省區,這裡的失業率(特別是青年人群體)很高,基礎落後,貧窮、失業等社會問題是矛盾的催化劑,使得民族衝突更容易爆發。像這次烏克蘭航班事件後,伊朗的學生上街遊行這點可以理解,但是有人公然的喊出「哈梅內伊下台」,這在以往的伊朗社會裡絕對無法想像的,可見伊朗的民族問題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嚴重了。

不能不否認,伊朗的導彈攻擊精確度有點令人意想不到,但之後的準備工作卻完全跟不上……(網絡圖片)

 

 

輿論戰

從蘇萊曼尼在巴格達遇刺開始,再到伊朗發射導彈襲擊美軍伊拉克基地,最後伊朗方面誤擊烏克蘭航班,這一系列事顯示出輿論戰的味道。地球上自人類出現就有了輿論、有了階級、有了戰爭。輿論與戰爭如影隨形,緊密結合,使戰爭變得越發神秘莫測、光怪陸離。不知不覺間,輿論就成了軍事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輿論戰開展於武力對抗之前,貫穿於武力對抗之中,繼續於武力對抗之後。其激烈的程度不亞於戰場上真槍實彈的戰鬥。

到現在,美國雖聲稱籌劃發動針對美國人的攻擊,可到現在仍然提不出實質證據。(網絡圖片)

 

 

美軍之所以在此次事件中贏得徹底反轉的機會,就是得益於輿論戰開展得好。本來美國刺殺蘇萊曼尼,對於自己是失分之舉,但是美國隨後採取的一系列手段,卻充分緩解了自身壓力。首先,西方的主流媒體(掌握在美國手裡的)對於刺殺蘇萊曼尼只作了輕描淡寫的報道,而且重點突出了蘇萊曼尼領導的伊朗革命衛隊,正在準備策劃襲擊歐美目標,這很明顯是个莫須有的罪名;

隨後,美軍加大了對伊朗的壓力,等待伊朗的犯錯。很不幸,伊朗中招并擊落了一輛民航客機。這一下,歐美掌握的輿論力量立刻火力全開了,一時間,整個世界的媒體都在報道伊朗擊落民航客機的事,仿佛蘇萊曼尼被暗殺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Tor-M1V型,展現更快速的攔截能力,同時雷達射手也變成兩人,工作更能分擔。關於民航機應答機的工作狀態,現時還沒有下定論;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當時伊朗革命衛隊所屬的飛彈營手頭上並沒有民航機班次與應答器的編碼,可能也是意外的成因之一,但為何革命衛隊沒有相關資料,那就不得而知了。(網絡圖片)

 

最後,關於伊朗軍方這次擊落客機這件事,各種分析已經很多筆者在此不贅,只說一點:這次的誤擊,很大的機會就是伊朗軍隊(尤其是革命衛隊)操作手過度緊張導致的。理由很簡單,這次擊落客機的是道爾防空導彈,道爾作為中低空防空導彈,本身具備多重保險機制,包括:

1. 敵我識別詢問機,而且兼容了民航飛機應答機;

2. 電視跟蹤系統,可以得到目標的高清圖像,這是道爾導系統特殊之處,對於近距離目標,可以做到沒有任何差錯;

3, 伊朗道爾防空導彈部署在首都區,和首都機場空管有直接信息聯繫。有問題可以直接電話詢問空管雷達,這是全世界防空系統工作的常態,防空導彈系統操作人員,遇到問題,先需要和空管部門取得聯繫,這是一個保證安全飛行的常識和常態。

所以,很難想像在這麼多的保險機制下伊朗防空部隊會出現操作失誤導致誤擊,所以,筆者以為,很大的情況就是當時伊朗國內陷入了極度緊張和敏感的情況,這導致了道爾防空導彈的操作人員出現緊張和誤判。

伊朗革命衛隊擁有少量防空導彈部隊,守衛自己的重要目標,不過這些部隊的訓練水平及與伊朗國防軍防空軍的合作究竟怎樣,就是未知之數了。圖為革命衛隊的Ra’ad中程防空系統。(網絡圖片)

 

應急反應

這個緊張和敏感就源於當時伊朗為報復蘇萊曼尼被刺,緊急展開的襲擊美軍基地的行動。但是這又反映出另一個問題:伊朗軍隊問題多多。

首先,從緊張而誤擊客機的烏龍來看伊朗軍隊的訓練水平堪憂。如上所述,以道爾防空導彈的水平來說要發生這種誤擊事件實在是太難了,只能說伊朗軍方平時的訓練絕對不到位;其次,在自己主動發起對美軍基地的報復行動後,伊軍方的緊急預案明顯不夠,僅僅一個失誤就導致攻守異形,可見伊朗軍方的高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Flightradar24網站所示中東上空各航線的客機位置。伊朗發動攻擊後並沒有關閉領空,不但是令人費解的事,更可說是災厄的源頭。(網絡圖片)

雖然伊朗多次喊出要對中東的美軍做出打擊,但是當事情真的發生後,伊朗軍隊(或正規軍隊與革命衛隊)的反應可以說是混亂無序的,給人的感覺伊朗軍方完全不知所措,在對美軍發起報復後,如何應對美軍接下來可能的反擊也毫無準備,整個部隊都處在杯弓蛇影的狀態。

如此的伊軍,假設真的面對美軍的攻擊,會有怎麼的表現?伊朗國防部真的需要通過這次事件,好好的反省和檢討一下。畢竟,伊拉克軍隊在美軍重壓之下潰不成軍的歷史,伊朗想必也不希望在自己身上重演。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博評】轉載:艦長撤職是否冤枉?專家:莫聽一面之辭

這兩天因為坦言指出美軍羅斯福艦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