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熱點 / 軍事 / 【軍事博評】張競:攻略東沙島 無聊湊熱鬧

【軍事博評】張競:攻略東沙島 無聊湊熱鬧

編按:東沙島全景,約1.74平方公里大,為東沙群島(實是大環礁)西端的小島。島上現為臺灣海巡處駐紮,島上亦有小型機場(1550公尺長)。(網絡圖片)

5月12日日本共同社從北京以「獨家:中國軍方或8月舉行設想東沙的登陸演習」為題發布新聞電訊稿,立即引發多方討論,特別是在臺灣社會受到高度關注;許多政治人物與國家安全評論者及軍事觀察家,都紛紛表達關注,霎時之間真是戰鼓齊鳴,充滿山雨欲來風滿樓態勢。

但是基於日本共同社多年來不斷針對中國大陸共軍活動,提出捕風捉影胡亂報導,在此須提出下列客觀事實,以便讓讀者能夠理解,在情報鑑定類別上,通常會依據其重要性與可靠度,分別賦予甲乙丙丁以及一二三四等不同鑑定等級,而此種屬於既不重要又不可靠之資訊,為何會被戲稱為「丁四爺」原因所在。

編按:報道新聞好歹是記者專業,但這種專業並沒有要求記者對相關新聞的學術、專業背景有深入了解,加上行業競爭激烈,為求快出新聞,很多記者不惜不求甚解的去胡亂報道或詮釋相關新聞內容,令報道往往非常不專業甚至錯漏百出、誤己誤人。這點在香港與台灣的傳媒界尤為嚴重。(網絡圖片)

 

首先必須指出,只要是養兵,就必須不斷地練兵。部隊針對特定目標,擬出作戰想定,以便進行軍事演習,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但演習想定並不代表真正作戰意圖與決心。這就好像是懷春少男對著黃色雜誌內圖片想入非非,但不論是做出任何想像,畢竟是與真正對那些圖片模特兒採取實際行動,要做出任何不軌非分舉動,完全就是風馬年不相干兩回事。

其次本身成為對方作戰演習想定目標,有無必要情緒激動強烈反應,這恐怕更值得反省檢討。兩岸目前並未完全解除敵對狀態,馬政府時期曾經試圖推動雙方和平協議,但最後在各方阻撓下未能如願,所以針對另方情勢,找目標設想定來練兵,這又有何特殊到令人驚訝或值得激動地步?此誠如公眾人物出現於媒體,有任何必要對那些讀者觀眾喝采或是咒罵有感,從而產生情緒去跟各個群眾反應討個公道嗎?

編按:事實上,基於總體戰略不變,針對台海的登陸或奪島演習本來就是多年來的演習項目,每年至少有二至三次,幾成常態,甚至連登陸東沙早就演練過,根本不值得奇怪。(網絡圖片)

 

 

再者是解放軍多年來針對攻略臺灣與相關離島建軍練兵,依序將各個戰略要地列為重大演習想定目標區,這是過去數十年大家共同理解事實,要是演習不針對臺灣與外島及離島,才會是讓人跌破眼鏡。日本共同社將此等演習當成個新聞來報導,不知道該稱其記者缺乏常識,還是說穿根本就是別有用心,編出某個演習傳聞,然後再加以炒作以便挑撥離間,透過危言聳聽來配合特定政治需求演出呢?

此外報導中自稱消息人士透露訊息,並且聲稱「最近在中國軍方內部,提出應該研究是施壓讓不太關心南海主權的蔡政府主動放棄東沙,還是由中國軍隊佔據東沙的意見增強了」,那更是道聽塗說水準,顯然又是抄錄自網路流言蜚語。只要對中國大陸以黨領軍政治架構稍有認識,就可以理解到研討此種層次議題,究竟是在何種層級,怎有可能是在共軍內部研討。

編按:必須指出,根據黨指揮槍原則,佔領東沙島此等大事,決策方是在中共中央常委會及中共中央軍委會討論及決定。根據一般的軍務程序而言,不排除有記者將打聽到的總參謀部一些預案當成軍內決策去講。事實上,不斷為可能的軍事衝突準備預案(即使那些衝突發生的可能性很低),正是參謀部的職責。1920年代美國海軍參謀部甚至為英日聯合夾擊美國海軍訂立過作戰預案呢。(網絡圖片)

 

並且若是共同社進駐北京記者要真是有此種資訊管道,能夠獲知軍方內部研討議題,再加上演習預定期程與想定目標,請問是吞了何種熊心豹子膽,有勇氣挑戰中國大陸機密保護相關法律,如此氣焰囂張大搖大擺地刊登出來。所以只要從共同社記者並未因此報導受到大陸治安機構調查或追訴法律責任,就知道此種不痛不癢消息,絕對就是子虛烏有,北京才沒興趣去找任何在癡人說夢記者麻煩。

儘管有許多先進都提出東沙在地緣戰略上所具備之價值,但戰略要地之所以「攻者所必取」以及「守者所必固」,能夠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其實必須要仰賴力量、空間與時間三項野戰戰略要素相互共同作用而成。許多原本具備重要地緣戰略價值之地,就算經過長久經營,成為堅強防守要塞,只要能在野戰用兵時加以超越,就會讓其完全失去地緣戰略或是野戰戰略價值,比方說是馬其諾防線或納粹德國派遣重兵固守之大西洋長城,都讓地緣戰略論者氣憤到要將兵書撕毀丟棄。

編按:南海島礁普遍有極佳的戰略地位,但其地理環境不是太小,就是缺乏水源等維生資源,必須加以經營,才能發揮應有的戰略作用。圖為原只有一塊礁,最後被填島加大至2.8平方公里且設備齊全的永暑礁全景。(網絡圖片)

 

 

所以目前各個南海島礁,若是要能夠發揮其地緣戰略價值,就必須認真經營,派遣能夠管控封鎖周邊海上交通線之海空兵力,否則光是佔領島礁,運用島礁火力投射距離相對有限,更無法藉由機動獲得用兵彈性之陸基制海武器系統,其實真是無法產生重要軍事效應,更遑論能夠讓對手有所忌憚,必須加以攻略控制佔領,才能夠掌握周邊戰場行動自由。

編按:中國為南沙、西沙島礁獨立供電的小型浮動核反應堆已於去年底開工。可見中國對西沙南沙的經營非常認真。(網絡圖片)

 

對於在南海佔領多個島礁者來說,如何讓各個島礁在整體戰略鉅觀視角上,不是完全孤立無援之據點,而是能夠藉由兵力運動以及火力投射形成火網相互支援之陣地,甚至能夠針對特定威脅軸向形成防線,或是能夠不受各方所佔領島礁犬牙交錯態勢影響,形成完整之守備體系,並且成為能夠從此等島嶼礁盤,對於周邊海上交通線或是周邊陸地進行火力或兵力投射之前進基地,這才會產生真正讓對手芒刺在背之地緣戰略價值。

編按:5月9日出現在永暑礁機場的三架飛機,分別是預警及反潛用,而且三機全屬不同中隊單位,更像是臨時調來且主要以反潛居多。鑑於遼寧號編隊4月底於南海北部進行嘨練,,至,5月初才北返,三機有可能是臨時調來加強為遼寧號進行空中預警及先期反潛搜索工作。(網絡圖片)

 

數日前以色列衛星圖像公司公開南海永暑礁機場衛星照片,業已進駐共軍高新十號海航空警KJ-500型預警機、高新6號空潛KQ-200型兩種定翼機以及直-8型反潛旋翼機。儘管在臺北已經有政府情報高層以及軍事評論者聲稱,北京將有可能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但光從此等軍事動態就提出如此研判,實在很難讓人理解其中所存在之因果關係。

 

編按:上兩圖中,直八更像在待命,空警500與反潛機可能準備出任務或離開永暑礁。事實上現在還未見空軍與海航在南沙幾個大島上長期駐留。(網絡圖片)

 

 

 

大陸經略南海已有相當時日,軍事活動與兵力部署逐漸步入常態化,從2013年11月23日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開始,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傳聞就從未間斷。但若依循當初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對外擴張識別空域,要求民用航空器進入時提供識別資訊,以便補充上海飛航情報區原本獲取民航資訊涵蓋空域不足處之理則思考;目前南海北部海域上空,已經分由香港飛航情報區及三亞飛航情報區涵蓋絕大多數空域,因此有無需求透過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來獲得更大空域之民用航空器識別資訊,恐怕才是北京是否將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最重要根本因素。

特別必須提醒,香港飛航情報區及三亞飛航情報區基本上已經涵蓋美國軍機對中國大陸進行情蒐主要活動空域,儘管美國軍機與艦載機會在南海其他海域上空活動,但相對識別來說,其實是比較單純,動態掌握亦不成問題,相鄰之胡志明飛航情報區與馬尼拉飛航情報區與中國大陸航管單位之工作關係與資訊交換亦相當理想,所以只要掌握軍事飛航威脅性活動不成問題,其實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之誘因與需求就相對有限。

編按:正在興建中的兩艘075型兩棲攻擊艦。配合機降、氣墊艇突擊登陸及正在研製中的新一代高速兩棲突擊車,解放軍海軍陸戰隊的兩棲突擊能力將進一步提高。(網絡圖片)

 

總而言之,東沙島本身能在南海如此多年平安無事,其實是多種因素所促成;解放軍積極發展兩棲艦艇,總是會找機會透過演習訓練驗證其所希望建構之新戰力,特別是大型兩棲攻擊艦如何攜帶配套兩棲戰車與運輸儎具,展現兩棲作戰中樞指揮作業能量,這才是吾人必須後續關注之發展動向。只要是養兵就要不斷練兵,至於養兵千日練兵不斷會用在何時,就要看是否真是具有動用武力需求,而不是光從演習想定指向目標,就可以窺破日後軍事發展實際用兵之玄機。

 

作者張競先生簡介: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美國圖核試 世界再起核戰暗雲?

  有報道指特朗普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