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趣聞娛樂 / 【軍事博評】William:委國巡邏艦攔截郵輪 莫名其妙反被撞沉

【軍事博評】William:委國巡邏艦攔截郵輪 莫名其妙反被撞沉

瓦伊凱布洛級巡邏艦的基本武器配置

 

 

這不是遲來的愚人節笑話,而是一則遲來的海軍事故消息:3月30日時委內瑞拉海軍一艘巡邏艦在離委內瑞拉沿岸100多公里外的旅遊勝地拉托爾圖加島以北水域,預備攔截 / 臨檢一艘懸掛葡萄牙國旗、專走極區航線的小型郵輪決心號(RCGS Resolute),結果該巡邏艦卻被郵輪撞沉,全船44名海軍人員隨後被其他委內瑞拉艦隻救起。決心號隨後停靠加勒比海的ABC群島(荷蘭的海外屬地)庫拉索島的威廉斯塔特港。

根據報道,撞船位置在拉托爾圖加島西北方約13海浬位置。(網絡圖片)

 

因故沉沒的委內瑞拉巡邏艦可是新船,是仍然「口袋滿滿」的查韋斯時代就訂購的先進巡邏艦,由西班牙娜維婭(Navantia)大型造船集團建造,共建成三艘。娜維婭造船集團是歐洲的一個大型造船企業,產品在這二十年的暢銷度堪比德國的MEKO系列,由航母、神盾護衛艦、登陸艦艇至潛艇均有,代表作是F-100系列神盾護衛艦(不過事有湊巧,前年被撞沉的挪威神盾護衛艦也是該公司出品)。 ANBV Naiguatá (GC-23) 是委內瑞拉瓦伊凱布洛級巡邏艦(OPV)的三號艦,屬娜維婭造船集團Avante 系列的1400噸型。雖然只是一艘專屬經濟水域巡邏的小船艦,但外形相當考慮隱身性,結構非常簡潔,一般航海雷達要發現似乎很困難,這實有助追縱有問題的航洋船隻並在近距離有效監視其行縱。

千禧年快砲衍生自陸用的奧利岡35/1000快砲,可打脫穿彈、高爆彈與反飛彈用的可編程先進榴彈,經由砲口的環輸入目標距離數據,砲彈會在目標前方指定範圍放出150發鎢合金散彈,組成一個密集彈幕,擊落導彈。另外該砲特殊之處是有四個彈膛,彈膛旋輸到砲管位置會自行擊發,由於解決了單個彈膛過熱問題,此舉大大加快了大口徑彈的射擊速度。相對之前的GDF-002機砲,射速快了2倍。(網絡圖片)

 

另外在火力上,以OPV來說本艦有相當強的火砲射擊能力,例如有國際知名的意大利OTO 76MM快砲,最高射速高達1秒2發,而另一件艦載武器千禧年35mm快砲也是一支相當先進且具威力的大型近迫武器系統(可惜產量及使用國太少),雖然本艦沒有防空導彈,但兩砲可以在至少6000米的距離外射擊亞音速反艦導彈,以保護自身安全,而在護漁與海島衝突中,又有壓倒性的近距火力;委內瑞拉海軍似乎對此系列軍艦很滿意,同時也購入了Avante 2200型輕型護衛艦。這款艦型已增加垂發系統、反艦導彈及直升機機庫,不過委國海軍似乎因為經濟問題,把垂發與反艦彈的空間留著,暫時並未採購。

委內瑞拉離岸天然氣田位置,右圖為加勒比海各國 / 屬地的專屬經濟水域位置圖,某程度上,其邊界糾紛比南海更加複雜。(網絡圖片)

 

委內瑞拉海軍對於這樣的採購策略是有前設的:以他們的經濟及既存海軍實力(包括3艘80年代初意大利購買的狼級護衛艦),幾乎沒可能和美軍對抗,惟一能依靠的可能就是撤入山區 / 雨林區誘敵深入的陸軍部隊,故海軍部隊除了防範美軍可能由海上進行的滲透外,主要任務還是保護專屬經濟區中的油氣田,以及處理與加勒比海眾多海島國家 / 不同歐洲國家海外島嶼的專屬經濟區糾紛而已。在這種情況下,砲擊戰可能比起反艦飛彈攻擊更具靈活性,同時也較難令局面迅速惡化。

 

決心號北極 / 南極航線的宣傳照。(網絡圖片)

 

至於把軍艦都撞沉的決心號,雖是小型郵輪,但也非一無是處。由於當初預定就是要在極區航線航行,預期可能遇上浮冰甚至有一定厚度的冰層,該船的船身強度達到芬蘭-瑞典冰海用商船中的 1A Super等級(非破冰船中的最高級,即可在沒有破冰船的帶領下仍可突破冰層,某程度上具有破冰能力),甚至連球鼻艏都經過強化。簡而言之就是極度耐撞。

決心號也是一艘「多災多難」的船,根據紀錄,自1991年以來,該船曾三度攔淺,並在2013年維修時曾遇上大火。該船對其「擁有者」而言也是個不太好兆頭的船,皆因擁有該船的幾間公司常陷入財政困難,甚至令決心號經常「停航」,例如由去年年底開始該船已因母公司拖久油費與各類進港服務費而被扣留於不同港口中,有時甚至是連續幾個月,例如本船年初即被扣留在阿根庭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直到母公司還清拖久的360萬美元油費停泊費等,該船本年3月5日才「脫身」。

由照片看到,她的球鼻艏也不是特別巨大的類型。留意煙囪後的位置擺放了多艘相信用來帶乘客參觀冰山的硬式充氣快艇。(網絡圖片)

 

 

雖然意外看似滑稽,但詳細考究下,你會發現整場意外有很多莫名奇妙之處,首先,委國海軍的行動確實莫名其妙。我們可見這類型的臨檢與近海衝突中,海警或者OPV對著小船時,通常都會壓向船艏,迫其改變航向甚至停航臨檢;若是對著大船,倒會撞一下,或者駛到較靠航向的舷側,阻止其繼續改變航向,情況嚴重或追了很久、對方都拒絕臨檢時,會向對方航向進行警告性開火,逼其停下,再不行才會向船身開火。然而面對一條排水量比她重五倍的大船,他們竟然衝到船頭進行攔截,似乎十分匪夷所思。

由此可見,勇敢級的船頭並沒有太大損毀,至少沒有變形。(網絡圖片)

再者,決心號的說法似乎也較可疑,他們的船公司指當時船正在維修右舷引擎,但引起委國海軍的注意並遭「推撞」(同時該艦亦有開槍警告),企圖將它們推入委國領海。過程中,軍艦卻因撞及船頭球鼻艏而入水沉沒;大船在緩速的情況下球鼻艏也能撞沉人家?對方又不是薄皮船或非金屬船毀,而且由現時所見船頭痕跡推斷,船頭明顯有磨擦痕跡但未有嚴重損壞,足見當時的磨擦並未算激烈。難以想像Naiguatá的鋼製船殼就這樣被直接撞穿,而且若果「肇事者」是球鼻艏,該艦要是被直撞而沉沒,比球鼻艏更前出的船艏應該有更嚴重的損毀才是。

圖片顯示該艦獨特的低軌舷設計,以及船尾硬式充氣艇的進出口。(網絡圖片)

 

若細心留意瓦伊凱布洛級的船形,會發現其上層建築特別高聳且乾舷非常矮,甚至比排水量更小的056型還矮,若果船身因故傾側,而船舷船尾的硬式充氣舷進海口(以至艦內水密艙)未關好的話,有機會造成嚴重進水並讓艦隻無法復原。所以本人更懷疑兩船擠推「搶船頭」期間,Naiguatá可能被決心號的船頭迫得大幅傾斜,嚴重進水而沒法復原,導致最終沉沒而已。

網媒CNW轉載攔截及撞擊的片段,顯示有士兵以AKM作威脅射擊,以及撞船的情況。片段顯示該艦真的被大船推至向右舷大幅傾側,海浪甚至涌到後甲板上。不過整個撞擊的過程仍然不詳。

 

無論如何,由事件可以看出,現時委內瑞拉形勢仍然頗為緊張(尤其是美國又拋出委國政府與反對派合組過渡政府的方案後),軍方對於任何那怕只是疑似支援反對派的舉動也「非常緊張」,甚至不惜採取更為冒險的手段加以攔截;另一方面,事後展示的AICS衛星航海紀錄都指決心號當時仍是在委內瑞拉幾個島嶼的毗鄰海域(12-24海浬),國際法上沒有違反任何領海條例,雖然中間的航向有所改變,但仍在專屬經濟水域及毗鄰海域航行,進行攔截的理據也不充分。而更離奇的是,委國軍艦的攔截方法似乎也太過莽撞,完全不顧有被撞沉的風險去搶一條大五倍的郵輪的「船頭」,畢竟美國與挪威的前車之鑑很明顯。某程度上,若非艦員們訓練不足、警覺性低,就是上級已被逼急了,強令不顧一切的攔截(甚或兩者都有),才會導致今次損失慘重的海軍事故。

 

由航跡圖顯示,該船在撞船前似乎真的向拉托爾圖加島前進中,不過該島並無居民,也只是個沒有山的島(和香港島差不多大,但最高點沒有40公尺),要派人潛伏似乎是非常困難的事。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張競:談談臺灣海峽那片灘

上周針對大陸船舶在臺灣海峽南部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