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敘利亞內戰專題 / 【軍事博評】邱世卿:從戰術的發展檢視伊斯蘭國戰爭機器的核心(中)

【軍事博評】邱世卿:從戰術的發展檢視伊斯蘭國戰爭機器的核心(中)

 

(網絡照片)

二、ISIS 如何進行防禦

1.地形、位置與流動

一個典型的ISIS防禦區域,大多是選擇一個中等大小的都會或城市街區,為了防止自己被意外奇襲,這個區域必須包含一定的人口以作為ISIS的人肉盾牌。

一旦選定防禦區域,接著就會在其內部開挖一個互相連接的大型的地下坑道網路,以做為不同要點間人力轉移或彈藥、物資運送的通道。在敵方可能強攻進來的街區,ISIS會特別加固這個地區的防守,也必定會在敵方必經的地方放置爆裂物作為遲滯或阻絕設施。

當戰事失利時,通常ISIS都是選擇於夜間撤退,有時候會了掩護正在撤退的主力,他們會嘗試從防線後方派遣數量不定的在身上背負炸藥的聖戰士,這些聖戰士會在夜色的掩護下接近敵方陣線,然後引爆自己以摧毀敵方的預備發起攻勢或是已經發起的攻勢。

俄軍發現ISIS埋伏在市鎮街道旁的蘇制T-12型反戰車砲, 一般相信是虜獲自伊拉克軍並給帶到敘利亞的。其2.7噸的重量加上極端低矮的外形,要隱藏或轉移陣地還是較容易。(網絡圖片)

ISIS非常了解選擇防禦陣地的原則,他們很清楚的知道防禦陣地的重點不是建築物的大小與強固性,因為無論多麼堅固的建築在戰機、直升機與大砲的的轟炸下,崩塌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們可以從不同的紀錄中觀察到ISIS在不同的戰鬥中,曾經使用過多種不同的防禦技巧,例如把戰車藏在平房或倉庫中作為阻絕火力的運用,也曾經使用典型的壕溝來建立防禦體系。但是不論因應何種攻擊,ISIS很少單純的利用固定的據點做為防禦戰術,他們對於防禦的想法是流動性的,也就是無論如何都必須要維持一個或以上的後撤的路線而不是死守在一個地方。

豐田小貨車也同樣賦與ISIS十分高效的機動能力與火力載具。(網絡圖片)

 

為了達到流動性防禦的目標,ISIS會嘗試清除不同射界內妨礙視線的建築物,也會在公路上設置路障,在防禦陣地的外觀上也會進行必要的遮蔽或偽裝。

有時候ISIS 防禦陣地的最外圍會利用挖土機之類的工程機具挖出一圈可供縱火壕溝,然後倒入汽油作為阻絕敵人前進的設施,壕溝一經點火之後產生的濃煙可以同時遮蔽地面以及空中的觀測,這對短暫舒緩攻擊壓力非常有用。

從記錄上來看,ISIS並不常於開闊的地域進行防禦,一來是因為他們缺乏建立縱深防線所需要的鋼材、防彈裝甲以及建築材料,二來是他們對於縱深防禦戰術並沒有太多經驗,一個沒有臨近據點交互掩護且暴露在敵人觀測視野下的固定據點,通常都無法守住。

ISIS擅於利用城鎮瓦礫隱藏發射陣地,並攻擊敵軍坦克的側翼。圖左為剛好避過近失彈的敘軍T-55坦克。(網絡圖片)

因此我們經常可以從ISIS拍攝的影片中看到,他們主要的防禦陣地都是依附在既有的建築物且經常使用民用的車輛在不同防禦據點之間來回進行增援或轉移,特別是當遇到坦克攻擊時,增援的反坦克小組攜帶反坦克導引飛彈 ATGMs 時幾乎都是按照這個原則,在安全的據點之間機動。

一旦戰鬥從城鎮外轉到城鎮內部時,ISIS的防禦戰術就開始變得非常有彈性,完全視戰場的狀況來調整。

用軍事上嚴格的角度來看,一旦戰況進入此一階段,ISIS並沒有一套類似「外圍防守 (perimeter defense)」 或 「反斜面防禦 (reverse slope)」 這種一清二楚的防禦戰術,我們僅能從觀察的紀錄中歸納出一些結果,而這些結果呈現出ISIS的防禦戰術是一種攻擊中防守的混和型態,尤其是他們傾向於利用城鎮內的特殊的地形製造伏擊,這些地點通常是公園、停車場或是大型建築物以及結構複雜的建築物,因為只有上述這些地點才有足夠的空間容納埋伏人力,而且也只有這些地點有比較開闊的射界在產生突襲的效果。

防守比攻擊更需要協調與技巧,一個經過策畫的小區域伏擊可以威脅敵方的指揮所,或是敵方重要的後勤補給據點(因為這些開闊的地方同樣也適合用來開會或堆放彈藥)。

2.反坦克戰術

ISIS是如何進行反坦克防禦呢? 我們可以大致上列出一張表:

400米以內1200米以內3000米以內
短程反坦克飛彈反坦克飛彈反坦克飛彈
無後座力炮無後座力炮迫擊砲
火箭迫擊砲砲兵火炮
地雷/IED砲兵火炮
反坦克手榴彈坦克主炮
23/57MM 機炮(輕裝甲目標)23/57MM 機炮(輕裝甲目標)

我們可以思考一下,當ISIS在伊拉克遭遇到M1A1 Abrams 以及 T-72Ms 坦克,在敘利亞遭遇到T-90s以及 T-72Bs,或者是在對抗土耳其時遭遇德國豹二 A4s 以及 M-60Ts 坦克,一旦遭遇到以上這些先進的主戰坦克,ISIS手上擁有來自俘獲的老舊坦克完全沒有與其對抗的機會,因此ISIS在面對這些先進坦克時就會採取更為複雜的反坦克戰術來抵銷對方在坦克裝甲以及火力上的優勢。

一般步兵在面對敵方的坦克攻擊時,通常會依照目標的遠近安排縱深火力。

ISIS虜獲大量不同國別的反坦克導彈,其中俄制9M133號角(圖)與較舊式的9M111/113輕型反坦克彈,有效射程相當或小於美制/伊朗仿制的TOW,但更低矮的腳架、潛望鏡式瞄準器及將彈筒掛在發射器最高點,讓射手可在俯伏狀態下射擊,也更容易隱藏。(網絡圖片)

當敵方坦克仍在較遠的距離時,ISIS對抗坦克最優先的武器是反坦克飛彈,我們可以看到ISIS有不少數量的9M111 Fagot、 9M113 Konkurs 以及 9M133 Kornet 俄製的反坦克飛彈。雖然 Konkurs 或 Kornet 這二型反坦克飛彈無法擊穿M1A1 或 T-90 的正面裝甲,但是只要這些反坦克飛彈擊中坦克的側面,都有可能為這些先進的坦克帶來足以致命的破壞。

SPG-9雖是舊式反坦克武器,但對二人反坦克小組來說仍算輕便,且彈道更平直,有效射程達800米以上,相當於一支射程更遠、準確度更高且彈頭更大的RPG,故大部分中亞國家還沒有淘汰這種無後座力砲。(網絡圖片)

如果坦克繼續前進,一直到進入中等距離(1200米以內)時,ISIS通常會使用的反坦克武器是73mm 的SPG-9無後座力砲(俄製)或是82mm B-10無後座力砲(俄製) 以及105mm M40無後座力砲(美製)。儘管年代久遠,但是這些無後座力炮在對抗現代坦克的側邊裝甲仍然極具威力。不過操作的人員需要經過足夠的訓練才能以特定的角度命中目標,不過由於砲彈的成本比較便宜,因此也常被用來作為對付輕裝甲目標以及人員的武器。

最後是當坦克突破防線,接近到據點400米以內的距離時,ISIS會使用RPG(通常是RPG-7s)作為主要的反坦克武器,偶而也會使用M72 LAW(Light Anti-Tank Weapon)。有時候在坦克經過的地方預先埋放地雷或爆裂物也有不錯的效果。

 

VEIED也是防禦敵軍大量步兵甚至裝甲車輛進攻的重要裝備,ISIS不但用舊坦克改裝,也用裝甲汽車改裝成防護力更高強的自殺彈車。這樣的炸彈車可以對沒有掩護的步兵或輕裝甲車輛造成嚴重傷亡。(網絡圖片)

另一種ISIS曾經用來對抗裝甲車輛的戰術是針對一個小地區持續投射大量而且密集的迫擊砲彈,對於標準且專業的軍隊來說這是一種普遍的反裝甲戰術,但是對於沒有足夠財力支持的武裝團體來說,要長期而且持續的供應這麼多彈藥很明顯地會有問題。我們從紀錄上可以看到ISIS曾經在敘利亞進行過一次類似的防禦戰鬥,在這個過程中總共摧毀了15輛敘利亞政府軍來襲的裝甲車輛,其中有二輛確認是被ISIS發射的迫擊砲彈擊毀,但是限於資源,這類戰術在ISIS典型的戰術中並不常見。

也許有人會覺得,地雷以及IED爆裂物在反坦克上應該不是那麼有用,但事實上在一場防禦型態的戰鬥中,地雷以及IED爆裂物的效果取決於埋設或安裝爆裂物的人員訓練。

一個埋放在路邊而且偽裝良好的大型爆裂物是非常難以偵測的,而地雷或爆裂物並不一定要需要直接造成坦克的毀損,只要他造成敵軍因為無法排除的危險而遲滯攻勢,甚至繞過這個區域,那麼地雷或IED的就達到使用的目的。

在現代的戰場上,反坦克飛彈已經成為攻擊與防禦雙方常見的武器。反坦克飛彈通常都是由發射器以及飛彈與幾個操作人員組成一個小組進行戰鬥。

ISIS進攻土耳其M-60T四車小隊的視頻。

ISIS在反坦克飛彈的戰術上也因為特殊的戰鬥模式而演化出自己的方式。就以在Al-Bab地區與土耳其的戰鬥紀錄來說,通常土耳其是以四部 M-60Ts 組成坦克小隊的方式進行戰鬥。我們已經知道M-60Ts正面裝甲是ISIS手上的反坦克飛彈無法擊穿的,因此ISIS的反坦克飛彈小組必須選擇側面的位置射擊,而這也使得反坦克飛彈小組只能選擇部署在這隊M-60Ts 行進方向二側的射擊位置。

土耳其軍隊習慣以四部M-60Ts坦克以編隊的方式前進,這是因為四部坦克可以彼此覆蓋相當廣的射擊範圍,一旦有某處反坦克飛彈小組開火,他的位置會立刻被其他坦克發現而同時反擊。為了應對土耳其坦克小分隊的戰術,ISIS會以二組或以上的反坦克飛彈小組,分別從側面二個不同位置攻擊這隊 M-60Ts,這會導致這隊四部坦克因為必須同時處理二個甚至三個以上的目標而降低反應時間,從而也提高擊毀整個坦克小隊的機率。

ISIS反坦克小隊的佈防技巧(如掩護及尋找最佳射界),在很多方面不亞於一般正規軍。(網絡圖片)

我們從一些土耳其的報告中可以發現,在Al-Bab地區,土耳其坦克小隊經常面對二個甚至有三個反坦克飛彈小組的同時攻擊。由於多組且不同攻擊方向的反坦飛彈小組必須預先選擇射擊位置,而且同時進行攻擊時彼此需要高度的協調與操作訓練,這也顯示ISIS在反坦克飛彈小組的訓練以及攻擊計畫上並不如大家想像般的原始。

在一些個別的案例中,甚至可以發現ISIS的反坦克飛彈小組會隱藏在坑道中,等待坦克通過後再從後方攻擊。後方是坦克最脆弱的位置,因此造成的損害也最大,能夠進行這樣的反坦克攻擊代表這些成員都能精準的判別坦克的弱點,而且有相當的能力規劃並執行這樣大膽的戰術。

ISIS的反坦克戰術也有不少創意成分,例如以由黑市渠道購入的大疆無人機改裝成榴彈投擲機,雖然裝藥量少,但仍足以對伊拉克軍的M1A1造成嚴重威脅。(網絡圖片)

3.地雷與IEDs

ISIS只要占領一個地方就會為了製作大量的IED爆裂物而搜刮各種材料,這些IED通常會被放置在敵軍會經過的路邊。這些簡易製作的IED,其引爆的方式並不多,通常只有透過手機遠端遙控引爆、碰撞引信引爆,如果是攻擊一般的人民,使用的也往往只是上面這二種方式而已。

一輛伊拉克軍M1A1戰車被路邊IED伏擊的經過。(網絡圖片)

 

IED的製作經常是就地取材或是利用先前獲得的材料,製作程序與設置則依靠過往經驗的積累,ISIS內部並沒有一種IED的標準作業程序。儘管沒有標準作業程序,但是ISIS內部對於IED的佈放通常都有固定的規範。

首先,當ISIS從一個地區撤離時,他們會留下上百個詭雷,希望透過詭雷持續殺傷敵人或是遲滯敵人追擊的速度,如此一來可以增加自身安全脫離的機會。基於相同的理由,有時候在敵人前進的路線上,ISIS也會以快速佈放的方式,在一個區域範圍內隨機安置詭雷,這樣也能達到拖延敵方抵達預定位置的效果。

一旦ISIS建立據點時,他們會在接近據點的外圍放置各種IED,除了提供早期預警外,做為防禦戰術的一部分,在射角不能及之處佈放的IED也能形成一個殺戮區。

和反坦克武器一樣,ISIS的手提防空飛彈也是世界大雜薈,中美俄都有。圖為中國製飛弩6型手提防空彈,一般相信是虜獲自敘利亞軍的。(網絡圖片)

4.防空戰術

ISIS在初期由於缺乏足夠的防空武器,ISIS對於空中攻擊的對抗能力相對較差,為了彌補這點ISIS在防空武器上發揮了不少的創意,這其中還包含了將俄製122mm 2A18 (D-30)榴炮改裝成對空射擊的武器,以及將俘獲的空對空飛彈安裝在卡車上發射。

很明顯的,這類改裝頂多只是在心理上強化戰士們的戰意,實際運用於對飛機的攻擊嘗試幾乎都以失敗告終。

後期由於特殊管道的援助與訓練,ISIS的確開始建立一些數量不多的防空編組,我們可以觀察到這其中包含了:12.7mm、14.5mm、23mm、37mm 以及 57mm 機槍與機砲,還有單人攜帶的肩射型防空飛彈以及少量的ZSU-23-4 Shilka 防空炮車。

ZSU-23-4自走高射砲可說是俄系軍隊的標準配備,同時也是巷戰對人利器。如同其他重武器一樣,ISIS的ZSU-23-4幾乎全部來自虜獲品。(網絡圖片)

 

這類的防空武器通常只能對付低飛且慢速的飛機,特別是直升機,且只能當作近距離點防空的用途,因為如37mm防空機砲的有效射程是2.5公里,就算是肩射式防空飛彈,其最大攔截距離也不過4至6公里,如果ISIS遇到的是高空或高速飛機來襲,那麼反制成功的機率是很低很低的。

在靠近前線的戰區,如果遇到合適的情況,例如敵方出動直升機攻擊陣地,那麼ISIS通常採用的防空戰術就是讓肩射式防空飛彈的小組跳上SUV,然後盡可能的接近直升機的航道後開火射擊,在這樣的戰術下,通常在一個ISIS的佔領區外圍,會有三個肩射式防空飛彈小組同時機動,這樣可以確保他們的防空火力能涵蓋到最大的範圍。

如果是後方的話,這種戰術對於防止西方特種部隊的突襲也很有效,因為特種部隊大多搭乘直升機以低空滲透的方式進行任務,在這種情況下肩射式防空飛彈小組可以避免這些特種部隊以斬首的方式對重要的人物或地點進行突襲。

另一個ISIS在戰術上的應用是ZSU-23-4 防空砲車的運用。ISIS在沒有雷達等探測或照明設備的支援下,一旦空中威脅接近到很近的距離時,ZSU-23-4 防空砲車密集的火網仍能對直升機這類低空慢速的目標產生一定的效果。

雖然就裝備上看ISIS並沒有對抗任何空襲的能力,但是依據其擊落直升機的數量,不應該懷疑 ISIS 有擊落飛機的能力……(待續)

 

文章原刊載於邱老師FACEBOOK,輕新聞獲授權轉載

【軍事博評】邱世卿:從戰術的發展檢視伊斯蘭國戰爭機器的核心(上)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呂琪:新加坡國防部因何急於使出「否認三連」?

    數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