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William:一間工廠引發的慘案?伊朗誤擊客機事件初步分析

【軍事博評】William:一間工廠引發的慘案?伊朗誤擊客機事件初步分析

1月14日,烏克蘭調查人員已率先審視被擊落PS752客機的殘骸。(照片來自超級大本營)

烏克蘭國際航空752號班機空難的發展,可說和伊朗攻擊美軍基地一樣風迴路轉。由空難發生時間實在太巧合,故一開始伊朗即使指稱客機發生事故,甚至主動邀請NTSB前來進調查,各種流言或陰謀論仍曾出不窮,直至受導彈攻擊的證據陸續浮現,伊朗革命衛隊空天軍指揮官哈吉扎德公開表示是伊方錯誤擊落客機,並願意為此事負上全責。

雖然伊朗革命衛隊已經承認責任,並提出錯誤攻擊的理由,但其說詞是否可信?實際的意外過程是怎樣的?他們當時是出於什麼理由而開火?恐怕要等更多資訊及多國專家詳調查客機殘骸及黑盒後才有定論。不過,近日軍迷圈的討論及衛星照片分析,似乎仍可參透當中部份關鍵問題。

道爾防空飛彈發射圖及示意圖。發射導彈中的是已換裝3D搜索雷達的道爾M2型。(網絡圖片)

防空飛彈定位露玄機?

由現時情報可知,伊朗所使用的飛彈是俄制道爾M1(Tor-M1)履帶底盤防空系統,於2005年購入。道爾系列在蘇聯的定位比較特別,其是野戰防空系統,配屬裝甲師及機步師的防空團,可隨裝甲師一路機動,邊跑邊探測,發現目標就立即停車,8秒內就可開火,自動化程度很高,而且獨立作戰能力很強。更要留意的是,以1980年代的標準而言,道爾的多目標探索及接敵能力同樣強勁,這是因為其接戰雷達是用被動相控陣雷達,可以同時「導四打二」(後期型甚至可以「導八打四」)。另方面,它亦是首個配備垂直發射系統的野戰防空導彈系統,不用彈架轉向即可進行射擊,四秒內可以打出四發導彈。

道爾防空系統的駕駛及戰情室,只能塞進三人,而雷達操作員更要擠在後面的座位上,工作相當繁重,也難以兼顧更多目標資料。相比之下,BUK的指揮車至少有三個人員負責空域指揮及識別工作,且還未計各發射車的雷達操作員。(網絡圖片)

 

不過相對來說,道爾的聯網作戰就比較弱了(畢竟你要將所有東西塞到一架空間比M1A1差不多的地方)。和軍屬防空單位的BUK(即SA-11/17)不同,道爾的配套車少得多,也沒有為它們服務的專責長程搜索雷達。簡單地說,這東西的使用哲學就是:遇到任何接近進攻中的坦克集群的空中目標,就很爽快地將所有彈葯都傾瀉出去。要它在固定陣地進行要地防空,似乎不是它的專長。

由於任務特性,加上一架道爾只有三名乘組員,這種防空飛彈基本上只靠簡單的敵我識別系統去辨清「是友是敵」,而且9K331型導彈只有12公里有效射程,是一種點防禦防空導彈,攻擊窗口很小,最有效的應敵方法就是一旦判明目標非友方,便迅速射擊。

Buk雖然是軍級的防空飛彈,但一個防空營通常配備至少五種車輛,包括指揮車、主雷達車、發射車、裝填車及後勤車 / 發電機用車等,若果車種配齊,在指揮與目標預警、識別能力上會很高。(網絡圖片)

 

 

若講反應速度,單以防衛友軍裝甲部隊而言很實用,但若進行要地防空,其設備就相對簡陋。事實上,就蘇聯及俄國防空體系而言,軍級所屬的要地防空將交由Buk系列(即北約代號SA-11及SA-17)負責;重要地區與都市周邊防空則交由S-300/S-300V負責,內層則交伯爾瑪S1機動防砲系統負責。這些中長程防空系統,都會配屬多種長程的搜索與射擊雷達,甚至會配屬針對低空目標的低空補盲雷達,從而組成多層次的防空火網。早期型的道爾/道爾M1很少參與這種任務。

德黑蘭防空體系中,業已老舊的F-14A仍是重要組成部分。中圖是Parand社區東北部一個疑似防空導彈陣地,剛好就在下述小山的另一側,可見部署導彈發射車的坑道陣地,之前已部署過MIM-23型鷹式防空導彈及伊朗的自行生產版Mersad。(網絡圖片)

伊朗首都防空圈運作:

航空管制一般分兩種,即軍方 / 民間互有協調但各自獨立,軍方和平時盡量不飛入民用區域,飛入後也會接受民航當局管制(不過必要軍方會接管民航管制);另一種則是軍方完全主導空中管制,民間則管制機場周邊的進場範圍。前者多為西方國家採用,後者則較多亞洲國家採用(不過巴西亦採用這種空管形式)。不過承襲自「前朝」,伊朗仍然採用民間航空管制方式運作。

發射箱樣子非常像愛國者的Sayyad3與Khordad 15,導彈真身是伊朗海軍原有標準1型艦對空導彈的發展型,而且射程已增至120-150公里。(網絡圖片)

 

德黑蘭的國土防空構成還有很多不明地方,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伊朗的要地防空由防空軍負責,他們擁有並控制大部分的雷達與飛彈防空部隊。首都的防空力量主要由購自俄國的S-300P及S-300PMU負責,輔以部分Sayyad 2/ Sayyad3/Khordad 15中長程防空導彈及短中程的霍克飛彈陣地負責。就算協調不佳,防空軍亦已和德黑蘭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統合作多年,不可能沒有任何協調。更重要的是,對美攻擊發動前後,德黑蘭國際機場仍有航班升降且也沒有受到攻擊,證明德黑蘭的防空軍至少知道情況。事實上,PS751航線的北方是有一個霍克飛彈陣地,射程也涵蓋航道,為何沒有發動任何攻擊 ?要是命中客機的是以上防空彈,超過50公斤的高爆彈早已讓它粉身碎骨了。

伊朗革命衛隊本質上雖是與軍隊平行的「教衛軍」,但平行歸平行,在職司上並未有很多合重的地方。革命衛隊主要由五支部隊組成,陸軍主要是輕武裝部隊,有點像武警,主要負責國內安全及作為後備軍使用;海軍則負責小型導彈艇、海防部隊與海上特戰;空天軍則負責彈道導彈部隊;聖城旅負責支援境外什葉派作戰及特戰行動;Basij則更接近維穩的國內民兵組織。(網絡圖片)

 

伊朗革命衛隊之說是否可信?

至於伊朗革命衛隊的辯解是否可信?我們難以確定,然而有幾點要留意:伊朗革命衛隊賬面上並無任何防空導彈部隊,但控制了所有導彈部隊連同發射設施 / 道彈地堡系統,自行配屬小規模的防空單位並不奇怪,事實上現時至少知道革命衛隊有配備道爾與Ra’ad防空飛彈單位。

 

去年6月19日伊朗革命衛隊以中程防空導彈擊落懷疑越境的美國海軍RQ-4A無人機,事發地點在霍爾木茲海狹。革命衛隊所用導彈是Ra’ad中程防空系統,不過所用組件則十分像Buk M2及M3,懷疑是伊朗買得俄國的設計進行生產。(網絡圖片)

 

事實上,當地航線附近有軍事設施和伊朗革命衛隊有關。德黑蘭東部至少有一所疑似地對地導彈工廠。這工廠似未算最高機密設施,也不見該地有任何防空飛彈陣地。不過對革命衛隊的飛彈打擊能力而言,這工廠也甚重要,且美國對工廠發動針對性報復攻擊也可以預料;另外,該工廠區向北的地方,更出現衛星通訊接收發射站,以及不知名的地下設施出入口,有可能是伊朗其中一個地下導彈裝配設施。這些地方要找一至兩個營的流動導彈發射車重點保護,也並不奇怪,不過致命的問題卻在此。

位於Parand社區東北大約8公里的一個小型工業區,奇怪的是該區地表上建築較少,但有類似透氣井的建築物,當中又發現至少三輛疑似導彈發射車(大小接近Fateh系列,右圖)、衛星訊號接收中心及懷疑地下建築群的入口(左圖)。其座標連結在這裏。(網絡圖片)

 

由於是空天軍司令出面承認擊落PS752號並負責,革命衛隊的防空導彈幾乎肯定隷屬空天軍並負責戰場防空或守衛飛彈基地/設施,問題在於沒有防空戰鬥機,似乎也沒有接受什麼區域防空的訓練,幾乎肯定缺乏和空軍/民航管制協調的經驗。若真的是保衛自家重要據點,其防空哲學自然是擊落所有出現的敵方目標。若果其防守區域遠離民航路線,問題未必這麼大,但若要進行尚有民航機或其他軍機在空域中的要地防空,目標識別會是一大困難。

雷達盲區 / 雷達地平仍是現有長程搜索及射控雷達經常面對的問題,尤其是在丘陵地區或廣闊樹林區更為嚴重。俄羅斯的其中一個緩解問題的方法是……把雷達放在一個舉升平台上,令其上升至接近40米的高度,例如圖中的5B55M型雷達。在這高度上,雷達地平大約在25公里外。(網絡圖片)

 

另方面,伊朗購入道爾M1時沒有購入可匹配的遠程雷達,伊朗自己似乎也沒有能力將之接駁進全國防空系統中進行資訊共享,伊朗空軍又沒有預警機,雷達的老問自然出現-雷達地平會嚴重影響搜索雷達的視野。這問題又因德黑蘭高原地形而惡化:德黑蘭周邊有不少小山,當中最致命的是工廠區和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相距28公里,對低矮的防空車而言已在地平線以下,而且中間一座約2百多公尺高的小山(位置在Parand區的東北方)剛好阻著視野,並令飛機最初期的爬升可能被遮住,雷達發現目標的時間延遲,變相令飛機好像突然出現似的。

墜機現場附近地圖,範圍大約40公里左右。由霍梅尼機場的離場航線圖比較,向東北飛的航線必須在Parand社區的D25.5 IKA航點座標附近轉向。地圖中央偏左位置的深啡色部分就是”關鍵的小山”。(圖片來自超級大本營論壇及Google Map)
以Google Map 3D地圖進行模擬,由工業區望向機場的情況。

 

更為嚴重的是,Parand區其實有個航點座標 (D25.5 IKA),航班經過這個座標時要稍稍改變航道並進一步爬升,而飛行方向正好對著工廠!由於平日沒有防空部隊進駐,工廠區又在伊朗空軍導彈陣地的監控範圍,而且不少向西北方飛的航班也會使用這條航線,空管及防空軍人員當然不大理會。然而果真如革命衛隊所說他們是前一晚才臨時進駐,那PS752剛好就是當天第一架使用該航道的客機!若伊朗革命衛隊所說為真,該車組組員可能在不熟悉空中交通情況下,因為給突然出現且已經較接近的目標嚇倒而立即射擊(當時飛機只距離工廠區15-18公里,很快就會進入最大有效射程。事實上飛機中彈地點剛好就在12公里最大有效射程內)。這可說是天意了!

伊朗防空軍的Ya Zahra短程要地防空系統,似乎是法國響尾蛇/中國紅旗七的山寨版,其至少配備流動指揮車,乘組員戰場戰情掌握更充份。(網絡圖片)

 

疑問:

然而,錯誤雖由革命衛隊直接促成,整個意外仍有很多疑問:其中最大的要算是在這個準戰時狀態,伊朗政府為何仍不肯暫停開放領空,反而繼續讓接近10班的飛機離開德黑蘭。當時美軍極有機會發動空襲,而負責監視的無人機更可能早就飛入領空,若伊朗斷然暫停開放領空,不但更容進行防空作戰,而且更可避免慘劇!

其次,有人指革命衛隊和防空軍是兩個系統的部隊,自行其事,所以革命衛隊增強防空火力他們也不知道。然而革命衛隊真的沒有通知?當防空營發現目標時,曾致電詢問空情,但可能因干擾或其他原因聯絡不上,由此看來,他們未必沒有通報過自己的存在,然而為何空軍/空管方面照樣容許使用該航道(至少他們應早知航道下有導彈工廠)?

第三,導彈工廠始終是首都圈重要設施,而防空軍也有不少防砲車及短程防空導彈(例如英製輕劍及仿法製的響尾蛇,甚至可以出動自己的道爾)以加強防禦,但為何最終要革命衛隊自己調動部隊過來?難道軍方與革命衛隊的不調和遠比想像中嚴重?

本文完結後繼續流出的新片段,暫不知這CCTV是放置在什麼地方,不過較有可能是在工業區西端停車場某架貨車上。

結語:

就現時可見,伊朗革命衛隊已經一力承擔責任並開始如實對公司及死難者作出賠償,稍後更可能有當事者受起訴,若沒有更多新證據,其實也難再怪罪什麼人。作為大國間持續不斷的區域對峙與衝突,就算不是故意,往往也會製造不少寃魂,例如大韓航空007號班機事故源於機組人員忘記啟動INS模式飛行,最後嚴重偏離航線,恰巧美蘇處於冷戰後期關係最緊張的時期,最後蘇聯防空軍悍然將其擊落。常人所能做的,就只有替他們默禱,並期望橫禍不會降臨自己身上而已……

 

【博評】溫仕文:破壞伊朗核協議 損人不利己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呂琪:一次後患無窮的定點清理行動

  2020一開年,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