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呂琪:美國環太平洋真能在中國南海舉行嗎?

【軍事博評】呂琪:美國環太平洋真能在中國南海舉行嗎?

環太平洋軍演2016的合影。解放軍海軍四艘艦隻也在其中。(網絡圖片)

 

美國退役海軍上校、現任日本安全戰略研究機構研究員紐沙姆(Grant Newsham)近日在國際戰略期刊《國家利益》中發表題為《中國最大的噩夢:環太平洋軍演2020在南海舉行?》的文章,建議2020年環太平洋軍演美國及其盟友應該在南海舉行。

紐沙姆在文章中提議,美軍「在2018年RIMPAC成功的基礎上,利用2017年和2018年香格里拉了對話期間,突出的印度太平洋不斷變化的政治條件,並根據嶄新且強而有力的國家安全和防禦戰略,認真考慮應該在南海(SCS)進行RIMPAC 2020。」他認為美方倘若真出此舉,就是戰略效果的三大連擊,包括推翻中國在戰略航道上的單邊擴張主義、強化2016年國際仲裁法庭裁決結果的法律地位(該裁決使北京的九條線索賠無效)及強調了法治的普遍重要性並遵守全球規範,這也將表明美國和志同道合的國家,願意為國家利益和共同價值觀而奮鬥。

每次RIMPAC的例牌菜-把美軍靶艦拖出來讓大家射個痛快!以上是RIMPAC 2006時被擊沉的LHA-3碧留伍德號直升機兩棲登陸艦。(網絡圖片)

 

紐沙姆認為,在南海辦環太平洋軍演是可行的,因為廣闊而有縱深的南中國海,從馬六甲海峽延伸到台灣海峽,能提供多樣化的戰術環境,以容納大量參與的船隻、潛艇及飛機。此外,南海海域還允許包括救災在內複雜的海上訓練演習、 兩棲作戰、炮兵、導彈、反潛、防空演習、反海盜行動、掃雷及潛水和打撈作業等。

紐沙姆文章有何可疑?

閱畢紐沙姆的這篇文章,筆者有幾句觀點不吐不快:

照各國仍堅持的島嶼專屬經濟水域(EEZ)劃分,南海各國的EEZ都高度重疊,並沒有完全的公海。事實上,涉及國幾乎都不願承認海牙仲裁法院的南海仲裁案判決。(網絡圖片)

 

首先,南海並非公海。九段線內水域是歷史性水域,沒有公海存在空間(無論是中國還是其他涉及國家)。雖然其他國家包括美國等非沿岸國家在內,可以享有一定條件下的航行飛越自由,但是並無在南海進行各種軍事活動的權利,特別是針對南海諸國的軍事活動。若無南海沿岸國家的邀請,美國沒有在南海進行「環太平洋」這一規模軍事演習的資格。當然,美國向來在這方面也並不講究,不排除會打橫來的可能。但筆者以為現階段這個機會不大,目前的美國還有所忌憚。

歷年環太平洋演習都在夏威夷周邊水域,並非沒有原因,因為如何接近一些敏感水域的話,可能會引起周邊國家強烈不滿,而且在珍珠港周邊演習,也方便補給與船員休息,較適合不同國家作較長期演習,而且海面開闊,也適合進行各種類型與層級的演習。中國海軍四艘軍艦在相片中央位置。(網絡圖片)

 

其次,美國如果想在南海進行大規模的軍事演習,誰會作為東道主邀請他?南海沿岸的國家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邀請以美國為首的多國海軍前來本地上演一出針對性如此之強的軍演?若是2016年以前,菲律賓還有可能,因為當時菲官方正因為黃岩島問題和中國鬧得不可開交。但是現在呢?杜特爾特上台後中菲之間關係大有緩和,現在的菲律賓沒可能做這種傻事。越南雖然在南海問題上和中國一直有糾紛,但是引狼入室的事越南政府顯然也會三思而後行。就連被認為是美國鐵杆盟友的新加坡,最近也一再澄清自己並不是美國的軍事同盟國(再講,新國在南海沒有任何島嶼)。剩下的文萊、馬來西亞、印尼更不會願意接這個燙手山芋了。

環太平洋演習中的東盟國家艦艇。事實上以上國家的艦艇也參加過解放軍的聯合軍演。不過如果環太平洋軍演直接搬到南海舉行,這些國家會否出現都是問題;若有任一個區內國家邀請美國,其他東盟國家更可能暴跳如雷呢。(網絡圖片)

 

最後,假設軍演成了,誰又會來參加?美國的歷史上面對國際對抗歷來都遵循兩個原則:一是絕不先動手,二是絕不單幹。樹立了美國如今霸主地位的兩次世界大戰,美國都先以觀望的姿態看著其他國家廝殺一番後才坐收漁利的。而且歷次美國主導或參與的軍事行動,都是拉幫結派找幾個國家一起上的,既給自己壯了聲勢,也幫自己分擔了風險。因此這次美國如果真的要在南海搞一次軍演,他也毫不例外會叫上自己的盟友們的。如果沒有國家跟著來,或者來的國家少了或者分量不夠,美國也會覺得沒有意義。但是這一次的問題是,誰會來跟著美國趟這趟渾水?日韓印這幾個亞洲的地區性強國如果不出席,等同於打美國的臉。而照現在的局勢來看,這幾個國家對於在南海舉行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還真的並不是特別的熱衷。如果僅僅是澳、新等非亞洲國家來湊熱鬧出席,那對於美國來說南海軍演就毫無意義了。

大國競爭需明確規則

當下隨著中國的發展和進步,中美兩國之間的競爭確實愈演愈烈,這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地球這個蛋糕就是這麼大,吃的人多了難免會出現如何分配的問題。然而筆者不認為中美之間到最後會演變成當年美蘇爭霸那樣的對抗,理由很簡單——中美關係和美蘇關係是不一樣的。當年美蘇之間根本就是兩個體制,兩國無論是政治還是經濟都毫無交集可言,而中美之間就不一樣了。

編註:雖然普遍世人都知道經濟全球化已是今天全球經濟不可或缺之事,唯獨特朗普與他所代表的美國中南部福音地帶排外、保守右傾甚至極右選民(與世界的脫節度大概只有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者更厲害而已)可能不知道而已。(網絡圖片)

 

現在中美之間雖然因為發展走到了一種對抗的局面,但本質上中美間還是在一個經濟體制下共存的。通俗的說,目前中美還在一口鍋裏吃飯,雖然中國存在「偷吃」的現象(比如知識產權方面),但實際情況是掌握著「吃飯主導權」的還是美國。而且美國現在也沒有辦法和能力,不讓中國在這口鍋裏吃飯,更不想去打爛這口鍋另起爐灶。

筆者一直認為,大國的競爭不是壞事,但在競爭中最重要的是明確規則。如果在競爭中對規則沒有清晰的認識,那麼就很難有穩定的關係;沒有穩定的規則,兩個大國就很可能會走向激烈的對抗,這是全世界都不願意看到的局面。規則是兩國——不僅僅是美中之間,處理競爭關係面臨的最大問題,如果雙方不能在規則上有相同的定義,那麼雙邊關係就會受到影響。

RIMPAC事實上也有反恐、反海盜及救災等國際維安任務演習,圖中為解放軍潛艇救援艦海洋島號與美軍進行潛艇救援及對接演習。(網絡圖片)

 

比如2018年的環太平洋軍演,美國先是邀請了中國海軍參加,但之後又取消了邀請。而取消的理由呢?更沒有詳細解釋,這本身就是對規則的不尊重。一如冷戰期間美蘇都不會在對方的敏感地區(墨西哥灣、波羅的海)舉行軍演,一個前美國軍人這次放言要在南海地區舉行環太平洋軍演,對於競爭規則如此的兒戲,斷不會代表美國應有的態度。因此就連美國的前太平洋艦隊司令斯威夫特(Scott Swift)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都認為,2020年在南海地區舉行環太平洋軍演「絕對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建議」,這麼做會使環太平洋軍演過度政治化,失去了環太平洋軍事演習的真正意義。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由美國制裁看歐亞大陸軍工新雄土耳其

    昨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