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邱世卿:近日加拿大外交進退失據?

【博評】邱世卿:近日加拿大外交進退失據?

加拿大現任外長方衛蘭,從政前是國際版記者,曾駐烏克蘭及俄國。她精通多國語言,問題是之前並沒有在外交界任職,也沒有外交官的相關訓練;作為記者,對於國際關係的觀點、立場與衛量方法可能未必適用於外交事務範疇上;若牽扯上維護女權,如果對方是伊斯蘭教國家,甚至勢必引起強烈反彈。(網絡圖片)

加拿大最近的外交政策,簡直是一場災難。

繼因加拿大外交部一則關注沙烏地阿拉伯女維權人士的推文,而讓沙烏地阿拉伯大為不滿,下令驅逐加國大使、並凍結所有與加拿大的商業交易後,接著又發生替美國執行國內法而扣留中國公司華為管理階層孟晚舟女士的事件。

加拿大外交部彷彿覺得事情不夠多,在三天前沙國一名18歲少女又在未諮詢少女父親的情況下,逕自宣布獲得加拿大以政治難民的名義給予庇護。然後又是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因涉及在中國走私毒品而被法院判處死刑。

 

加沙兩國最近外交衝突事緣這兩姊弟。左圖為沙特知名博客拉伊夫巴達維(Raif Badawi),網上素以敢言及挑戰保守派宗教人士見稱,結果2012年時被沙特政府判監10年,右邊為其胞姊薩馬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她公開譴責沙特宗教人士侵犯女士權益,結果去年8月被捕。加方要求沙特立即釋放薩馬爾,結果沙特立即驅逐加拿大大使。(網絡圖片)

 

這些事件對於已經惡化的加拿大對沙烏地阿拉伯關係或是加拿大對中國關係都已經是壞到不能再壞的狀況,但是對於加拿大外交部的挑戰是,該怎麼處理並解決這些問題。

加拿大外長方慧蘭 (Christina Alexandra “Chrystia” Freeland) 一直是加國女權運動的強力支持者,而這也是導致因為女權問題而與沙烏地阿拉伯關係惡化的主因。

沙特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是加沙兩國衝突最新焦點。她是沙特富商之女,於科威特作家族旅行時逃走並乘機前往曼谷並尋求澳洲提供難民庇護,最後獲加拿大政府庇護,她到到加拿大時還受到方衛蘭親自迎接。(網絡圖片)

 

在歷經沙烏地阿拉伯驅逐加拿大大使的衝突中,加拿大驚奇的發現,西方盟國,包含美國與歐洲並沒有站在支持加拿大的立場同步對沙烏地阿拉伯施加壓力,在這些國家的利益比較表中,顯然加拿大與沙烏地阿拉伯孰輕孰重,一目瞭然。這無關於女權運動或女性主義的政治正確,單純只是各國自己利益的算計。

即便是世界級的女權事件,台灣的這些平日活躍的女權運動團體卻異常的安靜,沒有人為聲援加拿大的主張而出來開任何一場記者會,那些在台灣平常頂著二性平權進步主張的聲音,跟這些西方國家一樣,一起有默契的選擇沉默。

(相信我,沙烏地阿拉伯女權問題,台灣的公民團體沒人敢開記者會,但是加拿大公民被中國判處死刑的事件,一定會有很多團體排隊出來聲援的。)

如果因為沙烏地阿拉伯的抵制壓力太大,那麼在現在西方主流圍堵中、俄的氛圍下,加拿大選擇協助美國拘留並控制孟晚舟就顯得容易得多了。

 

謝倫伯格四年前因涉嫌偷運222公斤冰毒被捕,並於11月中(孟晚舟事件前半個月)被遼寧中級人民法院判以15年有期徒刑,刑滿後驅逐出境(刑罰是偷運超額冰毒中最淺的,最高刑罰是死刑)。謝倫伯格不服上訴,結果高級人民法院以判刑不妥為由發還重審,再審時被判死刑,並予以10日時間再申請上訴。(網絡圖片)

於是加拿大對於中國的態度開始就變得十分強硬,甚至比川普還強烈。但……中國一向有自己處理問題的方式。

涉及走私毒品案的謝倫伯格,我們無法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無辜的,就像除非是現行犯,否則我們永遠就只能尋求一個最接近真相的「現象」。中國很巧妙的以一個同樣違反國內法的罪犯來提醒加拿大外交部,這是一個不幸的事件,但不是我們造成的。

對於走私毒品而被判處死刑的爭議,西方國家真的要抗議的話,還有許多國家排在中國的前面。那顯然的加拿大外交部也只剩下與中國進行外交磋商一途了,但是雙方關係這麼惡劣,該怎麼進行協商?

 

沙特新王儲不但以1100億美元軍購案緊緊扣住美國的心,向歐洲大買武器及操縱石油資源也令他們不敢輕舉罔動……(網絡圖片)

 

球又回到加拿大外交部手上。

外交是保護國家利益的一種工具,外交的目的是為了尋求並保護國內大多數人的利益,而不應是累積個人政治資本的工具。

看到加拿大外交部對於去年到今年這些涉外事件的處理方式,我不覺得這些衝突在未來會很快地得到解決,甚至會越來越嚴重,除非加拿大總理冒著自己的政治風險讓現任的外交部長下台。

對了,提醒一下各位朋友,今年是加拿大的大選年……這場戲,才剛要上場!

方衛蘭一上台,即與印裔國防部長石俊(Harjit Sajjan)一同支持擴大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援,並與美軍一起訓練烏軍,除美加之外,沒任何一個北約成員國這樣做。和方衛蘭一樣,石俊之前也是國會議員/政客,早期只以中校身份退役,及後成為警官。此舉令俄國與加拿大關係進一步惡化。(網絡圖片)

文章原刊載於邱老師FACEBOOK,輕新聞獲授權轉載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博評】金泫松:由韓國觀點看韓日矛盾原因何在?

關注東北亞局勢,當然不會忽視美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