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爭奪「高邊疆」的時代來臨

【軍事博評】呂琪:爭奪「高邊疆」的時代來臨

2019年2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第4號太空政策指令」(SPD-4),宣佈正式組建美國的太空軍,同時,正式簽署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批准了3200萬美元預算用於創建太空司令部。儘管這一數字遠少於特朗普政府提出的7240萬美元,但意味著美國太空軍建設邁出了歷史性一步。

 

據美國媒體報道,目前,太空軍將暫歸美國空軍部領導,這一關係類似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與美國海軍部的關係。法案生效後,原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將被重新任命為太空軍。現任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空軍上將雷蒙德(John Raymond)被任命為首任美國太空軍司令,同時雷蒙德將軍透露,空軍太空司令部的1.6萬名現役士兵和其他人員將被劃入新太空軍。當特朗普在新國防授權法案上簽下名的那一刻,美國第六個軍種——太空軍宣告誕生。

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和俄國空天軍相類似,都負責北美地區防空與反彈道預警工作,這和俄國空天軍太空防衛部沒有什麼不同。這指揮部在太空軍籌組完成後,可能併歸該部管轄。(網絡圖片)

 

其實美國組建太空軍的想法由來已久,早在當年「阿波羅」登月計劃的時候,美軍內部就提出過關於外太空軍事任務構想,在1980年代,列根總統提出「星球大戰」計劃時,美軍就有組建專門的太空軍事部隊的設想。當時美國的多位學者為此提出過「高邊疆戰略」,美軍認為「高邊疆戰略」具有三大作用:一是消除蘇聯在軍事上對美國的威脅;二是用「確保生存」戰略取代「相互確保摧毀」戰略;三是開發和利用空間資源,以期獲取巨大的經濟和商業利益。

蘇聯在80年代晚期因應星球大戰計劃,已在考慮暴風雪號穿梭機作為太空戰機母機的用途。(網絡圖片)

「太空軍」源於「中俄威脅論」?

從總體上講,該戰略分為軍事和經濟兩個方面。軍事方面,高邊疆戰略設想以太空為主要基地,建立一個非核的分層式戰略防禦體系,把同蘇聯的競爭轉到美國佔據優勢地位的太空高技術領域,以達到在軍事上取得領先地位。高邊疆戰略另一重要內容,是在經濟和商業方面開拓利用空間領域,由於太空擁有豐富的資源和獨特的環境,高邊疆的創導者將太空視為美國經濟新騰飛的希望,把空間工業視為未來最有發展前途的領域,認為通過大力開發空間,會對美國經濟產生積極影響,並有望獲取可觀的經濟效益。不過鑒於當時的技術條件以及美國軍隊內部軍種競爭的原因,這一設想最終並沒有實現。

美國部分保守但較嚴謹智庫分析,指出中俄已掌握部分以衛星干擾其他衛星運作或短時間癱瘓衛星的方法,對於美軍的優勢無可避免會構成一定威脅。(網絡圖片)

 

到2000年,拉姆斯菲爾德重掌美國國防部後,也曾提出過組建專門的太空軍隊的計劃,但是,隨著拉姆斯菲爾德下台,這件事也暫時擱置了。長期以來美國都以蘇聯和俄羅斯在太空領域的「威脅」為藉口,發展自己的太空作戰能力,進入本世紀特別是2010年後,在這個藉口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中國元素。2018年8月份,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五角大樓發表演講時就提到過美國將建成太空軍的事情。彭斯稱:「中國和俄羅斯一直在進行高度複雜的在軌活動研究,從而給美國的太空系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危險。」而美空軍參謀長戴夫·戈德費恩( Dave Goldfein)也公開聲稱中俄兩國在外太空的發展對美國來說是強有力的威脅,美國需要更強更專業的力量,以應對中俄新发展的太空能力。

誇斯特的說話始終令人有點難以置信,因為照現時人類科技文明的進程,宇宙作戰艦艇還應該是科幻小說的內容。圖為前蘇聯發展的極地系統,充其量只能算是很原始的軌道激光砲艇,而且首飛的亦只是驗證體,還沒有裝上任何武裝。(網絡圖片)

 

不少美軍的智囊和軍內人士,對成立太空軍始終是念念不忘的,多位軍政要員和美國的智庫都聲稱,下個主要戰場將是外層空間,並呼籲美國儘快成立專門的太空軍事部隊,這其中以剛退役的前美國空軍中將斯蒂芬·誇斯特最為踴躍。11月20日,誇斯特在華盛頓特區的希爾斯代爾學院發表了題為《美國迫切需要太空部隊》的演講,他談及的內容相當寬泛,描述了新技術變革給人類帶來變化,提到了火的發現給早期人來帶來的競爭優勢,以及核武器給20世紀超級大國帶來的戰略價值。在談到當前技術革命時,誇斯特說「太空力量將永遠改變世界力量,而美國軍方要做的就是利用這種力量。」誇斯特認為,中國軍事技術的迅速發展,是美國必須大力投資空天技術的原因,「我們今天可以說我們在太空中占主導優勢,但未來的趨勢是更值得關注的。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他們將在未來幾年內超過我們。他們會贏得這場競賽,然後會在太空設置障礙。」誇斯特說,「因為你一旦佔領了制高點,任何試圖在你身後佔領制高點的人都將無功而返。」誇斯特稱中國已經在建設一支「太空海軍」,包括基於戰列艦和驅逐艦的天基海軍部隊(???),它們「能夠機動、攻擊,並能憑藉優勢進行交流,而我們(美國)沒有」。

 

誇斯特的演講圍繞著這樣的一個主題,即美國需要一支太空部隊以抗衡中國的進步,並在未來的競爭中取勝。雖然打造太空作戰能力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誇斯特的演講透露出,一些美國軍方及其夥伴可能已經開發出的、有可能徹底改變航空航天領域,甚至是人類文明的新技術。

誇斯特所指的其中一種超級技術,有可能是指臭鼬工廠仍在建造中及準備驗證的超緊湊型聚變反應堆(CFR)。那似乎是一種雙磁環加線性中子加速器構成的氘等離子體加熱與維持系統。現時這部新型聚變實驗反應堆的進度還沒有公開過。(網絡圖片)

 

 

姍姍來遲的「高邊疆」之戰

美國的太空軍歷經多年才正式轉正,頗有點當年美國空軍從陸軍獨立出來的感覺。雖然,美軍目前還沒給出未來太空軍的作戰模式和對象,但是以美軍的戰略思維來看,太空軍應該也是一支崇尚進攻為主的打擊力量,就像美國空軍一樣。可以說,將來美國太空軍就是一支執行戰略打擊為主的戰鬥部隊,用高度和速度來打擊所有美國的潛在對手。

應該說美國直到今天才正式組建獨立的太空軍,說明美國對於未來戰爭的模式已經有自己的判斷。事實上不僅僅是美國如此,早在2015年,普京總統就將俄羅斯空軍俄羅斯空天防禦軍合併,組建俄羅斯空天軍。新組建的俄羅斯空天軍受俄羅斯總參謀部領導,由俄羅斯空天軍總司令部直接指揮。俄羅斯空天軍總司令部位於俄羅斯國防部大廈,執行的任務和目前美國太空軍的差不多。

俄國軍方仍對這種掛在米格31BM型機底的導彈諱莫如深,有人猜測這種導彈是蘇聯末年停止研發的79M6型反衛星導彈的發展型號。(網絡圖片)

 

而中國這次軍改,是把原來的二炮部隊改為火箭軍的時候,軍內也有成立中國自己的太空部隊的呼聲,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現階段中國還是把執行太空任務的軍事組織置於火箭軍和航天科工委內,短時間沒有獨立出來的打算,至於未來肯定是要有針對性的。可以說,隨著美國正式組建太空軍,國際間圍繞著爭奪外太空「高邊疆」的大幕已經拉開了,只是,這次的主角將會是中、美、俄的三國演義。

語音剛落,中國便於昨天早上劃出一個特別的航空管制區,要求所有飛行器昨晚1900-1920不要飛越。由範圍上看,有可能是一次中程導彈試射加對軌道預警雷達 / 反導武器測試。(網絡圖片)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委國巡邏艦攔截郵輪 莫名其妙反被撞沉

    這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