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熱點 / 軍事 / 【軍事博評】William:海燕號團隊發現太平洋戰爭中首艘折損日本戰列艦

【軍事博評】William:海燕號團隊發現太平洋戰爭中首艘折損日本戰列艦

微軟創辦人之一的保羅艾倫(Paul Gardner Allen)於2018年10月過世後,曾有人擔心以他私人或基金名義資助的科研、考古項目就此停頓。不過他屬下的考古團隊——專責海洋研究及二戰沉沒戰艦考古的海燕號,自去年底完成改裝後,仍照原有計劃不斷搜尋沉沒的名艦;繼早前尋得北安普敦號重巡洋艦,海燕號團隊於香港時間2月5日(大年初一)再公佈已尋獲舊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第一艘折損的戰列艦-比叡號的殘骸,同時並透露已拍得霧島號戰列艦的影像資料亦已在處理中(該艦在1999年已被發現,但沒有任何影像甚至照片資料紀錄)。

 

片段中散落在比叡船體附近的碎片。圖右應該是左舷平台的94式高射裝置基座。右方的副砲指揮所除屋頂外已不知所踪。(網絡圖片)

 

經海燕號1月31日至2月初的多次探測,確定比叡號現時殘骸位於薩沃島西北方大約30公里,900公尺深的海底(詳細座標沒有公佈)。該艦沉沒時已經斷裂,後半段船身(約150米左右)翻轉擱在海底,前半段則不知所踪,現時仍在尋找中。

比叡號的主殘骸雖然翻覆,但由於之前曾在水中翻滾數圈,很多艦面結構都脫離艦身,散落四周。由於沉沒紀錄沒有記載過發生爆炸,加上由船身斷裂及殘骸散佈情況推測,船身可能並非因應彈藥庫爆炸而折斷(否則會形成大片碎片區),估計在沉沒途中可能因應力或船頭浮力較大而被硬生生「扯斷」。

 

1942年7月11日比叡駛離柱島泊地,前往南太平洋的航空照,亦是其最後官方照片。(網絡圖片)

 

比叡號船底朝天的殘骸及失踪的前半段雖令人無緣一睹日本海軍「違章塔樓」的「威容」,但卻證實了一直以來該艦沉沒的說法:1942年11月12日第三次所羅門海戰中,由阿部弘毅中將率領的日本打擊艦隊原打算晚上砲轟瓜達康加爾群島的亨德森機場,卻不料突然遇上美軍巡洋艦編隊,本艦在夜戰中先打開探射燈照向戰場,為聯合艦隊的水雷戰隊(驅逐艦組成的魚雷攻擊戰隊)開路並指示目標。這本來是日本海軍夜戰戰訓中的基本動作,問題是日軍此時距離美國海軍的巡洋艦隊十分接近,結果本艦雖順利擊沉一艘驅逐艦並協助重創阿特蘭大號,卻被其他美軍巡洋艦及驅逐艦近距離集中攻擊。

 

上方的圖,顯示一件類以主桅及其基座的殘骸。下圖是對應片中出現龐大垂直舷側結構所猜測的比叡號模型位置。(網絡圖片)

 

 

 

前雷達時代夜戰時打開探射燈並開火射擊,本來就是平常事,而日本海軍中作為夜戰水雷戰隊的支援艦,亦需開著探射燈讓暗夜中疾走的水雷戰隊辯別目標。當然,如果已有大量敵艦混入編隊中,這樣打開探射燈其實等如吸引砲火。圖中攻擊日艦霧島的是第三次所羅門海戰中美軍的拉菲號驅逐艦。本艦隨後亦大量中彈而沉沒。(網絡圖片)

 

雖然砲火無法擊穿主裝甲,卻嚴重破壞了艦橋等上層結構,而且船尾舵機房亦被水下彈命中,結果被打壞,舵機卡死,令軍艦無法有效轉向,只能在原地打轉,等二天即被附近亨德森機場的陸航、海航部隊亂炸,連B-17也跑來多踩幾腳,身受重創,根本無法回基地了,最後只有打開通海閥加速沉沒(傳說同艦隊中有名的「不死鳥」雪風號驅逐艦曾施以雷擊以加速沉沒,不過沒能證實);而翻轉的船尾亦顯示,兩舵的確已被打偏且靠向右舷卡住,這就是比叡無法回航並被重創的原因。

比叡號左主舵已明顯打右卡死,似乎是該艦致命的傷害。(網絡圖片)

 

本艦只是金剛級高速戰艦(其實是戰鬥巡洋艦)第二號艦,也不是日本第一艘超無畏級戰艦,然而另一件事則令它聞名全日本:1928年時,比叡號被選為當時裕仁日皇的仕奉艦,檢閱11月1日特別觀艦式的日本艦隊,至1930年因應倫敦海軍條約,本艦被改成削弱武裝與防護的練習戰艦,兼作為日皇的御召艦,第四主砲原砲座被改為觀禮平台,並載著日皇外訪或到國內不同地區「代天巡狩」。

 

已被改造成練習戰艦及御召艦的比叡。圖右是日皇的起居室,圖左船尾兩個主禮台都披上白帆布,可能正進行盛大酒會,而且就主桅已掛上皇族旗來看,應該已有日本皇室成員在艦上。(網絡圖片)

 

直至1937年4月,由於日本退出倫敦海軍條約,本艦重新入塢進行改裝,並補回原有的裝備。鑑於大和號的建造工程剛剛展開,為測試大和號艦橋的配置、主砲射擊所及九八式方位盤照準装置,比叡號進行了與姊妹艦完全不同的改裝工程。本艦於1940年1月完成改裝,但奇怪的是艦籍仍維持練習戰艦。本艦之後參與偷襲珍港,支援爪哇方面及印度洋作戰、中途島戰役及第二次所羅門海戰,直至沉沒為止。

 

1940年初,比叡號改裝完成後正進行全速公試。可見其艦橋已煥然一新,部分裝置更貼近後來的大和號。(網絡圖片)

 

回頭說回保羅・艾倫的未竟之志,自他病逝後,旗下很多極具野心的科研計劃都好像遇到困難,例如他所贊助的其中一個最具野心的航天計劃——同溫層發射者號的試飛已延宕多時,試飛無期,而且更不幸的是那間公司表示已停步研發該機專用的大型空射運載火箭,這意味著同溫層發射只能以運載能力不高的飛馬座XL型火箭為現有唯一發射載具,這使同溫層發射者失去巨大的發射優勢。作為一名海軍軍迷,也只希望他的海洋考古及研究工作能繼續下去。

 

【軍事博評】William:世上最富有的軍事迷-保羅・艾倫的海底沉艦考察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Check Also

二戰經典照片「勝利之吻」水兵辭世

【香港輕新聞】二戰經典照片「勝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