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策動斯里蘭卡恐襲的「NTJ」是何方神聖?

【軍事博評】呂琪:策動斯里蘭卡恐襲的「NTJ」是何方神聖?

4月21日復活節當天,斯里蘭卡發生連環炸彈爆炸案,一共遭遇八起爆炸。三座教堂和四家酒店先後遇襲,另有一所民宅在警方進入搜查時發生爆炸。連環爆炸造成重大人員傷亡,至今已奪走至少290條人命,另有超過500人受傷。這是斯里蘭卡「最黑暗和血腥的一天」,一天之內八起爆炸之後,新的爆炸威脅並沒有徹底消除。先是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主要機場附近發現一枚管狀炸彈,但斯里蘭卡軍方已成功拆彈;隨後拆彈部隊4月22日下午又在科倫坡聖安東尼教堂附近發現一枚爆炸物並將其引爆。

目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宣稱對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負責,但ISIS組織並未對此提供任何實質性的證據。而斯里蘭卡警方23日證實,六起涉教堂和酒店的連環爆炸事件,是由7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實施的。目前斯里蘭卡警方已逮捕40名爆炸案嫌疑人。但斯里蘭卡當局拒絕透露目前被捕的40名嫌犯的更多信息。事發當天,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宣布將任命一個特別調查小組,調查與爆炸有關的事宜、背景和其他與事件有關的因素,預計該小組將在兩周內提交一份報告。同時斯里蘭卡政府還承認情報部門失職,將針對情報部門未能事前得知可能發生炸彈襲擊事件展開調查。除了抓捕嫌犯,斯里蘭卡政府發言人4月22日也在首都科倫坡表示,當地伊斯蘭極端組織「NTJ」(National Thowheed Jamath)是復活節襲擊事件的幕後黑手。

編按:整場襲擊合共發生7次炸彈爆炸,其中四次集中在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不過必須指出的是,這次其實是當地人對本土的襲擊,相對於跨越重洋的海外襲擊,只要組織有足夠的本地人士,要安排也未如想像困難,尤其是當地內戰早於十年前完結,人們的防範相應鬆弛,但爆炸品仍應比較流通。(網絡圖片)

 

斯里蘭卡當局早有留意「NTJ

這個「NTJ」到底是什麼組織呢?以前似乎並沒有耳聞這個組織到底是什麼時候誕生的,居然就已經有這麼大的能力,組織了這種規模的恐怖襲擊事件?要知道以當天整個攻擊的規模與複雜程度來說,完全不同於斯里蘭卡近期的暴力攻擊事件,可能經過精密計劃與訓練,即使是當年全盛時期的「泰米爾猛虎(LTTE,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組織也不過如此。

關於這個組織斯里蘭卡當局其實早就有所留意的。根據斯里蘭卡當局的情報顯示,「NTJ(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是一個新近崛起還不太為大家熟知的激進伊斯蘭團體(有資料說是2016年分裂自當地一個伊斯蘭教強硬派組織Sri Lanka Thowheed Jamath (SLTJ)),目前的情報顯示其主要在斯里蘭卡本土宣揚伊斯蘭恐怖主義以及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但該組織的當前的目標不是起義或者奪取政權,目前為止它的目的是要將全球「聖戰」運動在斯里蘭卡當地傳播開,在當地社會上制造仇恨、恐懼和分裂。從目前的基本情況來看這個組織是斯里蘭卡本地的一個極端伊斯蘭組織,成立的時間並不長,名氣也不大,其首領也死於自己引爆的炸彈下。

NTJ的首腦穆罕默德·扎哈蘭(Mohammed Zaharan)應該已在襲擊中身亡。(網絡圖片)

NTJ真的是幕後元兇嗎?

但是筆者並不太相信這次斯里蘭卡的襲擊是「NTJ」組織的,或者應說僅由「NTJ」這群的人實施的,因為沒有一個國際網絡,這些攻擊很難成功。簡單地說:「NTJ」這種小團伙很難有能力去領導和組織這樣規模的一次恐怖襲擊,理由有三點:

 

首先,斯里蘭卡的宗教主要有佛教、印度教、伊斯蘭教、天主教、泰米爾等。斯里蘭卡居民中有76.7%信奉佛教,7.9%信奉印度教,還有8.5%信奉伊斯蘭教,6.9%信奉基督教。可以說除了佛教以外其他宗教在當地並不多,伊斯蘭教徒一直在當地勢力不大,此前雖然也有一些活動,但是稱不上主流。有人說「NTJ」組織有外援,「ISIS」組織已經開始支援並指導該組織了。而且近幾年有一些斯里蘭卡人跑去敘利亞、伊拉克加入伊斯蘭國,如今隨著伊斯蘭國逐漸被打擊,這批人開始回流斯里蘭卡。根據目前公開的情報,「NTJ」受到瓦哈比信仰的強烈影響,現在目的是要將全球「聖戰」運動在斯里蘭卡當地傳播開,在當地社會上制造仇恨、恐懼和分裂。這個理由可以說是成立的,但是僅僅一兩年的時間就憑這些人數要在斯里蘭卡掀起這樣的風浪,筆者認為太難了。更大的可能性是這個「NTJ」是某種勢力的幌子,也就是說某種境外勢力利用了「NTJ」名號做了這件事。

斯里蘭卡陸軍大舉搜查這組織的支部,但搜獲的裝備難以令人相信他們是有大規模財力及組織力的團隊,例如有個支部只搜到一枝滑膛槍及一枝……氣槍。(網絡圖片)

 

其次,襲擊事件發生後,斯里蘭卡國防部長魯萬·維傑瓦德納(Ruwan Wijewardene)在周二下午的特別會議上說,調查顯示「這次的襲擊是對新西蘭基督城襲擊屠殺穆斯林的報復」。這麼大的一個事件,以斯里蘭卡當局的能力居然在短短的24小時內就能查得一清二楚並結案,筆者認為不太可信。此言並非看不起斯里蘭卡政府的能力和效率,但如果斯里蘭卡當局的情報部門有這麼厲害的話,這種襲擊說實話早就應該有所察覺,並扼殺於萌芽之中了。

連續不斷的大規模襲擊發生後,斯里蘭卡當局能如此迅速的做出這樣的結論,更多給人一種匆匆結案之感。雖然事後還有人翻出資料說斯里蘭卡的副檢察總長達薩納亞克曾在4月11日發信給政府安全官員,警告國內的天主教教堂可能遭極端組織的自殺式襲擊,以此證明整個襲擊事件是伊斯蘭恐怖勢力針對其他宗教的一次暴力事件。但是,新西蘭的襲擊案發生在3月15日,短短的一個月,「NTJ」就有能力在斯里蘭卡策劃出規模龐大而且縝密的連環爆炸案,「NTJ」豈不是手眼通天?即使是大家認為的「NTJ」有外援,伊斯蘭國在幕後支持它,也太過不可思議了:要知道從整件事的規模來看,這是一次僅次於「9.11」的襲擊案,這等規模的恐怖襲擊案沒有一年半載來准備,個人認為很難做到的。為了發動「9.11」事件,本拉登的基地組織整整策劃准備了超過四年的時間,筆者很難相信斯里蘭卡連環爆炸案是「NTJ」和伊斯蘭國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策劃出來的。(編註:九一一似乎是劫機者自行策劃的,基地隨時期訓練外,似乎沒什麼幫手過)

“珍珠鏈戰略”,與其說是包圍網,倒不如說是一個由中東將石化燃料運回中國的重要補給網絡。(網絡圖片)

 

 

最後,除了這次的斯里蘭卡恐怖襲擊案以外,最近一年多以來,在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上已經有多個國家不斷發生各種「意外」事件:

  • 在巴基斯坦,2018年11月發生了中國駐巴基斯坦卡拉奇總領館的襲擊案;
  • 在孟加拉,去年年底因為在達卡專區加濟布爾縣(Gazipur)舉辦的「世界穆斯林大會」舉辦方遜尼派穆斯林宣教團體「Tabligh Jamaat」的兩個對立派系間發生暴力沖突,進而引發了大規模的騷亂;
  • 就連小小的馬爾代夫,去年也因為總統更替的問題,讓國家陷入過15天的緊急狀態。

這一系列的「意外」全部都發生在印度洋上,而且全都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上關鍵節點國家。巴基斯坦和緬甸未來將成為中國新的能源通道(而緬甸羅興亞地區及邊境衛突在2010年代開始就亂成一鍋粥),斯里蘭卡科倫坡和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將會成為中國在印度洋上重要的中轉港口……回頭細想,這一系列「意外」真的僅僅是無關聯的偶爾事件嗎?

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無論在人口、資源及市場上都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就投資環境的安全而言,一帶還好點(前蘇聯加盟國比較和平,南俄地區亦已相對安定得多),但一路的恐怖主義威脅卻不低。(網絡圖片)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博評】金泫松﹕美朝鬥而未破——短時間內促成的「特金三會」

特朗普在參加G20峰會與各國領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